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舞 韵味是关键

专访全世界中国舞大赛组委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一日】(明慧记者黄凯莉采访报导)首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将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下旬在世界大都会──美国纽约举行。什么是中国舞?其来源、特点是什么?此次大赛如何评分?带着这些问题,记者特别采访了大赛组委会主席、舞蹈家张铁钧女士,以及评委之一、资深中国古典舞专家曹逸女士。

一、什么是中国舞?

曹逸女士说:简单的说,中国舞就是中国古典舞,中国古典舞来源于中国古代的舞蹈,有发展演变的过程,从歌舞到戏曲,再提炼出舞蹈,然后舞蹈再吸收不同艺术的东西,丰富了自己,使中国舞在当今成为非常主要的舞蹈派别。

曹逸说,古典舞的动作就是“拧、倾、圆、曲”,以圆来说,又和其它舞不同,例如其它舞只有平圆,古典舞还有立圆,翻身是立体的圆,而不是平面的圆,还有阿拉伯8字的圆。这些是中国古典舞的特点。

曹逸说,中国舞和其它许多舞蹈的产生是一样的,人们高兴了手舞足蹈,根据不同的生活背景产生不同的舞蹈。例如西方最经典的芭蕾舞;而中国除了古典舞外,还有不同的民族民间舞。

曹逸还说,中国古典舞吸取了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特别注重身韵身法,身韵就是人的神情和心意要表达的东西;而西方的芭蕾舞,把标准动作做到位就行。中国古典舞不同,它有一个质,有不同场景的表达,内涵深。

曹逸说,中国舞讲究手、眼、身、法、步,还讲究形、神、劲、律;这些就构成了中国舞的重要表现手段,作为身韵的基本要素。形指外在动作,包括姿态、动作、以及连接,连接动作实际上是韵味非常充分表现的东西,一个动作到另一个动作的中间过程,就是最具古典舞的韵味特点的部份。神就是起主导作用,要表现悲或喜,怒或乐,表现人物特征、情节故事。通过这些,感受中国文化深刻的内涵。

二、中国舞的来源和历史

曹逸说,从传统文化中历代都有些舞蹈,因为是动态的东西,没有完整留下整个运动过程,只留下些文字、壁画、绘画、或是在出土文物陶瓷品上绘制的关于舞蹈的形像和场面。但实际上,它在民间或宫廷一直都存在,盛行于在汉唐时代,传说中汉朝赵飞燕能作掌上舞,而唐朝杨玉环,在著名诗人白居易的诗《霓裳羽衣舞歌和微之》中,有如此的描述:“飘然转旋回雪轻,嫣然纵送游龙惊。小垂手后柳无力,斜曳裾时云欲生。烟蛾敛略不胜态,风袖低昂如有情。上元点鬟招萼绿,王母挥袂别飞琼。”

到了宋、元朝,因战争比较多,舞蹈就逐渐不盛行了,而兴起了戏剧,如杂剧和元曲。虽然那时歌舞不太盛行,但却被吸收到戏曲当中;明清也是这个情况。

在七十年代,一些艺术家到莫高窟参观以后,根据壁画上的舞姿,动律,和佛的造像,编排成舞蹈,也叫敦煌舞。其中比较著名的作品有女子独舞——敦煌彩塑、和七十年代出来的舞剧《丝路花雨》。后来有人根据秦兵马俑编出“秦俑魂”,还创作了“仿唐乐舞”。这些都是舞蹈工作者和艺术工作者对历史、及一些文字或绘画资料进行研究后,创编出一些舞蹈、舞剧,这些也是古典舞的一部份。

三、文化背景对舞蹈艺术的影响

张铁钧说,刚刚曹老师已经讲了,现代社会的“古典舞”已经有了很多变化,借鉴体操与武术。由于通讯打破了地域的限制,各民族有意无意互相渗透,例如在中国舞中芭蕾舞有10%的渗透,80%是传统的东西,有10%是民俗的东西,就是各个民族不同的生活习俗文化。

其实纯正的古典舞蹈和现在学校学的是不一样的,科学摧毁着传统,例如摇摆舞、摇滚乐,对中国古典舞冲击是很大的。例如中国传统古典舞讲韵味,身腰的运用很多,上身,手眼身法,这吸收了很多戏曲的东西,眼神动作,非常细腻,跳舞很迂回的,欲左先右,不会直桶桶的;芭蕾舞不一样,线条非常清晰、垂直,按照力学、解剖学体现训练。

四、中国古典舞之美体现在哪里?

