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武汉集资和“在大陆办大纪元”的幕后

认清武汉地区还在继续的乱法现象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近来武汉地区有少部份人在学员中游说、鼓动,准备集资购买价值上百万元的设备大量印刷所谓的“大纪元报”,以此替代《九评》等其它真相资料。此事在当地学员中引起了较大波动,但许多参与筹办或被带动附和集资的人并不知此事的真正起因,即与2006年12月底武汉地区流传的假“师父传真”有关;也不知这件事背后所隐藏的险恶阴谋。

在2006年10月的一次交流会上,武汉的李某某说:我与新加坡法轮大法佛学会经常有电话联系,新加坡佛学会准备在武汉设立公开的“大纪元分社”,希望同修推荐懂这方面技术的人员。当时许多学员对此事予以否决,但没有怀疑李某某所言“新加坡佛学会电话”是否确有其事。

在李某某身边有个叫“娟娟”的30多岁的女子,自称母亲是修炼人,她本人是新学员,家住汉阳,持有新加坡护照。她自称到新加坡后,通过新加坡佛学会联系上了所谓的“师母”,这个“师母”要打电话到武汉来。每次都是“娟娟”先通知李某某,所谓的“师母”将在何时打电话到李某某家中,让李某某及身边人提前等电话,然后就有一个女的打电话到李某某家,此人自称“师母”。

下面列举几例假冒“师母”的人打给李某某等人的部份电话内容。(本不想重复这些对师父及家人不敬的鬼话,只是想让那些不知情的附和者警醒,敬请师父及家人见谅!)

例一:假冒“师母”的人在电话中要李某某联络武汉、上海、北京、天津等地学员各选派一、两名代表在武汉开“法会”,要求对“法会”录像,并将录像传至海外,并指名要“娟娟”负责录像。

例二:假冒“师母”的人来电话说:“师父”正在与大纪元商量,想把大纪元中的两个字改一下,“纪”是绞丝旁,有点绞,不太好,改成国际的“际”,方显世界第一大报的大气;大纪元的“元”是单元的元,也太小,改成圆满的“圆”,因为炼功人是要圆满的……

例三:假冒“师母”的人在电话中说:“师父”有这个意思,我也是这个意见,即大陆“大纪元报社”由李某某负责担任社长,并以武汉为中心,辐射全国。要求在2007年5月13日师父生日前出报纸,由她(假师母)本人督办。接此电话后,李某某与身边人假谦虚一番就开始分工、封官:李某某任社长、某某任主编、某某任总监……。

例四:假冒“师母”的人还在一次电话中说:“师父”专门给武汉地区学员发了一个传真,说武汉是大陆做的最好的。传真内容经过李某某及旁人两次记录才完全记下来,并在学员中散发。这就是武汉地区前段时期假传真、假“师母”电话的由来。

2006年12月29日明慧编辑部发表《成熟起来,自觉维护法,清除乱法现象》之后,李某某身边的部份学员识破骗局、逐步清醒,并将上述骗局一一揭露出来。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理性〉中说:“目前一直还有学员说我的法身叫其如何如何做的,从而走入极端,我多次谈到假的法身才会直接告诉学员如何做的,而且,总是在有学员强烈的执著着什么事时才会有假法身的出现。因为旧势力的目地就是破坏,学员有很强烈的执著时、严格的说那时的行为根本就是魔性的表现、是感情带动下的行为、不是理性的、所以邪恶才会出现。今后也要注意,所有说我法身直接叫其如何做的都是假法身。”

因明慧编辑部发表的文章中只点到了从李某某处拿到假传真的两个人名,没有点李某某的名。李某某为了维护自身形象,证明自己所做之事正确,对上述不利自己的事实作了隐瞒,甚至直接否认。如:否认她那里就是假“师母”电话、假传真的发源地。自己没有传假经文。

由此可见,在中国大陆建立所谓“大纪元分社”、“印大纪元报”都是由电话那头假冒“师母”的人最先提议、督办的。而许多不明真相的学员还以为是李某某自己提议,认为她出发点是好的。李某某现在一味片面强调大纪元报讲真相如何作用巨大,从经文中找对其执著有利的话進行断章取义、牵强附会的联系,误导他人参与集资。

最近师父新经文《再论政治》发表后,李某某等人将经文中关于大法弟子办媒体的论述,看作是对他们集资一事的肯定。多次开动员会游说集资,要学员自己“悟”,其实是要学员按照他们设定的方向“悟”,而不是在法上悟。在武汉某区的小组学法时,有人建议先不学法,专门讨论此事。

李某某身边的一名附和者竟然将师父新经文《再论政治》中:“如果“政治”能够揭露迫害,“政治”能够制止迫害,“政治”能够帮助讲清真相,“政治”能够救度众生,那这所谓的“政治”有如此的好处,何乐而不为之呢?”一句中的五个“政治”一词全部变换为“集资”一词,公然为非法集资的破坏大法行为找理由,而不惜改动、套用师父原话,一再蛊惑学员。明慧编辑部发表《成熟起来,自觉维护法,清除乱法现象》一文中说:“关于集资。大法修炼严禁集资,违者即是严重破坏大法。这也是所有大法真修弟子都一直铭记在心的。法就是法,金刚不动,决不会象常人的什么东西一样可以根据个人的观念而改变和“变通”。”

至于李某某身边那个叫“娟娟”的,在2005年10月(或者更早)就在李某某身边出现,她自称与公安很熟,从李某某手中拿了四千三百元交给公安,说是用于营救一个人(称甲),后又拿了三万元将甲的孙女送到国外。但这些事都是她一人所说,漏洞百出,又无法验证。而这些钱中有一部份是李某某从学员那收来的。2006年12月24日圣诞节中午,李某某写了一份给师父的贺词,由“娟娟”通过“娟娟”本人的手机以短信的方式发给假冒“师母”的人,过了较长时间,假冒“师母”的人回短信说那边现在正开“法会”。

现在李某某仍与“娟娟”来往,也不认为她身份可疑。很显然“娟娟”的任务就是监视、掌握李某某的动向,向“国安”特务汇报,再由“国安”特务设计方案,“娟娟”在旁配合,顺李某某的执著下圈套操纵李某某,利用李某某在学员中的影响,干所谓的“大事”,从资金和人员方面進行破坏。李某某身边懂技术的人员或被“国安”认为是“骨干”的跟随者,已经遭“国安”监控、跟踪了几个月,目地是放长线、钓大鱼,让李某某征集更多的资金后再“一网打尽”。此事已经多人多次从不同渠道予以证实。

在此提醒被此事带动的学员,以法为师,认清邪恶的干扰形式,走好大法弟子修炼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