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致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们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今天从一份招远市的法轮功真相资料上,看到上面报导了招远市六一零、洗脑班的李建光、杜维先、宋少昌、曹海军、赵秀江、徐建政等几个凶残的打手,用尽各种酷刑折磨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上面有这样一个片断:2006年12月10日,招远市六一零的凶残打手宋少昌和赵秀江绑架了招远市灵山沟金矿大法弟子郑美君,把他带到了洗脑班食堂后边的小屋内──专门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阴暗角落。洗脑班的头目杜维先、六一零的专门打手赵秀江、曹海军、宋少昌四个恶徒将郑美君的双手铐起来,逼他蹲在地上,用一根棍子从两腿间穿过去后用脚踩着,然后绑上电线开始过电。电一会,往嘴里灌些盐水,再接着电,疼的郑美君发出凄惨的、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看后真的令人震惊,除了为郑美君等大法弟子遭受的苦难而痛心外,更多是为这些参与迫害正信做好人的人们忧心,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做这样的事对他们自己是不好的。为此提出以下几个问题,希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们或有缘接到这份资料的人能静心看完,我们真心的希望你们都能有个美好的未来。

一、听“党”的话给人们带来了什么

经历了历次政治运动和灌输,现在的中国人似乎对中共有一种本能的恐惧,由于恐惧,条件反射的习惯于听党的话、跟党走,很多人还以“跟共产党作对绝没有好下场”来告诫别人。那么,“听党的话,跟党走”到底给人们带来了什么呢?

听党的话,剥夺了人们的独立思考权利,十几亿中国人变得只有一个“党大脑”。党说什么就是什么,党决定了什么就执行什么。独立思考精神是一个人格尊严的重要部份,是一个民族繁荣发展的重要条件,一个只会“听党的话”的民族又能够走多远?

问题的更可怕之处在于,中共不是一个通常意义的政党,中共是一个以斗争为乐,以战天斗地、整人杀人为乐的黑帮邪教集团。它根本不讲任何规则,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中共周期性的政治迫害面前,即使它自己最忠实的党徒也无法幸免。

刘少奇是中共七大确立的党内第二号人物,在延安第一个提出“毛泽东思想”这一名词,是四十年代帮助毛泽东搞内斗打垮政敌的重要助手,文革发动时的国家主席。文革中被打成“叛徒、内奸、工贼”,惨遭迫害三年后悲惨地死去,死时已没有人形,白发蓬乱。

1955年中共授衔的所谓“十大元帅”,除朱德1949年以后不太过问政事、因此在政治斗争中得以保全,还有罗荣桓死的早以外,其余八个都没有在政治斗争中幸免迫害。彭德怀因为批评“大跃进”造成大饥荒,被打成“反革命军事集团”首领,文革发动以后到1971年之间,遭到200多次批判,死时在骨灰盒上写着“王川,男”三个字;陈毅、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被指控图谋“二月兵变”;贺龙被斗死;林彪政变不成,驾机出逃,摔死在温都尔汗,死后还受到大规模声讨。文化大革命开始时“革命”最彻底的“红卫兵小将们”,两年后失去利用价值,被骗去“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林彪的“五七一工程纪要”一语道破:“青年知识份子上山下乡,等于是变相劳改。”

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中共摧残迫害的群体,有哪个是真正“反党”的呢?1957年反右中被批判、流放的知识份子,很多在中共建政以前是左派文人,很多人同情中共、支持中共、甚至为中共夺权立下了汗马功劳。讽刺的是,这些当年对共产党抱有无限希望,并曾在国统区冒着危险为之奔走呼号出力最多的人,恰恰正是57年最先倒霉的右派份子,而且出力越多,受害越烈。民主党派的章乃器、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王造时,中共后来的教育部长蒋南翔、江隆基,作家巴金、艾青、田汉、丁玲、赵树理、罗广斌、康濯、杨沫,学者杨献珍、翦伯赞、吕振羽、梁思成,演艺界马连良、奚啸伯、周信芳、尚小云、严凤英等均遭迫害。这些人或者自己是共产党员,或者早就经过“思想改造”,对共产党宣誓效忠,并且已经为中共政权做了巨大贡献,仍然被迫害得死的死、残的残,少数幸存下来,但身心都留下了无法平复的创伤。