张铁钧说:中国古典舞,美在不是直截了当,它用眼神、手、腰肢的扭动或者一些步伐表达内心的感受。但是由于现代艺术的所谓创新、标新立异,各个派别都这么做,所以对中国古典舞产生很大的冲击,我看了近代的一些中国舞比赛,根本不象我们那时学的中国传统古典舞。很多不健康的,如过多的扭动臀部等。

曹逸说,中国古典舞因为吸收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特别注重身韵身法,身韵就是人的神情和心意要表达的东西,而西方的芭蕾舞,把标准动作做到位就行。中国古典舞不同,它有一个质,有不同场景的表达,内涵深。身法指外形动作,属于外部的技法范畴;韵律则属于艺术的内涵;身韵就是身法与韵律的结合,它真正体现了中国古典舞的风貌及审美的精髓。中国舞讲究手、眼、身、法、步,还讲究形、神、劲、律,这就是构成重要的表现手段,作为身韵的基本要素,形指外在动作,包括姿态,动作以及连接,连接动作实际上是韵味非常充分表现的东西。

她举例: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舞蹈-《精忠报国》中,岳母刺字时心情复杂,这通过她拖着儿子的手一步一步走过来;从儿子出生到成人,母子有非常深的感情,在外族入侵,为教育儿子要为国尽忠,在儿子背部刺字时,非常心疼;这从看舞蹈演员的眼神、到动作,运动当中的动律,这些基本都明白了。

这与默剧的表演不一样,这是通过舞蹈表演,贯穿心意在里面,要表现什么,劲就是力量,舞蹈要美是有力度的,也是一种表达内容和情绪很主要的手段,其中有轻、重、缓、急、强弱、刚柔等的处理。

张铁钧:在整个这场晚会对演员排练过程中,舞蹈很多是相通的,用肢体表达内容,身体语言,舞蹈很简单。满族舞表现宫廷小姐的日常生活、宫廷生活,比较高贵高雅,一般在宫廷穿戴华丽讲究,有清代的特色。我奶奶有很多这样的照片,梳大京头就是这种打扮,很美的,花很多时间梳头穿那样的衣服,表现端庄,女子高雅的美。女人和男人不同,女人要柔,男人要刚。女人要贤慧善良,从体态步伐能体现这个。女子就是要这样,不是要压倒男人,不是什么都抢在前面,仪态符合规律,宇宙有规律,人生也是这样,阴阳要平衡,女生太强,就不协调了,以前讲“大家闺秀”,是一个理在里面,体会到这个美。

曹逸:男人要有阳刚之美,女要端庄温柔,但是不一定完全是这样,要依人物而定。例如晚会中的《花木兰》,花木兰具有两面性,有女子的温柔,同时代父从军时又表现出其刚烈的一面,是刚柔并济。这随刻画不同的人物特征、故事情节的变化而变化。

记者:中国舞与其它舞蹈体系有何区别?

张铁钧:这个问题太大了,太广了。要分析各个国家的舞蹈,说不完。它有两大特点,一个特点就是它的动作非常丰富,从基本动作到高难动作,它的技巧,都是非常丰富多彩的,超过芭蕾舞很多。

中国舞的语言非常丰富,可以刻画所有来自各个阶层、不同民族的人物。因为中国的文化非常丰富,五千年的文化再包括我们五十六个民族,东西非常的丰富,所以舞蹈的语汇,肢体的语汇是非常丰富的。它跟芭蕾舞有很大的不同。

为什么老跟芭蕾舞对比呢?因为芭蕾舞在世界上有几百年传统的历史,是公认的非常高的经典艺术。

而印度舞,它特别运用眼神啊、手啊,但它舞不起来也跳不起来,它没有那些动作。又比如西班牙舞,它也很枯燥,就是打点。

你看中国舞,什么样的故事,什么样的内容都能表现,从古代到现在,从坏人到好人,从小孩到大人都可以表现的,各种人物,非常的丰富。比如说我举个例子,去年的《红眼石狮》,十来分钟的时间能够表达清楚一个故事情节。如果是芭蕾绝对不能做到的,它得来一幕、二幕、三幕那种。我就说这个意思,它很程式化。芭蕾舞你要不知道这个故事,比如《天鹅湖》,你不知道这个故事,你去看它,根本就看不懂。所以中国古典舞的表现力也是非常强的。

现在人,其实咱们中国有这么丰富这么好的东西,但是被中共整个都给摧毁了嘛,用这些个……,我们有时候看到一些比赛确实很多演员非常好,但是他们表现的内容却是非常低下的,有的是不堪入目的,所以都给毁了嘛,都给糟蹋了,也挺可惜的。

引导人们,让他们欣赏真正纯正的中国传统舞蹈,真正的传统文化艺术,对人们是有教育意义的,因为他们过去看的都是污七八糟的东西。

记者:能否说明一些评委会的组成,包括评委会委员的背景?

