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紧抓住千万年等待的瞬时即逝的机缘

学师父新经文《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一日】师父说:“一个神不管从多高来,最后到了人这儿在神的眼里那基本就是神死了。”(《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人迷失在常人中了。五十八年前,我降生在一个三面环水一面靠山、风景秀丽的小集镇里一户十分贫寒的家庭。在中共恶党统治下,父母拼命奔波都无法改变我们衣不遮寒,食不果腹的困窘生活。父亲性格直率、心地善良,母亲也是街坊邻居间出名的信佛的人。我从小在清真寺门外模仿阿訇念经、在佛爷石洞爬上爬下与佛结下缘,在恐惧的后背紧靠墙体,还聚精会神而又半信半疑的听街坊邻居老人们讲古今神鬼故事中长大。自小我就心慈良善,我感觉好象不是这个家的人,可孝敬父母的我被街坊邻居、亲朋好友公认为是一个大孝子!我常常独自在那儿苦思冥想伤感流泪:我是谁?这世上怎么会有我,为何让我来这人世间受罪?而且还要死去,死了之后、以后、以后……又什么都不知道了,与其这样何苦要来这人世间?甚至产生轻生之念,都不愿活受罪。

师父说:“什么是苦中之苦?佛教中认为当人就是苦,只要你当了人,就得受苦。”(《转法轮》

苦水中泡大的我,心地慈善,同情弱者。“文革”中十六、七岁的我至今被一些同学称为他们心中的精神领袖。在街道工商企事业、居民中组织学文革“十六条”,到农村宣传“十六条”中,我在明里暗中保护、解救了许多诸如“五类分子”及其出身的人、农村大队干部、大学生、出身不好的小孩,使他们免遭乱石砸死、游街、毒打、义务苦劳;当知青时在整党(当时自己是非党人士很可笑)、清理阶级队伍“专案”组落实了不少人的冤假错案、洗清了不白之冤;在现实生活中几次冒着生命危险在江河中救出多人,似乎我就是来世间救人的。

九七年元月经多位气功、宗教朋友不约而同的邀请我,抱着去给“气功捧场”的不好念头走入大法的。最遗憾的是他们几位把我引进门而各自却放不下过去所学的伪气功、宗教等执著而相继失去了得救的机缘。我曾经努力劝其回头抓住机缘,有的自以为气功、佛经钻的深。用浅显的佛教法理去衡量真正的宇宙大法,那怎么衡量得了!他理解不了,钻到牛角尖里出不来;有的是啥都学啥都练,整天神秘兮兮的。这其中有一个人很可惜,学了一段时间的大法,由于身上有不好的东西,干扰很大,他放不下过去所练的乱七八糟的功一味追求功能,他说等我练出功能他再继续学,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指出的那样,“特别是我们有许多练功人,他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乱七八糟,他注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条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这个,那个干扰;修那个,这个干扰,都在干扰他,他已经修不了了。”(《转法轮》)。

其实,人人心中都种下修炼向善的种子,每个人心灵深处都有返本归真的愿望,人们都在期待着,寻找着。

我尽管长期从事上层意识形态工作,受邪党文化的欺骗、毒害颇深,属于被愚弄反而愚忠的一代牺牲品。属于别人将我卖了还帮别人数钱的实诚人。但我从小自然形成的相信神佛的观念根深蒂固。心中有修炼向善的种子,有返本归真的愿望。上大专时,听说学校附近正在开庙会,和一位好热闹的同学翻山越岭好不容易才找到那两座寺庙,见那里有不少戴眼镜的知识人(居士)也在念经,心想这奥秘之处在哪儿?

