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劳教所的恶人恶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五日】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锦州劳教所紧跟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大法,犯下了难以偿还的罪恶。而劳教所对外却极力掩盖迫害事实真相。可是这里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一天都没有停止过。本文所揭露的只是锦州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罪行的冰山一角,还有许多恶人恶警的恶行事例是笔者无法了解的,希望广大知情者揭露锦州劳教所恶人恶行,制止这场迫害。

二零零四年是锦州市国家安全局对大法学员迫害非常严重的一年,当年只锦州劳教所非法关押被绑架的大法学员已达到六十几人,恶人恶警采取极其残忍的手段威胁、恐吓、逼迫大法学员写所谓的“三书”,并上重刑强行转化,对于不转化学员它们就造假,甚至拿一张白纸让学员签名。而内容由“四防”(普通罪犯)拿去填写。也算是转化了,而对于坚定的大法学员,它们采取威逼、诱骗、伪善等手段逼迫就犯,如不见效便对大法学员施以酷刑。

铐刑:此刑有多种折磨大法学员的铐法,恶警为了达到其邪恶目地,将大法学员长期铐在床边不让活动。除大小便外,手铐长期铐着,有的被迫害严重的大法学员晚上睡觉时还要增加一副手铐,让学员平躺在床上,两只手腕铐在床两边,一动都不能动,白天将学员两臂平行铐在床上(单人床为上下两层)或下边。或者只能站着,或者只能蹲、坐着,还有背铐或背铐在暖气回水管上,人只能非常痛苦的坐着,还有大挂等。对于坚定的大法学员每个人都曾遭到过这种迫害。

凳刑:此刑是一种长期折磨大法学员、消磨意志,对外又不能称为刑罚的一种酷刑。小凳面约十乘三十厘米高约十厘米,学员双手用手铐铐在背后或床边,“四防”讲学员强行按坐在小凳上长时间不让起来,每天坐十七、八个小时,很多学员屁股坐烂了,戚明力在被绑架到劳教所之前腿就被国安特务打成重伤,到劳教所后恶警不管他的伤势照样对他施以铐刑,刘万胜也被这种双重酷刑迫害四十多天,晚上睡觉两只手还要铐在床的两边,整个身体不能动。

绑腿:对于坚定不转化学员,它们采取更邪恶的强行转化手段,绑腿是其中一种,把学员的腿双盘上,然后用几条绳子将腿绑紧,再用手铐将双手铐在背后,头上戴上硬塑料的头盔,然后放诽谤大法的录象强行学员听看。王林、曹建新、刘万胜、刘成等等都曾经被绑,每次最长达三个半小时。松绑后不能走路,被施此刑者腿长期浮肿。

灌食、灌屎尿、灌高浓度盐水、泻药: 刘万胜为了抗议无理迫害,被非法绑架就开始绝食,恶人恶警长期对他野蛮灌食,小手指粗的胶管,每次灌食后都带着血丝,并曾经被灌泻药和高浓度盐水粥,造成他拉肚子,嘴唇干裂等症状。王林为了不放弃信仰,被恶警指使两名“四防”灌了一杯尿,并被两个罪犯毒打,贾精文本来没绝食,为了加重迫害也强行给他灌食。卫生所恶警所长史贞山亲自动手给老贾插食管,插下去后来回拉,鲜血顺着鼻子往外流,其手段极其残忍,被强行灌食的还有戚明力等人。

而劳教所医务所所长史贞山,是个极其邪恶之人,每次灌高浓度盐水、泻药、屎尿他都会说:“没事,死不了,死了我负责。”而大法学员石忠岩正是被这样灌死的(明慧网曾报道过)由此可见恶人拿大法学员的命根本就不当回事。

烫刑、铁椅子:贾精文不配合邪恶迫害,被恶警指使恶人用烟头烫伤五个手指甲,一个大脚趾甲时至今日两年后被烫伤处留下的黑色痕迹仍在,施暴者恶人陈常斌是个一生绝大多数时间在监狱度过,而又仇视大法的邪恶之徒。而铁椅子的面只有两根筋,恶人将学员用手铐铐住,用绳子绑在铁椅子上,一绑就是四、五天,被上刑者极其痛苦,坐不住站不起来,戚明力,贾精文、曹建新等人都被施以此刑。

拳脚、木棍毒打:刘万胜、王芳曾多次被“四防”拳打脚踢,拧胳膊,在二零零四年九月的强行转化学员时刘万胜被教育科姓李的恶警毒打头部致头晕、呕吐,并伴着满身大汗,造成头晕好几天,并且两件衬衫被“四防”毒打时撕烂,一条裤子被撕坏。贾精文曾多次被毒打,恶警大队长白金龙指使几个恶人将他推进无人密室,进行野蛮迫害。用拖布把用力打他两边脚踝骨,踝骨肿的象大腿一样粗,然后给他上大挂,再用拖布把使劲按住他的肋骨上下用力来回蹭,使劲戳,它们起名叫“查肋骨”,老贾在极度痛苦中身体来回扭曲,手铐都被挣开、抻坏了,它们就把老贾的双手绑在背后,由五、六个人将他平地按在地上,继续用拖布把“查肋骨”,然后用剪开的饮料瓶给老贾灌大小便,真是惨无人道。

经常遭到恶人拳打脚踢的还有戚明力,被强行绑在铁椅子上,同时遭到四、五个恶人的毒打,打的满脸是血也不住手,而且长期不让家人接见。至今戚明力仍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劳教所迫害。刘成因不配合穿囚衣,被以陈常斌为首的四、五个人拳打脚踢,然后绑在铁椅子上几天不松绑,之后被以恶警李松涛为首的几个恶人绑腿三个多小时,并用拖布把击打脖子,用力击打腿,造成下身瘫痪,不能行走,连上厕所都要用两人搀着,大腿肿的比原来粗了一半,皮肤变成了紫黑色,瘫痪在床上,也不给保外医治。

曹建新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一日下午发真相资料时,被锦州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并对其毒打,身体多处被打肿。腿被打的不能走路,送到看守所时连一尺高的板铺都上不去,被送到锦州劳教所的当天即被打的神志不清,连人都不认识。因他不配合穿囚衣,被五、六个恶人毒打后把他抬起来高高举过头狠狠的摔在地上,又送进小号绑在椅子上被恶人毒打,胸肋骨疼了两个多月,不止毒打还上凳刑,夏天热,臀部坐烂了,血都粘在凳子上,恶警张春丰还用脚往他嘴里伸,后来他被迫害的大小便不出来,疼痛难忍,直接迫害者经常是李松涛。

锦州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责任人:所长:金福利(音),副所长:李树女(音)。

迫害法轮功的大队的大队长:白金龙。教导员李松涛,副大队长:杨庭伦。

白金龙公开说:“我就是魔。”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基本上出于白金龙、李松涛、杨庭伦三人。

建议锦州大法学员发出强大正念,解体这个魔窟,制止这场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