曹逸:评委会是由各方面中国舞和芭蕾舞的专家以及一些著名的编导,还有一些舞蹈评论家,以及神韵艺术团的团长、复兴艺术团的团长、还有莲花艺术团的团长组成。他们都是一些资深的舞蹈专家。

记者:大赛的规定动作及剧目?

曹逸:大赛网站上有注明规定动作,比如说朝天凳,那你就要把腿搬起来,而且是朝天的,就是这个腿他的开度,上腿和下腿是一百八十度,基本上是这个样子,那么这就是他的动作的规格要求。

曹逸:参赛选手具备自己的剧目,但是初选送来的剧目,包括组合,表演的片段和传统文化是不相符的,复赛就进不去了,我们不规定每个参赛者要做什么,这是不可能的,只能说哪些规定动作是要做的,例如控制、技巧组合,这个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稳定性,组合当中的贯穿动作,要看是否体现了中国古典舞的身韵,如果做很多高难动作,但是做的象体操一样,或者做的没味道就不行。除了基本技术外,这些是必须要看的,从这里看好坏高低,看中国古典舞身法掌握的如何。

还有一些技巧动作他都规定的非常明确,多少个点翻身或者什么什么,他都规定的,而且他不一定规定一种。一般他规定两种,比如说有的人他就是串翻身好,就做串翻身,有的人说我点步翻身接原地串翻身好,那就做点步翻身接原地串翻身,这是在规定动作里边还可以有的小的选择,但是这个动作你是必须做的。那表演的这个我们是没有规定,但是我们有一个规定,就是全球的中国舞大赛,你就是不能出这个范畴,你出了这个范畴你的表演就拿不到分数了。你这个表演的高低、好坏由一些专家评定,认为你是属于哪一个层、哪一层分数的。我想这个大概就是这样了。

记者:此次大赛对身法动作有何要求?

曹逸:有控制、跳、转、翻等技巧的组合,看一些难度的舞姿是否掌握,是否具备一定的技术能力和技巧;还有自选组合,可根据自己的技术特长选用动作;另有自选的参赛表演片段。规定动有个大跳,摆腿撕叉跳——这个跳是外侧腿在空中向前然后向后打开以后,成平的,变成一个叉。审查这个跳的质量如何,首先看姿态,准确性好看与否,有没有高度,腿打的平不平,动作又轻又高又美,就是上乘,如果做了,可是姿态不够好,分数要低。

例如技术的动作,要有什么样的大跳,转的动作要有什么掖腿转、跨腿转、或者是组合转这些东西,然后翻有点步翻身,串翻身,这些东西也规定了,技术上每种跳、转、翻,都有专业舞蹈的判断标准。

张铁钧:关于比赛的标准,看国内的比赛技巧是越来越高,越标新立异,五花八门什么都出来,如:腿贴到脑袋上,如只有一条腿;腰软的都能叠起来,越来越往体操发展,跳的很高,能转腿抬高,但是这些不是唯一的标准,这些是为你的内容服务,内容不好是没有用的。我看到很多表现都是阴暗的,象抽筋、跳大神、跳尸鬼;灯光也是阴暗的。这对演员来说其实是亵渎,整个社会潮流是这样的,已经走到死胡同。演员心态也是会变的,经常跳这些东西潜移默化的会带妖气。

看一个人,从他写的字的一笔一划就可以看出其人的内涵。舞蹈更是这样,身体、眼睛的表现都能透露出内心的东西,所以技巧不是标准的,最主要的是表达内心世界的东西。

大家看新唐人晚会中的跳舞,就觉的干净、美。只有干净纯净,才能打动人心。例如藏族舞《雪山白莲》,很打动人心。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是如何评分?

曹逸:现场亮分。但是评分的结果要上报大赛组委会核准后正式生效,因为这个东西在比赛的程序当中一般都有,可能有的人看过中国的大赛,舞蹈也好,音乐也好,他到时候有一个公证,那我们这里有一个监审委员会,要看你在评分当中是不是真正做到了公平、公开、公正,如果他认为是这样的,那最后的总结出来的分数就生效了。

曹逸:剧目以晚会为例,一打开大幕非常明亮,人健康清晰干净。现在大陆的中国舞比赛,可以看到走的是现代舞的路子,虽然身法是古典舞的动作,但创作思路、和表现手法是采用现代舞;这就不行。舞蹈作品表现是美是丑,能看的出来;比赛嘛,你拿出的东西是好的,我们就给你好的分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