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市劳教所精神肉体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自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本溪劳教所(又称本溪威宁劳教所)对三百多名大法学员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本溪劳教所还研究了一套集邪恶狠毒、残忍的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本人只了解的本溪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的极少一部份,本文所揭露的也只是零五至零六年一年多的时间里所发生的一部份迫害事例。

本溪威宁劳教所“法制教育中心”(迫害法轮功的大队),不使用普通罪犯看管法轮功学员,完全是警察和转化的犹大,并随时雇佣本溪市内一些邪恶犹大到劳教所内长期的对坚修的学员洗脑迫害。那些邪恶的东西对师父、对大法、及大法学员攻击、谩骂、侮辱,集邪恶、下流之大全,比对学员肉体上的迫害还要邪恶。

到本溪劳教所的“法制教育中心”,一进门,便看到一条“教育、感化、挽救”的大横幅。其实这是个迫害大法学员的黑窝。首先看看它是怎样“教育、感化、挽救”大法学员的。

一.包夹、围攻、羞辱

被绑架到此的学员第一件事情就是安排2名犹大包夹监视大法学员的一举一动。包括上厕所、吃饭都不离开,每天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有时到晚上11—12点甚至整夜不让睡觉|除吃饭上厕所外)。就是让学员坐在小板凳上,听它的攻击大法、辱骂师父、谩骂学员、宣扬共产党邪恶理论。对于坚定的学员他们有时找来五、六个,七、八个恶警恶人对其围攻、辱骂、羞辱、甚至戏耍。

李光文,男,四十岁,是至今未婚的大学毕业生,被一个本溪市长期邪悟的女人辱骂、羞辱后,此女人搬个小凳坐在李光文对面,用前额抵住李光文的前额,搂住他的脖子说:“我看看你的色欲之心强不强。”

原本溪辅导站站长姜虎苏长期被两个犹大包夹看管,不让接触任何其他学员,即使上厕所看到其他学员也不允许说话,否则便对其处罚、送小号、加期、他为了坚定大法、不配合邪恶曾多次被送“小号”迫害,后被隔离调到普犯大队进行迫害。现仍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劳教所。

孙铁春耳朵有些聋、手被抻残不敢动,也经常被当作迫害取笑的借口,他不配合这种邪恶至极的变态洗脑。截止2006年上半年,在他被迫害的不到两年时间里,竟11次被送“小号”(恶警副主任郭铁鹰所讲)。而小号的迫害程度更甚,冬季不让穿厚衣服,又没有被褥,狱警和孙铁春曾有这样的对话,半夜狱警问:“你怎么不睡觉?”答:“太冷睡不着。”

除此之外每周还要上三、四天洗脑课,由恶警讲攻击大法或邪党政治,是每个学员必须参加的,如有不配合听其放毒的学员又恶警或犹大把学员强行按在凳子上也要听其放毒和谩骂。据我知道还不止上述几名学员。被绑架到此的学员几乎都受到了这种邪恶至极的洗脑灌输。这就是它们所说的“教育”。

二.利用亲情 扼杀人性

就是在邪恶的围攻、谩骂、侮辱、攻击大法、灌输邪党歪理邪说都不起作用的时候采取的把学员的亲人骗到劳教所,以亲情来动摇学员坚修大法信念的办法。他(她)们或者是学员的妻子、儿女、父母、兄弟、姐妹,被骗到劳教所后哭哭啼啼:“你现在也不管我了”“你连孩子、老人都不管了”等等。或者是单位领导、亲朋好友。“你连家都不要了,跑这自己修炼来了,多自私呀。”

是啊!想想是谁破坏了这无数的家庭?使一个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不正是共产邪党无法无天的随便绑架这些信仰“真、善、忍”的无辜好人而造成的吗?

三.暴力迫害

再看看它们是怎样“挽救”学员的,其实所谓的挽救才真正是这个黑窝对大法学员身体残酷迫害的手段和借口。对于谎言“教育”和“感化”都不能达到它们让学员放弃对大法的信念时,就撕下了伪善外表,采取了那种极尽邪恶,又不用恶人恶警费力,对外又能极力掩盖的“挽救”办法上死人床,也叫抻床,将两张单人铁床并上,将学员按在两床中间的角铁上,四肢分别用手铐(后改用绳子,因抻学员王雪飞时手铐勒进了肉里造成外伤怕给它们造成影响)。铐(绑)在床的四个角上,拉紧,对坚定的学员过一段时间拉紧一次,就是将两张单人床分别向两边拉开,中间床缝用砖挤上,每挤一次砖对人体的伤害都是极大,此刑过去叫“五马分尸”,古代叫“车裂”。

对学员施暴的恶警是管理科副科长董波、“法制教育中心”郑凯、劳教所的主谋主管陈中为(政委现已被调往溪湖监狱)、“法制教育中心”主任刘绍实、副主任郑涛、郭铁鹰。而刘绍实又是军医出身,对大法学员迫害到什么程度不会出危险都由它把关,比如对绝食抗议的学员不采取任何行动,“饿着他”四天后灌一次食,对学员迫害到什么程度不会出危险等。

更残忍的是学员一旦被施暴上刑后,就不再松绑,包括大小便、灌食等。被上此刑的学员有闫柏(音),被上刑20天,焦芳7天,王金海18天,王雪飞约10天。孙铁春曾三次被施暴上抻床,每次都是十五、六天,2004年9月,2006年6月、7月各一次,其中一次给他灌了不知名的药,灌下去就迷糊,神志不清,手被抻残。李庆环约被上刑7天,贾精文13天,王井万约10天,赵伟约13天。李光文20多天,被抻昏迷,恶人把他放下来后在他不能动的情况下,还残忍的施暴,猛烈的踢打他,直至他承受不住,迫害后被送走,下落不明。姜虎芳、梁运成、张树鹏三人的上刑时间不详,刘成果因绝食抗议被绑在单人床上三、四天。而恶警对张树鹏更是加紧了迫害,将他的妻子骗到劳教所挑唆与其离了婚,对外却声称因张树鹏不“转化”才造成了其妻与其离婚的。

以上所讲只是本人所知道的2005——2006一年多的时间里邪恶对大法学员迫害的点滴,更多的恶人恶行是本人不知道的,希望在本溪劳教所受过迫害的和广大知情者拿起笔来,揭露这个黑窝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制止迫害。并请全体本溪大法弟子发动强大的正念解体这个邪恶势力的黑窝,结束这场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