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佩大法护身符 二叔的脑血栓不翼而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二零零五年年底我回蒙阴的娘家,父亲和其他家人正商议二叔的事。二叔十多年前得了脑血栓,从此丧失了生活自理的能力,手脚不听使唤,自己不能换衣服,记忆几乎全部丧失,说话不清楚,下床经常摔跟头。二婶早已过世,唯一的女儿远嫁他乡,伺候二叔就靠我父亲。二叔摔了跟头,父亲拽不动,还得让别人帮忙,父亲年纪大了,也觉着发愁了。临近过年了二叔又摔了跟头,摔的很重,父亲担心二叔撑不过年去,商议为他准备后事。

二叔躺在床上,嘴里神志不清的嘟哝着,我只听懂了他说的一句话:鬼啊,带我走啊!由于二叔得脑血栓后近于痴呆,无法和他沟通,因而忽视了和二叔讲法轮大法的真相。望着病重的二叔我心里很内疚,生命是可贵的,不管他能否听懂,我都要告诉他真相。我在二叔耳边连说了几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嘱咐他记住这句话,并把大法护身符给二叔戴上,二叔无任何反应。

第二天早上,我再去看望二叔时,奇迹出现了:二叔手指着脖子,我知道他在找护身符,二叔头脑开始清醒了。赶紧把挂在二叔脖子上的护身符拿出来,托在手中,对二叔说:护身符在这里。我接着又告诉二叔要珍惜大法护身符,大法护身符已经使他身体受益,也只有大法护身符才能救他。

两个月后我又回娘家,一进门姐姐欣喜的告诉我:二叔说话嘹亮了。我去看望二叔,二叔正坐在屋门口晒太阳。我问二叔是否认识我,二叔指着护身符说:“你给我的。(以前他只记的他的女儿和我父亲。)”

果然二叔说话清楚了。我又告诉二叔要珍惜大法护身符,不能丢了。二叔把护身符捧在手心,一边端详着护身符一边说:“我可得好好珍惜他,我可得好好珍惜他。”旁边的姐姐说:“看咱二叔对护身符这么诚心,说不定二叔病真能好。”我告诉父亲二叔身体好转是因为大法护身符起的作用,父亲不以为然,说:“该那个什么事。”我反问父亲当时医院大夫怎么说的?父亲说:“大夫说不用治了,等着吧。”(意思是没治了,等死。)我接着父亲:“医院治不好的病,我二叔没治疗怎么脑子清醒了?”父亲没再作声。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回娘家,父亲告诉我:“你二叔现在身体可壮了,能抱着一呢绒袋子花生晒花生了;你二叔记忆恢复了,咱村大部份的事都回忆起来了;自己也能炒菜做饭了。我也不用愁着他摔了跟头拽不动他了。你二叔要学大法。”随后父亲看看我,自言自语的说:“看来大法护身符真管用,真神。”

大法神奇在我二叔身上显现,父亲不再反对我学大法,并说:共产党无恶不做,好人不让做,也真该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