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修炼体会 感恩师尊慈悲救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此文是向师父汇报十年来我们是怎样修炼过来的。由于修炼的不好,难免有很多问题,请见到此文的同修慈悲指正。

我曾是个比较典型的“唯物论”者,我学的是这个东西,搞了一辈子这个东西,满脑子装的都是这个东西。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将我这原本思想僵化固执的人引向了修炼之路。

一.人身难得、法更难得

一九九六年七月,儿子从武汉回来对我说:“爸爸,我给您请回来一套功法。”说着,就从提包里请出来了师父的法像、《转法轮》、《法轮功(修订本)》,还有炼功带等。我先看了《法轮功(修订本)》,然后又看了《转法轮》。

一天,和儿子切磋中我提出了一些不解的问题,因为象我这样一个思想固执的人一下子是接受不了的。儿子对我耐心的说:“爸爸,您也不用提,我也解答不了,您只管看。”于是我就继续看了起来。大约半个月左右,突然我的身体发生变化,头带的“帽子”(高血压症状)没了,心脏偷停消失了(冠心病症状),肝区部位疼痛感也消失了(我患乙型肝炎已近二十年)。我心里一震,这书真神了!看看书就将我几十年的病解决了。我和老伴说:“晚上你不用再看着我了(家人怕我晚上一口气上不来,过去了),不用担心我一觉就过去了。”从那时起我拎了二十余年的药包子扔了,从此我真正过上了人的生活。老伴看我几十年的肝炎、高血压、心脏病、类风湿等都不翼而飞了,从此她也走入了修炼的大门。家人和亲朋好友从我们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无量慈悲而为之高兴,并一致赞扬法轮大法好,孩子们也开始读书、炼功。

一天,我参加一位老同事女儿的婚礼,从家到举办婚礼的地点有三里地左右,我竟然步行而去,回来我兴奋的告诉老伴:奇迹出现了,我一出门这两条腿象飘起来一样,我不知是怎么去的。

初冬季节,我家住在一楼,屋里阴冷潮湿,为了取暖,每天傍晚用一段电炉子。一天我下班回到家,老伴兴奋的告诉我:“咱家又出奇迹了,”指着火红的电炉子“你看,你这件西服上衣挂在门后,我一关门,衣服全盖在电炉子上面,我心想,完了,这料子服算交待了。我一把上去拿起来一看,啥事没有,我一摸,你上衣兜里装着师父的《经文》呢。”为了牢记这一神奇的事情,我们将这西服一直珍藏至今。

我虽然没参加过师父的讲法班,但神奇的事也一再发生。记得在当年我们看讲法录像时,曾有三次神奇的事情出现:一次是炼功点组织看锦州同修为纪念师父传法几周年(具体时间记不准了),在摆满师父书的桌子上看到了一排排整齐打着坐的小佛,当时我和老伴说你看见了吗?她就看见了,真神奇!一位知识份子在讲心得体会时,我们突然看到空中出现了“真、善、忍”三个大字。由于当时对法悟的还很浮浅,对老伴说:天上显现的也用汉字啊!另一次是看同修们去一个乡镇洪法录像,又一次看到一串串的小佛从空中降落的神奇景象。第三次是看同修们到当地一所大学洪法录像,看到满天象星星一样的法轮在空中飞舞。

还有一件事情是:我小孙女一周岁刚冒话时,我们将《转法轮》封皮给她看时问她:“你看法轮转不?”她说:“转。”“怎么转?”她用小手比划着。直到现在小孙女已九岁了,她是听着修炼故事长大的。

师父用这一件件、一桩桩神奇的事实点化着我、教育着我,使我这个固执的、典型的无神论者的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坚定的走入了修炼的大门。

九六年七月的一天,我们找到了炼功点,看到大家在那祥和慈悲的场炼功学法,真正感受到这才是一块净土啊!从此,我们全神贯注的投入了学法、炼功,直到九九年“七·二零”前。

我们两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又焕发了青春,每天早晨四点三十分起床到炼功点炼功,晚上学法、炼静功,深夜十点多睡觉。为了将师父的法学的更好,除晚上学法外,我与另两位老年同修白天还挤两个小时学法、切磋,每当回忆起当年的美好情景,心里仍然甜滋滋的。

