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广西同修林铁梅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广西大法学员林铁梅,女研究生,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八日被广西女子劳教所和精神病院杀害,年仅三十三岁。)

我无意中在网上看到林铁梅被邪恶虐杀致死的消息,心中无法平静,久久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在魔窟共患难时的血腥场面,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前。之前也有其他同修揭露了广西女子劳教所迫害林铁梅的一些情况,而她被残酷折磨的真正程度,岂是能用语言表达得清楚的。

以下是我在里面受难时看到的林铁梅被迫害中的一小部份过程:

据了解,二零零二年十月,林铁梅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抓捕关押,为抵制迫害从楼上跳走时造成下肢骨折,但邪恶之徒不顾林铁梅的伤情,强行把她送到了广西女子劳教所迫害。林铁梅一直比较坚定,恶警就一直把她关在禁闭室里,极尽所能地折磨她,长期强行给她戴上头盔、手铐、脚镣。因为她只要能开口说话,就会不停地背诵师尊的经文,恶警就用粘胶长期封她的嘴。

记得二零零三年春夏某晚约午夜一时,大家刚做完一天十五、十六个小时苦工,刚入睡中被一个清脆的声音惊醒,仔细一听,楼道间传来背诵师尊的经文声,背诵者被两个夹控人员搀扶着从我们所住的房间过道一间间缓步而行,背的是师尊的《洪吟》,持续了大约十分钟,当时每个大法学员内心的激动不言而喻。而在这个迫害大法最严重的魔窟中,能冲破重重阻挠,堂堂正正的大声背诵经文给学员听这可是第一次,这对在迫害中苦苦支撑的大法学员来说,真是一种惊醒、震撼、鼓励和希望。后来从夹控她的人那里得知,这是铁梅经长期的努力,抵制邪恶迫害做出巨大付出后才争取到的一点极其可贵的公开背法的机会,这本应属于我们大法修炼者应有的学法修炼的权利呀。

一些邪恶犹大想“转化”林铁梅,都是她以前认识的人,林铁梅用强大的正念抵制,犹大对她无计可施,恶警也知道她很坚定,用犹大的歪理是没办法动摇她的,以后就没安排犹大再去找她。

之后恶警想尽一切精神和肉体的摧残办法去折磨她,企图让她屈服,如长时间的电击、吊铐、不准大小便,指使吸毒人员殴打,长期不给睡觉,都无济于事。只要铁梅不被粘胶封嘴,我们就有机会听到铁梅大声地背诵经文。

据看管的吸毒人员说,林铁梅为抵制迫害,拿到什么东西就吞什么东西,笔、工牌、匙子、筷子、剪刀等等,还拿头部撞铁门,恶警都怕她,恶警大热天时要求夹控人员强制给她二十四小时戴上摩托车大铁盔。[编注:法轮功严禁杀生,包括自杀和自残。常人的一些方法虽然能起到反迫害的作用,但是很危险,容易真的伤及性命。作为大法学员,应该时刻牢记自己是超常的修炼者,必须要珍惜生命,避免效仿常人的思想行为。]

有很长一段时间,林铁梅为抵制迫害而绝食,恶警就对她长期野蛮灌食,每一次都是灌得满嘴是血。而去灌食途中是由吸毒人员反抓着两手拖着前行的。因长期的灌食和粘胶封嘴,导致林铁梅口部溃烂,恶徒才停止对铁梅粘胶封口。

在一起洗澡时,有学员看到林铁梅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的身躯,身上大部份是被电击电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学员想起来都忍不住泪水涟涟。

长期残忍的非人迫害,导致林铁梅大脑萎缩、神情恍惚。恶警却到处造谣说是林铁梅炼法轮功炼疯了,真是强盗流氓惯有的诬陷逻辑。

二零零四年一月,林铁梅因被长期的迫害导致大脑萎缩加重,被保外就医。她又再次去北京上访,在离开邪恶的劳教所不到三周时间内,再次被挟持到劳教所迫害。(铁梅这个过程我当时只是听说是保外就医了,后来在明慧网上有知情的学员说,只是恶警故意传出话来说送她保外就医,实则是秘密把她关在禁闭室进一步迫害)。

当时正好是大年初二,恶警安排四个吸毒人员把林铁梅夹控着,长期不让她睡觉,每两个夹控人员为一组二十四小时轮流看管迫害她,管控林铁梅的夹控轮班休息时还觉的觉睡的不够,而铁梅长期的被这样折磨,无法想象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后来恶警的迫害加剧,林铁梅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惨不忍睹。

连吸毒人员私下和我们说,很是佩服林铁梅的坚强不屈,许多吸毒人员从内心里也是对那些走向反面、背叛师尊的犹大非常反感的,对恶警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更是令人不齿。

我从里面脱难出来的几年里一直惦记着铁梅,设法从遇到的解教人员和脱难同修中打听她的消息,一点点只言片语的消息告诉我她在里面的处境越来越惨烈,禁不住在流泪中祈愿她尽早脱难。

我含泪把这一切说出,揭露恶党迫害大法学员的残酷手段,并以此深切悼念我们的同修林铁梅。同时找出我们自己的不足,珍惜我们现有的环境和条件精進实修,在证实法反迫害中遵从师尊的教诲做好三件事,尽早在世间结束这场血腥而残酷的迫害,让世人清醒,让众生得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2/151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