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营养、保健误区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铺天盖地压下来的日子里,由于邪恶迫害失去了修炼的大好环境,我学法、炼功就不精進了。那年冬天,天气都非常邪恶,雪下的又多又大,到处都结冰。十二月二十五日,我下班骑自行车回家的路上,在下坡有冰的地方滑倒了,自行车也压在了身子上。当时左腿在下面,就听见左腿股骨头咔吱的一声,当时只认为是消业,没有认识到是旧势力的干扰。附近有人力车,我把他喊过来,把我拉回家。

晚上,孩子把他同学找来(骨科大夫),叫他给我看看,他看了看说:“是把股骨头摔坏了,需要住院治疗,要打牵引、打锯子。”当时我说:“我是炼法轮大法的,不用上医院,在家过几天就会好的。”他说:“你怎么那么相信法轮功呢?股骨头摔坏了住院治疗没有半年还好不了,严重的还得换钢的股骨头,咱们市的医院都换不了,还得到大城市换!”我说:“这个我知道,我有个同学也是股骨头摔坏了,在上海花了六万多元换个钢股骨头,还拄着拐也没好,我们是炼功人有师父保护,很快就会好的!”由于我坚信法、坚信师父,他没法说服我就走了。临走时留下一句话:可别耽误了,落下残疾。

头七天里我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身上碰一点都疼得直冒冷汗,身体不能动一点。就在第八天晚上似睡非睡时,突然左腿悠起来,右侧刚睡下的妻子(大法弟子)也感觉到左腿悠起来。她说:“是师父在给你接骨吧!被子都动了。”我激动的说:“是师父在给我接骨呢!”之后,左腿又悠起两次。说也真神奇,当第二天早上醒来时,也就是第九天头上,我可以坐起来,腿也不那么疼了。第二十一天下地炼功了。到第四十天就完全好了,正赶上过年,亲友们来了,看我没有落下残疾,都说法轮功太神奇了。

后来有的亲友对我说:“你年岁大了,骨质疏松了,要不然不会摔坏的,你们炼功人不上医院不吃药,喝点牛奶补补钙是可以吧。”当时我也觉的自己学法炼功差,身体演化的不好,就顺着常人的理、常人的思维逻辑走了。因我有这颗常人心在,就被魔利用了,喝上牛奶了。后来亲友又说:鲜奶不如钙奶好,我又按照常人的理走了,根本就没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地炼功人。虽然也学法、炼功,可是根本没有在法上提高上来,所以后来干扰和魔难越来越严重。

二零零四年五月的一天,我突然象得了脑血栓症状,左腿走路不灵活了,左手也端不起饭碗,亲属知道后来看我,又把保健品介绍给我(她是卖保健品的)。开始自己并没有接受,架不住总来劝说,满耳朵灌的都是营养、保健的,说什么保健品不是药,没有毒副作用,还说她到外地开保健品会时听别人说:外地有的炼功人也有吃保健品的。这时的我也分辨不清她说的对与错,心理防线被攻破了。

就这样我一步步被拖下水,走入旧势力布下的陷阱,以至越陷越深。亲属又搞美国纳米保健品,她说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技术,我当然也接受了。所以这干扰、魔难就接踵而来,在以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先后吐了三次血、拉一次血。就在今年六月十二日,我在屋内平坦的无任何坎坷的地板上突然仰面朝天重重的摔了一个大跟头!妻子跟我说:“你得好好悟一悟,为什么摔跟头?老被干扰?”

这一下摔醒了我!我悟到:营养、保健品虽然把毒副作用提炼出去了,可还是有它的药理作用,还是针对病的,只不过是药的变异——保健品。旧宇宙用变异的理来干扰你,把你一步步拖下水,达到它想要达到的目地,让你掉下去!吃营养、保健品想补一补,缓解缓解,实际就是自己思想变异,用这种借口、找理由来掩盖对病的根本执著!归根到底还是自己学法不深!对大法不够坚信。

从开始喝鲜奶、钙奶,到保健品,到美国保健品,一步步升级,一步步的顺着旧势力的安排走,走進了泥潭,走進了陷阱,走進了深渊,真是太危险了!这是为私为我的充份表现。要不是恩师的点悟,险些失去了亿万年等待的机缘!

回想这几年磕磕碰碰走过来的路,无不是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的,股骨头摔坏四十天就好了,得了脑血栓几天就可以骑自行车上街了,三次吐血、一次拉血,完了第二天就没事一样,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悟性就是上不来!作为一个炼功人怎么能用常人的理来衡量自己所遇到的事呢?我希望和我一样有这种想法的同修,赶快从营养、保健品误区走出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回归的路。

以上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