1956年11月,文化部和中国剧协在上海联合举办“盖叫天舞台生活六十年纪念会”。田汉代表文化部授予盖叫天荣誉奖状,并作了《向卓越的表演艺术家盖叫天先生学习》的发言。盖叫天在致答辞中,激动地说:“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党!”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盖叫天被一群暴徒拖去游街示众时先被打断了腿,然后又被扔到粪车上继续游斗。其时已经年近花甲的盖叫天不堪受辱,几次挣扎着从粪车里爬出来,每次都被暴徒们硬塞回去。红遍大江南北的名武生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活活折磨死了。

作家老舍服从政治,一直保持紧跟姿态,1949年以后创作了从《龙须沟》、《春华秋实》到《青年突击队》、《红大院》和《一家代表》等一连串的剧本,为中共政权歌功颂德。1966年8月23日,身为文联主席的老舍被红卫兵揪斗,同时被斗的还有作家萧军、骆宾基、艺术家旬慧生等。他们全部被剃了阴阳头,又被挂上“黑帮分子”、“反动学术权威”、“牛鬼蛇神”的牌子,头上被浇上墨汁。红卫兵勒令他们跪在焚烧戏服、文物、书籍的火堆周围,接受“革命之火”洗礼,同时用道具和铜头皮带抽打。老舍被市文联单独接回,但等待他的是另一轮毒打。老舍高喊自己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换来的却是更加疯狂的毒打。第二天,老舍在太平湖自沉。

八九年的学生打出的口号是“反腐败”、“反官倒”,对当局是不折不扣的合作和诤谏的态度。学生与民众达成共识,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学生代表甚至手捧请愿书在人民大会堂前长跪不起。5月23日,学生纠察队甚至在天安门广场把污损毛像的三君子扭送警局。十天后,中共军队血洗天安门。

在共产党导演的这一出出人间闹剧中间,有两个片断意味深长。反右运动中,知识份子为求自保,拼命表现自己的“积极”、“革命”、“靠拢党”,可是指标已经划定,再怎么表现也无济于事。57年10月11日,北京的青年团中央大会堂举行批斗青年作家的会,另一位作家上台作了一篇有力的批判发言。当他正迈步下台,大厅里响起掌声时,北京市文联秘书长突然大声宣布:“同志们!不要为他鼓掌,不要被他的假相所骗,他──他也被划为右派份子了!”

1967年8月5日,刘少奇遭批斗以后,被押回办公室,他拿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抗议说:“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你们怎样对待我个人,这无关紧要,但我要捍卫国家主席的尊严。谁罢免了我国家主席?要审判,也要通过人民代表大会。你们这样做,是在侮辱我们的国家。我个人也是一个公民,为什么不让我讲话?宪法保障每一个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破坏宪法的人是要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的。”可叹的是刘少奇直到这时才想起来“宪法”。中共在夺取政权后,搞了那么多运动,迫害死那么多人,作为中共二号人物的刘少奇难辞其咎。他“听党的话”打击别人的时候不说要维护法律,自己被批斗了才想起宪法来。

到了关键时刻,中共为了保护自己,连能用的工具都可以牺牲掉。文革结束时,在全国军管干部中有17人、警察793人共810人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为蒙骗家属给一张“因公殉职”的通知单,以隐瞒内幕,杀人灭口。当时的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则在追查开始之前就畏罪自杀了。无独有偶,江泽民也曾经通过美国的亲信试探法轮功口风,提出可以象文革一样枪毙一些打死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来偿命,换取法轮功不起诉,还说可以比文革处理得更严厉些,可以死多少法轮功学员就枪毙多少警察。

