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就没有惧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师父还讲:“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转法轮》)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时时记住自己是师父的弟子,在做好三件事中碰到魔难时没有怕心,修炼至今,虽坎坎坷坷,却平平安安!

我是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一日得法的,当天同修借给我一本《转法轮》,我一口气就看了八十多页,我心里说不出有多么高兴,我感到这就是我一直苦苦追寻的大法,我坚信师父一定会带我回家。中午,丈夫下班回家,看见我高兴样子,就问我你今天怎么这么开心,有什么好事,我告诉他我看到一本最好的书,一本修“真、善、忍”的好书。儿子听了立刻说:“妈妈,我也跟你修炼”,儿子当年才八岁,就这样我母子俩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天天早上四点到公园炼功,白天学法,晚上到同修家听法,或交流、切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诽谤、迫害大法时,我心里感到非常难受,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么好的大法,这么好师父会被这样的冤枉。于是心生一念:紧跟师父走到底,不给大法抹黑。当天我回娘家帮他们打稻谷,我父母亲听说后对我说:“不要炼了,你不懂,文革又来了。”我说:“什么文革不文革,我相信师父是好人,是来救度世人的。”我接着又背师父经文《无存》给他们听,“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

回到家中我手捧《洪吟》宝书热泪情不自禁的夺眶而出,大哭了一场。我把师父所有宝书和师父法像都收拾好了,第二天清早,单位治安处的周亚平来我家骚扰,要我交出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籍,我丝毫没有害怕,没有答理他。他就在我办公桌的抽屉里乱翻,看到一段手抄《转法轮(卷二)》,他就不由分说的抢走了,说是要回去交差。这段时间里,单位的、县经委的、派出所的、镇里的恶人不停的干扰和骚扰我,我家的电话响个不停。特别是派出所恶警李小山执法犯法,没有搜查证,進屋就翻箱倒柜,几乎每天都来,但一无所获。一九九九年底单位怕我上访,天天找我去“谈”什么心,厂长要我丈夫和我离婚,然后好把我开除,我也没有动心,我对他们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有什么错?”他们被我问的哑口无言,离婚的事就不了了之。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我和几位同修到北京去证实法,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我拉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邪党恶警蜂拥而来,抢走了我的横幅,把我关進了天安门派出所,下午五点左右绑架到门头沟派出所,恶警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就高喊:“我是大法弟子”。晚餐时我绝食抗议,我不吃他们的东西。到晚上他们又来所谓“提审”,我告诉他们,我要回家,我没有干坏事,我是来说句公道话的,真善忍好,我们的师父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我绝食,没有畏惧他们,在这里坐了十五天,被灌食三次,不知邪党恶徒打过我多少耳光,还打了一次毒针,他们最后也没有办法使我屈服就将我放回了家。我又回到了证实法、讲真相的洪流中。

二零零一年六月下旬一同修在邪恶的威逼下讲出了我的名字,晚上十点左右,县里六一零头子带了很多人来我家,我没有开门(当时我正在看《转法轮》第九讲),他们就踢门,家里的电话响个不停,外面叫个不停。我没有动心,继续把第九讲看完,他们歇斯底里的砸门,砸的越来越凶,我的怕心出来了,把门打开,他们象强盗一样冲進我家就翻箱倒柜,没有搜到任何东西。我把《转法轮》紧紧抱在胸前,儿子说了一句:“我妈是好人。”邪党不法人员吓唬说:“把你一起带走。”我儿子被他们吓懵了,随后我被邪恶绑架到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恶人陈环珠毒打我,把我的头往墙上撞,还打了我三十巴掌,打的我头晕眼花、小便失禁。当时我想起师父的法:“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于是我大声喝道:“不要打了”,他后退了好几步,然后用手铐将我铐在板凳上,我一夜没睡觉。第二天早上吃米粉,一吃就吐,我已被打得吃不進去东西,有两天没有吃饭喝水。他们又问我知不知罪,我说:“我没有罪,做好人,何罪之有?”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走出了派出所,又回到了正法中来。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日晚上,我和同修到邻县讲真相、散发资料,就被恶人发现,他们跟踪我到晚上七点钟左右。在田埂上,跟踪我的恶徒突然冲过来抢我的袋子,我紧紧抓住不放,因为袋子里有很多真相资料和光盘,就这样僵持了很久,其他同修趁机走脱了。在这时,我心里想起了师父在《理性》一文中告诉我们的“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地。”我心里豁然开朗,于是就跟他讲真相,讲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天安门自焚是栽赃法轮功的,法轮功洪扬全世界才是真的。他不听还使劲的打我,把我打倒在地,又用脚狠狠的踩我,我高喊:“你不要迫害好人,迫害好人你会遭报的。”他说:“今晚就要你死,不死也要脱层皮”。

我紧抱住袋子,坐在田埂上发正念,心里请师父加持弟子。恶徒拉不动我,就掏出手机想叫人过来,我说:“你手机不管用”,真的他的手机就打不通。他气急败坏说下流话,我理直气壮的说:“我是师父的弟子,谁也动不了我,”他没有招,拿电筒打暗语。我说我要走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成功走脱了。恶徒不罢休,一直在后面追赶,我当时没有丝毫害怕,把真相资料发到各家各户,安全回到家里。

同修,我们共同精進吧,学好法,做好三件事,一切从法中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