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关难 不同的结果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三日】

正念闯过病业关

我叫云霞,通过近期过心性关,深刻体悟到了修炼的严肃,也真正体验到了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佛不放,导致出现病业状态,危及到生命的险境。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意在引以为戒,走好最后证实法的路,别再给救度世人起负面作用。

我是九八年十月份喜得大法的,得法前浑身是病,轻的不提了。支气管炎常年咳喘,糖尿病三个加号,关节炎重时双手不能拿东西,手脚抽筋儿,和面的盆不知摔了多少个,苦不堪言,度日如年。

得法几个月后,师父把我的身体从头到脚清理的干干净净,我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抽了三十五年的烟也戒了,牌也不打了,找到了人生的真谛。

但“七•二零”后,我又变得不精進了,又怕,又没主意,不知所措。通过我妹妹(同修)提醒、鼓励要多学法、多发正念,慢慢的我又清醒了,一直坚持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紧跟正法進程。

到了零六年十一月份,由于家庭琐事繁多,我忽视了学法,一个心性关接着一个心性关,一关没过去,第二关又来了,一次比一次难过,看儿子也不孝顺了,看亲家母都不顺眼,完全掉常人那堆儿里了,连续五次都没过好。到十一月二十七日,我开始出现了病业,又咳又喘,整夜不能入睡,一天下来吐痰的纸就一纸篓,四、五天也吃不下饭,浑身一点劲也没有,坐也坐不住,手脚还抽筋儿。我儿子叫我快上医院吧,我对他说:“我自己知道怎么回事,我这一关过的去,我就闯过去了,过不去去医院我也活不了,我们老师讲的病业最清楚了。”他不说什么了。

第二天,我村有个信佛教的,对我说:“不要炼法轮功了,你的法轮都变形了,你的气机也没有了,我给你点东西吧。”我没答理他,我想他也没开天目,他怎么会知道,又是干扰。后来他又说:“我给你点咒语,明天我给你送过来。”我突然想起了师父讲的不二法门的法理,我马上警觉了,说:“我不要,你的什么东西我都不要,我就要修大法。”念一正,心一坚定,他再也没露面。

后来,我觉的我不行了,掉下去了,照镜子一看,头发都变成灰白的了,嘴唇也变黑了,满脸皱纹。我去找同修,告诉他要好好修炼,不要象我一样,此时我浑身都在抖,喘个不停。正好他妻子也在家,我哭着对他妻子说:“你看见了吧,不好好炼功,心性不提高,这病又都返回到我身上来了,我炼功之前不就是这样吗?我炼功好的时候,真是一身轻,几年我都不吃药也不喘了,看见了吧,这大法就这么好,就这么神奇,同时威严同在,你可别管你丈夫了,炼功人就得按法的要求做。”我一边说着放声大哭。同修劝我说:“你这样不行,你平时怎么说我了,在哪摔倒就在哪爬起来,你也得爬起来。”我想对呀,跌倒了不怕,要赶快爬起来,众神在看着呢,旧势力也在虎视眈眈。不能让邪恶再钻空子,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徒,不允许旧势力干扰和迫害我,心一坚定,师父的讲法一幕一幕在脑中浮现,使我浑身增力。

回家后,我马上坐下来发正念,清理自己时加一念,要找回先天的我,除去后天观念,接着炼静功,只能坐十几分钟,后再发正念。后来我悟到,我不能总这样喘个不停,这不是承认旧势力了吗,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吗?不行,我不能这样,要消灭它,于是我咳一声就发一念消灭一个黑手,再咳一声再念灭一个烂鬼,就这样持续了两天,晚上能睡十来分钟了,还做了一个梦,有人说:看见了吗,这就是你的地,你去看看吧。我顺着他指的方向走,这么荒的地,都是杂草,走到地中间有一座大坟,旁边还有一个挖好的大坑。我说这什么破地方,我不在这,我就往回走。醒来我不禁一惊,好危险哪,坟墓都给我挖好了。

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总是一手抓着人不放,又一手抓着佛不放,心性总提高不上来,不按法的要求做,总神不起来,那就是人,人就是生老病死。总是做不好,对证实法,救度世人就起着负面作用,甚至起着破坏法的作用,能允许吗?修炼是严肃的,法是慈悲的,同有他的威严。