在个人修炼中师父为我清理身体,我经历两次大的消业关。一次是九六年初冬回老家,在回来途中突然拉起肚子,在亲属家由于冲厕所的水不够用,只好赶快离开,但因来势太猛,无奈只好中途退了已购好的火车票到二连襟家住了一宿后,才返回家。回家后又消业四天四夜,折腾的痛苦不必提了,人消瘦了一圈。但心性是守住了,学法、炼功没有停顿。老伴告诉家人这是消业,不会有事,尽可放心,到第六天肚子突然好了。

第二次过关是一九九七年秋天,我和儿子、女儿一行三人去省城参加侄儿婚礼,返回途中,结果又拉肚子,这次是五天五夜。因有上次的经历,我和全家自然是坦然对待。经过这两次消业、两次过关后,身心都得到了净化,全身一身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一次从省城侄女婿捎来五块大理石,每块长一点五米,宽七十公分,少说也有五十斤重,像我这样一个六十开外、炼功前拿块豆腐都困难的老人竟然一块一块扛到五楼,这不是奇迹吗?

在我和老伴的带动下,我们全家都得法了。我们的外孙女当时只上小学一年级,我们学法,她跟着听,我们炼功,她跟着炼。一次全市集体洪法时,她还留下来一张珍贵的照片呢!

回忆走过的路,内心感到非常自豪,像我这样一个从事一辈子“唯物论”教育的“无神论”者,喜得大法,懂得了宇宙的真理,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象我这样一个家庭,除年龄尚小的孩童之外,其余均是大学学历的知识份子家庭,竟然改变了世界观、人生观,懂得了人活的真正意义,沐浴在伟大师尊洪大慈悲之中,是千载难逢的幸运啊!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到“七•二零”,我和老伴照常到炼功点炼功,一天到那一看,发现多了一些穿警服的人,大家没管这些照常炼功。之后警察开始大吵大嚷的让每个人在他们的本子上登记,当时我们想:我们炼功是正大光明的,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大家理直气壮的签名,当写到我时,这些警察不会写我的名字,我说,我自己写!就这样大家都主动的签了名。其不知,事后恶警们正是用这个名单進行骚扰和迫害大法弟子。这之后的一段日子里,全国媒体大肆诽谤、诬蔑开始了,那段时间里,我和老伴都是在痛苦的眼泪中度过的。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为什么争着眼睛说瞎话?为什么诬蔑伟大慈悲的师父?为什么?究竟为什么?最后,我从几十年的亲身经历得出结论:这个党就是邪、就是恶。

当时我已退休几个月了,单位把老干部们召集到一起开会,企图让大家批判,结果是我们几位炼功人用切身经历和铁的事实证实了大法,证实了师父正、法正、我们学员走的正!

但由于当时对形势认识不清,再加上对邪党本性的了解,还是违心的写了不该写的所谓“保证不去北京上访,不到外面炼功”等,为了应付邪党还交了几本书和磁带(尽管已发了声明作废,认识了错误,但终究在自己修炼史上抹上一个污点)。

从那时起,我和老伴经常回忆从九六年得法到九九年这段时间我们亲身经历的、听到的、看到的。结论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是谁也动不了的。修炼大法的学员没有错!按“真、善、忍”做人的原则更没有错!我暗自立下誓言: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能丢!再难也要修下去。从此我和老伴商量,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被邪党破坏了,但心系师父,心系大法,从现在起,我俩就是一个学法小组,每天照常学法、照常炼功,一直坚持到现在。

现在回忆起当时的形势是十分险恶的,铺天盖地的谎言、欺骗、一股脑的压下来了,真有天塌之势。开始炼功点不时还集中起来讨论一些事情。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意思,由于大家对形势一时还摸不准(因我们这是边远山区消息比较闭塞),所以对听到的情况也很难判断准确。但我和老伴始终有一念,那就是邪不压正,大法弟子没有牢狱之灾。现在看这一念还真起作用了呢,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指出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