事实上在我没学大法之前,李洪志师父就在管我、保护我了。当我去学某气功时,听课中出现浑身发凉欲拉想吐,差点休克。还不明白。自己屁股流脓还坚持给别人医痔疮,帮人治病,别人牙疼我“一把抓”的自己连年牙疼化脓;把别人的病抓在自己身上,本来自己体弱多病,屋漏偏遇连阴雨,真是没有三天好日子过,不是这儿病就是那儿疼。由于该功骗钱收费高,无经济条件“深造”而放弃,当时还不知其危害之烈,几年后学大法,它干扰的我连师父名字叫不清,在我学法时趁我迷糊演变成狐狸头吓我;在师父保护下,直到我将其书烧毁,它才离开。当我要皈依其法门时上吐下泻;却依然坚持坐车去那儿坐了一夜,以示修佛的虔诚,并经常去拜佛。从此见庙就敬,见佛就拜。

逐渐发现这不是一块净土,继续寻觅高僧大德之士。

后来听说西北有一“活佛”,于是皈依其宗法,说是打坐修够一千座(每次必须坐够两小时),当时散盘都坐不住,疼的死去活来,痛哭流涕,第一座我就看到我非常高大的坐在中间,而我拜为“师父”的“活佛”却站在我旁边还没我坐着高,我始终不敢向外声张,不知何故?三年多的苦坐,还有几十座就“功成圆满”,我是坚持坐满千座再修大法?还是“前功尽弃”坚修大法?

我本性神的一面却非常明白,而且越来越清醒,在先天本性的一面主宰下,我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多种气功,舍弃了已皈依的某宗,某某宗,将宗教中的书捐给寺院、气功书卖的卖烧的烧不让其贻害他人,佛像让师父法像开光,坚持不二法门一心一意专修法轮大法!利用下班后休息时间一气呵成通读大法、同时看了师父讲法录像,正如师父所讲“人就是很难度的,每个班上总是有那么百分之五,百分之十的跟不上”,“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就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 (《转法轮》)我是打着盹听、看了八晚上讲法录像,为了补课紧接着借来师父讲法录像利用过年休假继续邀约亲朋好友在家看。师父讲的都那么新奇、句句话打入我的脑中。

每当我读师父《真修》这篇经文都会惭愧的流泪,尤其是第一次听同修念此经文我失声痛哭。我心似乎什么都明白了!就象浪迹天涯的孤儿找到了双亲、找到了归宿!师父没有嫌弃我反而给了我生命无以言表的美好未来!再次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师父说:“长期以来,旧势力及三界内一切起负作用的乱神,一直在起着很坏的作用。在大法弟子得法的初期,严重的干扰了正法与大法弟子、众生得法修炼。”(《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

以上谈到我的几位气功、宗教朋友,就是在乱神干扰中失去了千万年等待的机缘。几个学基督教的明知我两妹妹学大法,还多次去劝说她学基督教,在我二妹顶着压力明确表态坚修大法时才作罢。而另一个妹妹跟着她们几年,好不容易才回头。我与这位学基督教的长谈过一次,她了解我、相信我讲的道理,曾一度徘徊过,至今依然放不下。我一位远亲长辈她不太了解我,亲自劝我改学基督,当然她是徒劳的,因为我明白我修的是大法。

我一个同学不信神佛,可孩子出家修佛几年,她为此而痛苦,一心想让孩子在家修佛,我想在家修大法这不正好,我说试试,正好有一次机会我们谈的很投机,她不停的点头肯定我讲的大法的法理。我看时机成熟了,冒着很大的风险送去大法书,她一看不象她学的诗一般的经书,马上拒绝不再细看下去,并说了一些无知的话。我怕她谤佛造业就无法再说下去了。

一次与一位信佛的老太太交谈,她信佛多年,但不去寺庙,她认为寺庙败坏了,在家修佛。她认为我讲的头头是道,但依然坚持自己的修佛方式。

一个修道的亲戚、还有一个修道的朋友,都是见我比她们师父讲的好,还想引荐我与她们各自的师父见面。

我只是随缘接触其他宗教人士,没有特殊的讲真相举动,我也曾找过自己,不知哪里有漏修的不好。尤其在大法遭迫害的今天这些修其它宗教的,个个认为我讲的有理,却没有一个明确表态改修大法。按说这些善男信女是最容易接受大法、修炼大法的,正是因为起负作用的乱神,他们被耽误了。现在师父发表了《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我们一定要按照师父讲的去做,这就是在救度那些这些年误在了宗教中的善男信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