头脑清醒了,正念足了,正行也跟上了,身体也有劲了,那真是一天一个样儿,也能炼动功了,也能多喝点水了,我想我得去我妈那一趟,就这机会去证实大法的神奇,因她一直没走入修炼,虽不明着反对,但也时不时的说几句不利大法的话,我骑电动车来到娘家,一進门放声大哭,喘着抖着对我妈说:“您看见了吧,您总说不让我们炼功了,这就是我不好好炼功、不听师父话的结果。”我爸妈也着实的吓了一跳。我妈赶紧说:“我没说不让你们炼呢,我也知道这功法好,我不是怕你们被抓去受罪吗?”我爸说:“快坐炕里去,我给你煮碗面放两个鸡蛋。”我说:“我吃不下,我都四、五天吃不下饭了。”我爸(同修)说:“吃得下,你就都把它吃了。”说也奇怪,我就真的把一大碗面两个鸡蛋都吃了。我大弟(不修)说快上医院吧,都这样儿了。我说:“你不懂,我们书上写的病业最清楚了,我做好了,就能闯过这关,闯不过去,上医院也活不了。修炼是严肃的,比常人中的任何事都严肃,这次是我自己没做好,才把以前的病都返回到身体上来的。其实你三姐(同修)就是没做好,才过世的。”就这机会把他们头脑中对大法有误解的地方扭转过来,对每个生命都是有好处的,我妈和大弟都不吱声,在默默的思考着。我安慰他们几句,骑车回家了。在路上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尽管出村不远电车就没电了,一个没有电的车蹬了十八里路我一点也没觉的累。

这天晚上能睡点觉了,又做了一个梦:我在走路时,碰到一个方口的水井,我都过去了,又回过头来看,一回头掉井里了,井周围有砌的砖,一下我就踩在砖上了,左蹬右踩,又从掉下去的这个角蹬爬上来。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证实法的路走不好就这么危险,我长出了口气,好险哪!

睡不着时,我就发正念,打坐,再发正念。然后向内找自己,用法来衡量,一颗心一颗心的找,找到执著心就发一念这不是我,这都是后天观念,我不要,我要先天的我。就这样两天以后我就能正常炼功了,也爱炼了,有时间就炼,炼功觉的和原来不一样了,打坐感觉很舒服,七天后就恢复了。

同修再来看我说:“你真行,你自己真闯过来了,你知道吗?哪天我看到你把我吓一跳(她天目开着)我看到你的身体象一滩泥,身体周围有四、五个团团蛋蛋的坏东西死死的揪着你不放,我也找不到你的主元神了,当时没敢跟你说,我在家就帮你发正念,除你背后的黑手烂鬼,加上你自己的正念强,也就不允许他们干扰迫害你了。”好危险哪。我真正体悟到了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佛不放的危险,也体悟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法理。

云香的遗憾

云香也是九八年得法,得法之前她有胆囊炎、先天性多囊肾、子宫肌瘤、肝、脾都不好,常年吃药。云香得法后象变了个人。家里很支持她学法炼功,为了洪法,她丈夫买来了音响、VCD机,印了洪法的大横幅,每天晚上乡里乡亲都在她家看师父讲法录像。

“七•二零”后,云香被绑去洗脑班,并罚款三百元,从此因胆小,把师父法像,“法轮常转”、“真善忍”等镜框都藏了起来,学法小组从此散了。她自己也是带学不学的。

零四年四月二十六日下午,我妹夫(不修)开车来接我,说云香上医院了,大口吐血块子。我意识到这是旧势力钻了空子,来破坏法的。我说:“没事儿,你稳住了,也许是好事,把脏东西都吐出去了,就好了。要不那脏东西从哪出去呀!”就这样我一边稳住他,一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帮助云香度过难关,为更好的证实法,救度更多的生命。

到医院一看,她醒着,并说:“我没事,咱回去吧。”我看出她那一念很正,就鼓励她说:“师父就在咱身边,一定要把握好,‘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她会心的点点头,因医院没有血库,众家属都坚持去附近最好的医院,也只好随着再到大医院,已晚上六点多了,办好手续,输上液,她就觉的浑身难受,胳膊,腿象要掉似的,是师尊保护到有人管她了。在监护室零点过了才输上血,经查:脾大,怀疑肝硬化,内科讲没有治疗措施,救助外科医生说手术病人受不了,百分之八、九十下不了手术台。住了四天,输了六袋血,血色素才达到四克多,医生说脾切除血色素要达到十克以上,四、五万左右,还得做肝移植,少说也得三、四十万,还得身体允许,没有其它办法。结果四天没治病,光查呀、测呀、输点葡萄糖啊就花去三万多元,你说农家户怎么承受的了,没办法,四月三十号就转回地区医院维持着。这期间表面上输点液,护士不在我就给她念书,每天夜里在她身边打坐,炼功,就这样躺了十七天,汤水没進的她,出院时自己走着下楼的,血色素达到十一克,连医生都觉的奇怪,说回家养好了咱再联系,让大医院的大夫来这给你做手术。