十年来,我们一直在心中存有这一念,所以在师父的呵护下,在风风雨雨中,平安的闯过来了。从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零零年六月师父发表《走向圆满》,在这段日子里,我们还处在个人修炼中,虽然也时不时的给亲朋好友和同事讲大法的美好,邪恶迫害的真相,但总体上还没有明确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历史责任,还没有真正走出来证实法。由于这段时间认真学法、炼功、背法、抄法,为我们后来走出来证实法,做好三件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走出去证实法,履行史前誓约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师父《走向圆满》发表了,我们很高兴,终于又看到师父的经文了,这一年来师父没有讲话,我们如同没了娘的孩子。我们如饥似渴的反复学习《走向圆满》这篇新经文,使我们明确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修炼方向。

走出去证实法,这是我们的历史责任。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邪恶确实是十分猖獗的。有的同修不炼了,有的还练起了太极拳;有的同修被绑架了;有的被拘留了等等。尽管我们那地方地处偏僻,但同全国其它地方一样处在极其严酷的红色恐怖之中。在这样的形势下如何走出来?怎么样证实法?难道说证实法就一定要被邪恶抓進去、受迫害?我们沉浸在极度困惑之中。经反复学法、反复思考,我们的结论是:不!我们是最正的,应该是邪不压正,乌云遮不住太阳。大法弟子应当是既要走出去证实法,又不能被邪恶迫害,我们有纯正的一念: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应该走师父安排的路,只有每一思每一念都在法上,才能称得上大法弟子的称号。就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我们开始走出来讲真相、发资料、救度世人。首先是给亲朋好友讲真相,让他们明白什么是法轮功?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镇压法轮功是无理的行为,于国于民都是无益的。并用现身说法的形式证实法的神奇、师父的慈悲伟大!一个个的亲朋好友明白了真相,我们心里真高兴。

当初真相材料并不多,怎么办?我们就自己编写材料往外发。开始发资料时怕心是很重的。因为当时邪恶确实非常猖獗,一旦有漏后果是……。加上当时一部份同修存有不正确想法,认为拘留所是修炼的环境,越精進越受到迫害。二零零四年八月师父的新经文《理性》发表了,把我们头脑中的迷团解开了,师父告诉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就是证实法,那就是说既要走出来证实法,又不能叫邪恶迫害。现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我们有些同修在这一点上是不够清醒的,为此给大法和自己带来了很大的损失,付出了血的代价。

老伴原本就胆小,为了增强正念,克服怕心,就是多学法、背法,用大法来指导自己的言行。开始带的材料很少,有时就带一个、二个,真相资料逐渐增加。开始在近处发,有时今天去东边,明天去南边,不怕多走路,不怕麻烦。随着法理的清晰和不断的实践,渐渐的胆子也壮了,怕心就魔去了。由于邪恶在逐渐升级,一到所谓“敏感日”我们老俩口便组织全家人学习师父近期讲法《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等经文,看“自焚真相”录象。家人理解了我们所作所为,并开创条件积极支持、帮助我们更好的做好“三件事。”

我用切身经历再次告诉他们:如果不是大法,不是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可能早已不在人世了,即使在,恐怕也不知什么样了。既然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是大法给的,那么当师父与大法遭到迫害、被诬陷的时候,作为一个弟子就应当挺身而出,舍命去维护法、维护师父!这是天经地义的、义不容辞的责任。从那时起,我们二个人的学法小组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扎扎实实的走好每一步。不但自己要做好“三件事”,还带动其他同修真正的走出来。同时,为了更好的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几年来,我们千方百计的找到了六十年代的老邻居,给他们讲了真相;几十年不走动的亲属又联系上了,到几百里外的农村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几十年前的老同学联系上了,给他们讲了真相;几十年前的学生也联系上了,给他们讲了真相,使有缘人明白了真相都得到了救度。为了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们从城市来到农村,从普通百姓到领导干部,从年迈的老人到青少年学生。踏着冬天的冰天雪地、顶着夏天的酷暑炎热和狂风暴雨,不知跑了多少路,上了多少层楼,一个资料、一个光盘送到他们的门上、手上。每当看到对方接受了宇宙的真理,明白迫害的真相,得到了救度时,身上的疲劳感一扫而光,心里有说不出的快乐。当然也有不顺利的时候,我的一位近亲的家属,当我们满脸热忱的去给他讲真相时,他不仅不理解、不接受,相反还说些不三不四的难听话,当遇到这种情况时,心里也感到特别不是滋味。但又一想也不对劲,他受邪党几十年的毒害,又受这么长时间的邪恶宣传,怎么能通过一次讲真相就能解决呢?看到他们受到邪恶毒害的这么深,心里真的很痛,同时坚定了自己继续做好做实讲真相、救世人的决心。