在每次重大的历史关头,中共都表现出“弃善从恶”的行为特征。然而中共行恶,必然假手党员个体,中共垮台以后,为罪行承担后果的也必然是党员个体,就象当年纳粹德国战败,纽伦堡审判的对象是纳粹党徒一样。也就是说,那些“党叫干啥就干啥”,以“执行命令”、“执行公务”为由,帮助中共作恶的人,也许现在可以依赖中共政权的保护伞,暂时逃过正义的审判,可是中共垮台以后,每个人都将面对法律的制裁和正义的审判。在共产党恶贯满盈、迅速走向覆灭的今天,固执地“听党的话,跟党走”,“党叫干啥就干啥”,其实是对自己最大的不负责任。凡是“听党的话,跟党走”的都没有好下场,这种情况有其必然性。

二、历史是如此惊人的相似

历史上迫害正信遭到天惩的最大事件莫过于迫害基督教的罗马帝国遭到的惩罚,四次大瘟疫使强大的罗马帝国覆灭。史料记载当时的情景:到处都是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四下都有倒毙街头、令所有观者都恐怖与震惊的“范例”。他们腹部肿胀,张开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他们的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着。尸体叠着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院的门廊里或者教堂里腐烂。

时间过去了一千多年,惨痛的历史教训今天仍然在重演,那就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当初迫害基督徒的暴君尼禄纵火焚烧罗马城,并嫁祸于基督徒,残酷迫害基督徒;当今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制造天安门自焚事件嫁祸法轮功,疯狂打压法轮功修炼者,至今已迫害致死3000多人,更有被中共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的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

目睹了罗马惨烈大瘟疫的以弗所的约翰写下了他的忠言:“用我们的笔,让我们的后人知道上帝惩罚我们的数不胜数的事件当中的一小部份,这总不会错。也许,在我们之后的世界的剩余岁月里,我们的后人会为我们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到的可怕灾祸感到恐怖与震惊,并且能因我们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惩罚而变得更加明智,从而能将他们自己从上帝的愤怒以及未来的苦难当中解救出来。”

今天,共产邪教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焚尸灭迹的滔天罪行,超越罗马帝国对基督徒的迫害。《明慧网》上公布了上万例有据可查的因为紧随中共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遭到恶报的人,这些遭报的迫害元凶有省委领导、市委领导、公安局长、法院院长、六一零头目、政法委书记、县委书记、派出所所长、居委主任等等,有被车撞死的,翻车死亡的,有得怪病死的,被雷击死的,被电打死的,有得癌症死的,无缘无故倒地死亡的,有遭遇精神刺激上吊自杀的、跳楼身亡的、变得精神失常的,因其它罪行败露畏罪自杀的,还有因各种原因被判刑,被撤职的,突然一跤摔倒,得了瘫痪的,更有自己作恶殃及家人的,不一而足。

由于中共各级机关、部门刻意隐瞒死亡原因,害怕曝光,披露出来的还是少数。作恶多端、迫害“真、善、忍”正信的江罗魔鬼集团、中共党徒正在遭受天谴,只不过大瘟疫还没有来到前,上天慈悲,先惩罚少数人警示世人,告诫恶人悬崖勒马,回头是岸,警示那些受邪党蒙蔽的人脱离邪党。这一切只是天惩的序言。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历史上的许多预言都谈到了人类处在今天这样的时刻将会发生的重大转折。

三、结语

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是慈悲的,近八年来,大法弟子历尽千难万险,一遍一遍的把真相讲给有缘的众生,包括迫害我们的人们,就是希望你们能在这生死攸关的历史关头,守住人性中善良的一面,远离邪恶保住性命。请珍惜大法弟子为你们所做的一切,请珍惜自己的生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普天之理。中共恶党在历史上对众生、对神佛已犯下了滔天大罪,天要灭它已是历史的必然。请善良的人们赶快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保命。截至2007年3月21日已接近二千万人声明退出党团队,快行动吧!

山东省招远市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