到家先一汤勺米汤,半杯水,由每天躺一小时,因为骨瘦如柴,只剩七十多斤,躺下硌的慌。就这样躺一会儿,坐会儿,倚会儿,再躺,我天天给她念书,后来慢慢炼功,四个抱轮动作只能一个姿势,因胳膊抬不起来,吃饭得有人喂,水也得别人给她倒,拿不动水暖瓶,穿衣服,洗脸,梳头,走路,大小便等都要人帮忙。就这样,我陪她半年学法,炼功,起居。鼓励她信师信法,一点一点的手能抬起来了,二十多年腰不能直,也直起来了,原来的腹部一挨就疼的不行,用手按也不疼了,吃饭一顿能吃一个半馒头,或者两碗捞面,自己也能走路了,也能扫扫地呀,简单的饭哪,轻微的家务也能干了,多好哇,大法的神奇在她身上显现了,这半年没吃一粒药,也没输一次液,街坊邻居都觉的神奇,她们全家更是乐得合不拢嘴儿。

没有学法小组,总在常人堆儿里就是不好把握自己,由于平时放松了学法,悟性也跟不上,到零五年六、七月份的时候,又出现牙龈出血,其实都是假相,也是对她的又一次考验,电话把我叫去了,我鼓励她没事儿,正念强一些,可是,出血挺多,牙龈上都是黑紫血块儿,血块一掉还流血,我心里想,也不知道她自己是怎么想的,她自己要认为是病,那就得去医院,把我的想法跟她说了,她说没事儿,正念一强,后来不但不流血了,还能刷牙了,全家高兴。她女儿说要请我吃饭,我说:“要谢就谢李老师,谢大法吧,是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不过师父也讲过,给你延长来的生命,是让你修炼的,不是过常人生活的;加入一点人的东西就极其危险;修炼是严肃的。一定要把握好。”

可是每个人修炼得自己真正悟到,自己真正做到,你自己才能真正提高,你才能有大的变化,你才能走向神,遇到任何问题你就能化解。因她家开小卖部,整天人来人往,就很难保证静心学法、炼功。时间长了,放松了严格要求自己,再加上很少与同修切磋,因那村就她一人坚持修炼,离我们较远,有时也就是通个电话鼓励提醒一下。到零五年八月中旬,因和儿子发生口角,真正动了气,连哭了三天,并出现头疼现象,还不悟,于八月十七日中午正和常人谈论此事,一头栽到地上,当时口鼻出血,送医院抢救无效,就这样带着没完成史前大愿的遗憾走了。

同样的关难 鲜明的对比

我大姐云霞法学的多,虽只有小学三年级,《转法轮》书抄了三遍,每天坚持通读至少一讲,多时读两讲,三讲,最快时两天通读一遍。她也开个小店,但她不把钱看重,把这个小店当作修炼,讲真相,洪法的好环境。三件事一直做的很好,没有怕心,讲真相总有自己的新点子,她在电线杆上写的“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都被恶人用黑漆,红漆给图盖住了,她就天天对着电线杆发正念,“你也是生命,你要摆好你的位置,为了救被蒙蔽的乡亲们,发挥你的作用,你才有好的未来,并请师父加持显神迹。”过了多半年,被漆盖住的字都露出来了,大法好等字是电线杆的颜色。这次心性不但过得好,保住了性命,还给证实法,救度世人起到了正面作用。

而我妹妹云香看书很慢,她胆小,怕心重,执著人的那些东西,三件事做的很少,她自己不但没有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而且还给证实法、救度世人起到了极大的负面作用,她的亲属、邻居、乡亲至今对大法、对大法弟子证实法有偏见,对三退也不理解。

我现在真正悟到,体会到师父对弟子的良苦用心,几年来,为什么师父一直在不厌其烦的让我们多学法,学法,学法呀,是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通过亲姐妹同修的鲜明对比,希望能给(昔日)同修以启示、以警醒,为了尽快彻底解体邪恶最后的疯狂,清除一切干扰正法進程的邪恶因素,救度我们应该救度的世人,让我们都神起来吧!

不妥之处请同修帮助。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