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去农村讲真相劝三退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五日】当我每次看到《明慧周刊》中同修谈到去农村讲真相的经验、体会和建议时,我的心也被触动。我是农村长大的,心知农村人的纯朴、善良,所以我很想亲手把我们大法的福音、《九评》、光碟、资料、护身符等送到这些农村朋友、父老乡亲的手中,劝三退抹去他们身上邪灵的兽记。

十二月十五日是我娘家侄子结婚的喜酒日,我早做了些资料准备。到了十五日的十二点多我来到了弟弟的家中,选了个合适的地方,在我弟弟收礼处的旁边坐下;利用他收礼钱登记之机,我把《九评》、光碟、册子、周报、护身符等真相资料连同劝三退也都落实到了他们每个人的身上。无论是三三俩俩或群体,真相资料和劝三退是一个不漏,一步到位,是(党、团、队)的都自己签上了名;没入过的,诚恳的说不是。

做事时,我抱着一颗寻常心,不带任何观念,一切都是顺理成章,自自然然。做我该做的而又必须要做的,同时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短暂时间内,向他们传递大法的美好,揭露邪党的一切罪恶。

明白了真相的父老乡亲绝大多数都相信“天意”,“顺天意而行得福,逆天意而行自灭”。这时他们把期盼、希望的目光转向了我,使我想起师父的话:“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精進吧,世中的觉者,现在的一切就是未来的辉煌!”(《贺词》)

也有被邪党迷惑毒害深的:一个是当前走得很红火的一位中年男子,他现任乡政府企业法人,连续几年被评为省劳动模范,在当地的建设中也有一定的成绩,对《九评》抱有成见。他对我说:在这屋檐底下,我们都是大家庭,一家人讲家常话,但走出这个屋子以后,就牵扯到政治问题和反国家变颜色的大事,可是杀头的问题啊!我说:不是,法轮功洪传全世界,只有中共在镇压,全球都在反对这场迫害。唯独中共官员,从上到下,而对这场迫害都保持着沉默,明知迫害,不闻不问,谁敢说出法轮功的真相,就把参与政治、反党反对政府的大帽子戴上。或是用专制性的手段暴力镇压,关、判刑、坐牢,你说这些掌权者,无论是大小官员正常吗?同时我劝他:你也可称是我的侄子,你要做一个人民信得过的清官,就必须深入到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善恶好坏正邪要分清,做一个不出卖良心、正直的人……

一席话过后他的思想开始扭转过来,说:资料我都收下了,拿回家好好看看,还签了退党的名。

另一位是一个退伍老干部,他说:我入党快五十年了,我从来没有相信过党,但为了生存不得不走形式,共产党搞专政,什么手段都耍得出来。我给他解答了这些疑问,“天意”谁也阻挡不了。他相信了,也签上了退党的名。

由于多次给家乡人不断的讲真相,才有今天的相对成熟,使我体会到,给家乡、家族人讲真相是最安全而又容易接受的,因为土生土长和乡亲们之间都有着深厚的感情。长年在外,回家相见倍感亲切,都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和亲热。

在此我建议有条件的同修,利用回老家,走娘家,走亲访友的时间,珍惜每一次机会来个全面无漏,把大法的福音传播到农村去,让佛光普照着这一片的子孙后代,抹去他们身上的污垢,该多好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