几年来我们讲真相的方式主要是采取面对面讲、发资料、发信件的方式相结合的办法讲。对发信件的方式效果比较好。有时通过面对面讲不了的采取发信件、送信件的办法会收到好的效果的,而且发的面也比较广,对正面的对象多采取讲道理摆事实的办法,对邪恶的可以寄些善恶必报的材料,所以全国各地都是发信的范围。有的可以送到其门下,并直接听到其本人的回应。几年来我们从城市到农村、从商场到出租车、自行车筐、从楼道到商场的衣服兜里,走到哪发到哪、讲到哪。但有一段时间由于心急,讲真相讲的高了,是师父不断在经文里一再为弟子纠正,逐渐提高了讲真相的效率。

从几年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们深深体会到学好法是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基础。师父在多次讲法中特别强调弟子们要静心学好法。为什么大法弟子一定要学法、学好法、静心学法,是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回顾自己走过来的修炼道路不正是如此吗?回顾我们大法弟子走过的风风雨雨的实践不也是如此吗?

从几年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们深深体会到走出去的目地不是证实自己,而是证实法;而走出去首先是心要站在法上才能真正走出来;走出去也不是给别人看,而是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只有把走出去的基点摆正了,才能以慈悲之心去救度众生。

从几年来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我们还体会到遇到问题要向内找,修好自己。时刻不能忘记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师父领着我们正法,我们肩负着的历史使命是重大的,因此我们必须修好自己,修去自己的各种各样的心,才能圆满一切。

三.正念正行,平稳做好三件事

发正念也是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之中的重要一件,是叫弟子们在清除自身空间场的同时清除邪恶,减少损失的一项重大的事情。开始发正念时心静不下来,感到能量场不大。逐渐的由于对发正念加深了理解,正念的威力也大了。特别是有一件事情对我们触动很大。那还是二零零一年春天,我与老伴到附近公园发资料,听到公园在广播邪党对大法的诬蔑,越听越不是滋味。回家后我们一商量,决定到公园发正念,铲除邪恶的广播。连续发了几天正念后邪恶的广播果然没有了。这件事情证实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威力巨大的。

从此凡是全球发正念还是本地发正念我们都是认真做的,我们感觉效果是好的。采取在家整点发,外出路上发,发真相材料发,每天至少在八次以上,多的在十几次,所以我们出去讲真相、发资料都比较顺利。特别是看到明慧上有的同修在路上发资料体会文章对我们启发很大,因此,每当我出去发资料时,总是默念:“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转法轮》)

二零零一年九月妻妹(同修)被邪恶绑架,我们就是一方面通过讲真相据理力争,另一方面全天整点发正念,终于使同修恢复了自由。

当然,在邪恶迫害最严峻的日子里,由于怕心,没能去北京证实法,这是我们在修炼道路上最大的遗憾。直到零四年九月当正邪大战在北京和纽约展开时,我和老伴觉的这回应当去北京除恶正法了。九月十四日我们乘上去北京的列车,路上不断的背诵着《洪吟(二)》,第二天早八点多到达北京,我们乘公交车直奔天安门。

我已是三十年没進京了,我们观察了一番决定在天安门城楼正中间对着广场,用师父教诲的“要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唯我独尊的气势”堂堂正正的清除邪恶。在这里我们发了近二个小时的正念,然后我们到了南门,说来凑巧,一老者告诉我们: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人民大会堂正开十五届四中全会呢!江××要下台了。我们听到这一消息后,立即到撞钟楼边发正念,之后我们穿过长安街,直奔人民大会堂,我们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一直发到四点三十分我们离开天安门广场。第二天到长城又发了一天正念。十八日下午四点多到达天安门正赶上要降血旗的时候,我们在那里又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邪党的血旗降下来之后,我们乘上返程火车顺利到家了。

四.推“九评”劝三退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们认真读了几遍,并做了摘录,立即编写了真相材料用信件邮递和亲自送等方式发出去了。《九评共产党》这才是中共真正的历史,对于我这个搞了一辈子“马列”的人,让它糊弄了一生!今天邪党的真面目终于现出了原形!

