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难不死,是法轮大法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

  • “我大难不死,是法轮大法救了我”

  • 因为身带护身符

  • 是大法救了我一家

  • “我大难不死,是法轮大法救了我”

    2007年3月13日早晨,在河北省阜城县南王集乡南边公路上,一辆满载糖稀的汽车扎进3米多深的沟里,车头被撞烂,但人却安然无恙。事情是这样的:

    3月13日早晨,大白乡侯庄村大法弟子侯晓萍与丈夫拉着一车糖稀,从西向东行至南王集小桥时,对面来了三名骑自行车的学生,学生没管行驶的汽车,没有做转弯指示,突然违规向北拐弯。由于车速很快,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小萍的丈夫为了躲避学生,赶紧往里打方向盘,汽车径直向深沟冲去……

    就在这危难时刻,小萍连忙喊:“法轮大法好!”话音刚落,就听“砰”的一声,汽车顶在沟底对面的土堆上,汽车楼子被撞瘪了,玻璃碎了,玻璃碴子溅了他俩一身,把衣裳扎得都是口子,溅在脸上的也有。当时有几个南王集村村民路过那里,人们见到此景都惊呆了,车里的人不死也得重伤啊!

    有好心的人从家里拿来绳子,人们使劲拽车门,直到把车门拽开一道宽缝,夫妻俩就从车里钻出来。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么深的沟,车被摔成那样,玻璃碴子溅了满身,把衣服都划烂了,玻璃碴子还溅了满脸,身上居然连点皮都没破,脸也没划破,真是神了。人们都说:“你俩真是福大命大!”小萍对人们说:“是法轮大法保护了我们。”人们都感到了大法的神奇!

    小萍的丈夫以前不太相信大法,经过这次大难无恙,历难有惊无险使他从内心深处相信大法的神奇。他见人就说:“我大难不死,是法轮大法救了我。”这件事在附近传开,人们再一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因为身带护身符

    二零零六年四月的一天傍晚,招远市某村一位大法弟子的女儿放学和几个同学骑着自行车一起往家赶。骑着骑着一位同学的鞋带开了,他们都停下车子站在路旁扶着车子等着那位同学系鞋带。突然,一辆货车方向盘失灵,朝着大路边开来,把站在路边扶着车子的大法弟子的女儿一下子撞到路边的沟里,自行车后座和车轱辘被撞的变了形,把路上的行人都吓呆了,都为这孩子捏了一把汗。

    奇迹就发生在这一瞬间,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摔到沟里去的,肩上背的书包带也摔断了,文具全摔坏了,路人都认为这孩子不摔成脑震荡也得骨折。只见她从地上爬起来,只觉的手腕有点痛,头上有个大血包,后来把孩子领到医院里检查啥事没有。

    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关键时刻保护了孩子。因为孩子相信法轮大法好,经常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上还带着大法真相护身符。


    是大法救了我一家

    我是任丘人。一九九八年秋天,我的丈夫从急驶的农用车上摔了下来,住院治疗二十八天,出院后一个多月才能下地行走,可活一点也不能干了。两个孩子上学,需要钱,瘦小的我没有体力更没有心力支撑这个家,真象天塌了一样。

    就在这时,我幸遇大法,走上了修炼的路。在修炼中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自己多年的好几种病也没了,身体健康了,有使不完的劲,家里、地里的活我都包了下来,过得很开心。

    可是1999年7•20后,中共开始疯狂的镇压法轮功。丈夫和家里亲人怕我受到迫害,一直劝我放弃,我从心底里知道法轮大法好,没有大法就没有我这个家。无论怎样,我的心不动。

    2006年腊月初二,丈夫突感头痛、心脏疼,发冷,昏迷,去了任丘市康济医院,医生说是心肌梗塞,晚来半个小时就不行了。抢救了半宿,他才醒过来。住院的第四天,医生检查说心脏不行了,得转院北京换内脏。住院四天就花了四千多元,哪有钱去北京治呀!就是把我所有家产都卖了,连治病的零头也不够!于是,我就把丈夫接回了家。

    回到家后,我给丈夫讲大法真相,让他念“法轮大法好”。过了四、五天,丈夫能吃饭了,没多久,他生活也能自理了。前几天,丈夫把厕所也清理了,也能干一些家务活了。

    在这里我要问一句:任丘公安系统的人,你们要是我,你能不炼法轮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