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炼功的幸福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三日】我是在狱中得法的。这种与众不同的修炼方式,使我的修炼在各方面的困难都很大,学法是那种情况,炼功的困难也是很大。

一个是自然条件差,只能住十五人的监舍,通常都关押二十六人,拥挤的程度可想而知,两边是睡觉的板铺,中间只有一尺宽的过道,放风场平时不开,所以更多的时候只能在这一尺宽的地方炼功。人为造成的困难是看守所的警察不许我在监舍里炼功。记得是在二零零零年年底的一天,一大早我悄悄起来炼功,被值班的警察发现,在伴随着一阵恶毒的辱骂后,我被戴上了手铐,没想到的事,这一带就是十天,这十天里我吃饭穿衣都不能自理,要别人来帮忙,看着两只手腕上冰凉的手铐,心里一阵难过,眼泪不由得悄悄流了下来,我炼法轮功不过是想做个好人,想使自己身体健康,这难道错了吗?也没有触犯哪一条监规啊?却遭到如此的对待,再看看那些刑事犯,监规明明规定不许在监舍里吸烟喝酒,可是她们仍旧,而且警察还暗地里帮她们把视为违禁品的烟酒偷偷的弄進来,在监舍里用,如此执法犯法的事也敢做,却反过来把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视为眼中钉而百般刁难。

在警察的眼里我这个在监舍里炼法轮功的人成了她们的包袱,哪个警察也不愿意把我留在自己所管的监舍里,所以就这样我被辗转换了多个监舍,每到一个监舍,管房的警察都如临大敌一般把我找去進行一番“训话”,总之希望我不要给她添麻烦,等等之类的话。一天我趴着监舍的窗户向外面看,美丽清澈的天空却被铁栏杆残忍的分割成小块儿,心里一阵刺痛,什么时候我看到的天空不再是破碎的,要是能看到完整的天空那该多好啊,站在美丽的天空下自由的炼功,如能实现我将别无所求。

虽然后来刑期到了,我被释放了,但回到家里也不能公开炼功,只能一人在家悄悄的炼,这使我好不难过。

做个好人就这么难,想身体健康也是犯法,这是什么混帐世道啊?善恶不分,所以能够在户外自由的炼功也就成了我心中的梦想了,这事讲给自由民主国家的人简直都是笑话,怎么人想锻炼身体执政党还要干涉?千古奇闻,但是在中国就是这样即使你不被关押但也和关押没太大区别,同样没有自由,直到有一天我脱离了中共的魔爪,来到自由的国度,我那在户外炼功的梦才得以变成现实,这种兴奋的心情一直持续很久,我觉的什么也没有可以自由的炼功更幸福了,即使是刮风下雨都不能阻挡我去炼功,因为这一切和中共的手铐比起来实在不算什么。

但最近我却由于人的执著造成我不愿每天去公园炼功了,这使我明白的一面非常难过,为此多次流泪,终于我清醒的认识到不管是什么理由不去公园炼功都是错误的,我深深的为自己这一不精進的行为而难过懊悔,不由的想起师尊的一首诗:“生在苦难中,挣扎以求生;一朝得大法,回归步别停。”(《志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