我家祖辈上都是勤劳、淳朴善良的农民。父亲一个大字不识,就是这样的一位老人在刚“解放”时,由于嫁到乡下的姐姐患有严重的妇女病,无钱医治,碰巧由山东老家来一同姓的哥哥会点中医,父亲便领着他到姐姐家看病,邻里知道了,顺便看了几个病人就回来了。其不知,这一下惹了大祸了,被恶人告上法庭,说是“骗人” 。结果是今天传,明日训,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实人弄得又急又气,一股火得了急性黄胆性肝炎,因家中无钱医治,活活把人折磨死了。

二兄长很聪明,那时我在世的父亲吃了不识字的苦,宁穷也要供孩子读书。这样我二哥一直念到俄专毕业,当上了中学教员。中共掌权初,中苏关系好的时候,俄语很吃香。五七年“反右”,哥哥是教师团干部,一次让布置会场(他并不知开什么会)只因为第一排坐放了褥垫,下午开的是批判右派的会议,右派都坐在第一排。只为第一排凳子上放褥垫右派坐上,而内定为中右分子。(本人不知道,档案中记载的)。文革开始时他成了反党分子,即反右时的中右分子,教俄语是苏联特务。批判、斗争、蹲牛棚,搞审查,经过几年的折腾,把一个性格刚直的纯朴善良的老实人,折磨成了一个性格急躁、沾火就着的变态人,七九年患脑血栓……。

《九评》发表了,真实的历史再现了,开始时,我们还有点畏难情绪,觉的要救人还必须再深入的讲真相,但很快就打消了。我们一方面自己编写针对性很强的资料发出去;一方面下到农村面对面的推《九评》,劝三退,只要把真实的历史讲给人们,众生对邪党是有正确认识的,看到他们退出了邪党组织,我们从内心为他们得救而高兴,为大法的威力而自豪!

当然也有不如意的地方。分析原因:一是有些人“害怕”,邪党几十年的统治,使人们对邪党的残暴本性认识十分清楚,他们害怕招惹是非、引火烧身;二是不信;三是麻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总体上还是真相没讲到位。

灭绝人性的沈阳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揭露后,我们来到了沈阳,把整理出的材料发出去了,当然,我们知道我们发出去的东西很有限,但我们想,凡得到材料的人会明白真相,得到救度。

我和老伴的修炼环境一直很好,为此,本应做的更好。但由于自己还有不少执著没有修去,还一直存在一些问题。如怕心有时还反映出来,由于怕心没有学会电脑而影响及时发资料;由于安逸心,使自己的修炼时紧时松,没有按大法的要求勇猛精進;由于一些常人欲望而没有去掉,有时也被魔钻空子。比如有一件事讲出来对同修会有一些启发的:零四年九月,我和老伴去四十余年没走动的乡下亲属家讲真相。亲属们对我们十分热情。一天傍晚妹夫对我说:“哥哥,我给你捞鱼去。”(住家旁边不远处有一条河)我不假思索的说:“我和你一块去。”(我小时候在农村时就很愿意抓鱼)就这样我俩拿着渔具就走了,走到丰道上,我脑子突然一闪,我这是干啥!这不是去杀生吗?但碍于面子还是到了河边,妹夫说:“你在这儿等着,我去下。”我硬着头皮等他下完网。第二天起早妹夫拎着二、三斤鱼,我心里这个不是滋味。回家后时间不长,我的后背就开始长出象火疖子一样的小包,又痛又痒,我和老伴都悟到了,这是违背大法招来的报应,我天天发正念时承认自己错了,并表示痛改前非,足足折腾了一个月才好。这次教训是深刻的,由于自己没守住心性而带来的灾难,最后还是伟大慈悲的师父为弟子承担了。

大法是慈悲与威严同在的,作为大法弟子就是要按大法的要求守住心性,不可妄为,特别是正法到了最后的时刻,我们的一言一行都要站在法上,不让旧势力和邪魔乱鬼再钻我们放任了的空子,走好修炼路上的每一步,跟着师父回家。

此文断断续续写了一个月,在总结过程中也是修炼学法的过程。其实早在二年前就开始写提纲,早有动笔的想法,但碍于修的不好,始终没提起笔来。望见到此文的同修对文中的不足给予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