广州海珠区洗脑班恶人郭广平犯罪记录 【明慧网】

广州海珠区洗脑班恶人郭广平犯罪记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郭广平、男、40多岁,身高1米66,原是广州市海珠区法院某庭庭长。上爬心切,一心踏着大法弟子的鲜血向上爬。

郭广平是海珠区洗脑班的第二号恶人,首恶李瑞民的得力助手,心腹干将,他参与了整个洗脑班的组建、策划,几年来的恶性运作,是全面的、整体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策划者、组织者、直接执行者。许多恶性事件,郭都亲自动手,可以说每一迫害案例、伤残、死亡都与郭广平有关。直至今日,郭广平还在区610办公室继续做着对大法犯罪和对大法弟子迫害的罪恶勾当。

郭广平在洗脑班内是“助教”、“协管”、和那个搞“宣传”的小丑的顶头上司,他亲自动手为他们制定了一整套各个不同岗位“责任制”。负责听取各个夹控们的口头汇报、查看书面记录,收集情况,综合整理。查看墙报,编撰内容。并常常为这些人开会,检查工作,布置任务。

郭广平负责洗脑班一切罪恶的宣传、舆论,负责为洗脑班摄制录像,拍摄各种照片。如:请“科痞”讲课,洗脑班的“学习”、“生活”、“开班”、“出班”等各种洗脑和洗脑后的活动。他呵斥、强迫学员上镜头。他用这些东西向上邀功,向社会欺骗群众。

第一军医大有个小丑严金海,被海珠区“邀请”去为学员“上课”,此小丑在大法书中断章取义,用它那邪恶的嘴破坏大法,辱骂法轮功创始人。郭广平为他录制的录象被劳教所和各洗脑班选用,几年来一直成为破坏大法,为学员洗脑的必看录象。

2002年12月起,为了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邪恶之徒在九楼顶的天台上特设了两间监狱(见明慧网2004年2月23日报道),所有玷污法轮功创始人像片的手段都出自郭广平罪恶的双手。

郭广平负责被强迫“转化”了的学员再洗脑,强行组织他们学习他收集来的各种谤师谤法的文件、资料,积极从网上搜集下载,强迫学员歌颂恶党。最恶心的是歌颂江魔头,强迫学员写“心得体会”、“思想汇报”。

郭广平在洗脑班里最“积极”最“认真负责”, 表现在:

郭广平值班时,所谓的“助教”“协管”特别紧张,不敢“违规”分毫。谁家有多急的事,郭广平的班上也难请上个假。夹控们不敢离开房间,恶人的“协管”晚上不敢打瞌睡,都怕郭广平查岗。贫穷使一些人见利忘义,他们怕下岗。郭不断的腆着那大肚子,晃动在这儿那儿,一会窥视这个门镜那个门镜,看谁有没有炼功,夹控们是否尽责,一会窜到这个房间那个房间,看学员想什么,一会诱骗,一会洗脑,散布歪理邪说;就连冬季的后半夜,他也要起床查岗;他象个演员,正在笑眯眯的,马上可以厉色的呵斥,瞬间又可满脸堆笑,嘿嘿!嘿嘿!

二是郭广平值班,强迫学员看洗脑录象时间特别长,他一上班就开机,甚至吃饭时间都不停机,而且只许放诽谤大法、诬蔑法轮功创始人的录像。就是星期日对于那些给恶党涂脂抹粉的假新闻、党文化的“雷锋”、“白毛女”、“东方红”之类也不许看。连那些夹控们都烦,但都敢怒不敢言。

三是随意刁难学员家属。不许探视,或接见时间特别短,布置贴身监控特别紧、严。甚至单位来人也贴身监听。家属带的东西,不管吃的、用的、穿的,都得按郭家的标准,一个馒头、一块面包、一包方便面、一包牛奶、一条草纸……郭广平不许送,你就送不进去,即使送进去的东西也翻来翻去检查,就差了没用探测仪、没用放大镜。

郭广平很会拉拢人。这些受雇佣的人多半经济困难,素质低下,除了每日洗脑班为他们共同提供的营养汤类外,过一段时间或者假节日,郭广平还会“慷慨”的拿出几十元给他指挥下的那伙人买些鸡、鸭、鱼、肉之类美食一餐,于是又和这些人打的火热,这些人在紧张中,一块肉塞进了嘴,便马上绽开了笑脸,说郭广平出手大方,愿意听他的。

郭广平的邪恶是全身心的、全方位的、细致入微的、软硬兼施。大小事不仅策划指挥,还亲自动手。在某些方面特别在细节上他比李瑞民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行过恶后,却又失落而不无感慨的说:这儿还是李(瑞民)科说了算。

郭广平身为法官、庭长,拿工资、领奖金,这里我们问一下郭广平:你迫害法轮功用的是什么法?执行的是哪几条、哪几款?

揭露邪恶、制止迫害、目地还是救人。这几年,这些人听真相应该是很多很多了。中共50多年来做恶多端,残杀中国同胞八千多万,残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恶贯满穹宇,已人神共愤。天灭中共已是历史的必然,这一天意谁也挡不住。我们再劝郭广平和他的犯罪同伙们,赶快醒悟,将功赎罪,时间不会太多,而且越来越少。善恶必报是天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人所犯下的一切罪都必须自己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