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助遭难法轮功学员 李伟绩被判刑八年

迟到的回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日】二零零二年大约是八月末,经大法弟子介绍认识了李伟绩。他人很高大、随和,言谈中了解到他的妹妹(李伟勋)是修炼法轮功的,被迫害的很严重,通过他妹妹的被迫害,他在美国期间更进一步的了解了法轮功,并且还参加了2002年法轮大法DC法会。听到师父讲法时他一直都是在流泪,并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回国救出中国大陆同妹妹一样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

他首先向我了解了一下,辽宁省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和各个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需要我的帮助找到这些被迫害严重的大法弟子),他也把这次回国的想法跟我讲了一下,就是要把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救出国去。让这些大法弟子站在国际法庭指证江泽民一伙对大法弟子所犯下的滔天大罪。

我听明白了,原来李大哥放下了美国优越的生活环境,冒着生命危险回到中国大陆,跟我们一起来面对这场巨难,一起来反对这场史无前例的邪恶迫害,他的这种精神感动的我直流眼泪。他很谦虚,总是以有个大法弟子妹妹(李伟勋)为荣。

我就象见到了亲人一样,向他哭诉了我被辽宁省六家教养院惨无人性的迫害的经历,当他听到马三家把我秘密送到男牢房迫害,他愤怒的大声说,这个政府都在耍流氓了!你放心我一定把你送到国外去,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件事。

接下来我和李伟绩大哥,带着责任和使命。顶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收集迫害大法弟子的证人、证据、及证物。记得李伟绩大哥刚从美国回来,身体就莫名其妙的不能动,整整的在他小妹妹家躺了三天。(因他不是修炼人,我偷偷的告诉他那是来自另外空间邪恶对他的迫害),因为要做的这件事很急迫,他强挺着和我一起去沈阳、去调兵山、去抚顺。他的腰刚开始不能动,有时需要我帮助他才能走,后来才好一点,再后来全都好了,还有来自另一方的压力,就是有人怀疑李伟绩是特务,某某和特务接触上了。(当时这方面的压力给我们收集和要做的这件事造成很大的阻力),记得李大哥当时说了一句这样的话,“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不内斗?”

李大哥没有被这些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所压倒、吓倒,听说抚顺有一个大法弟子被抚顺吴家堡教养院迫害的下肢瘫痪。大法弟子们谁都不敢去了,因为谁都知道,那里有人监控,没过两天,这位被迫害小脑萎缩、下肢瘫痪的大法弟子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无不佩服李伟绩大哥的胆子。当我抱着这位不到八十斤的大法弟子上卫生间时,我问她你是怎么被接出来的,她说就是那位大哥来到我家,给我介绍了国外大法弟子的情况,在国外大法弟子们很需要大陆受迫害的真实证据,希望我能配合揭露邪恶的迫害,这样我就跟他来了,他是打车接我的,他给我的爱人和孩子的印象非常好。(后来这位大法弟子哭诉迫害经历的录像带被铁岭市银北派出所搜走。)

记得还有一次,他想要到马三家教养院去录像,我当时很是为他担心,他坚决去的决心让我无法阻挡,后来还是由两个沈阳的大法弟子,陪他去了。(两位女大法弟子后来被判刑4年,她们是王杰和蔡姐。)

后来李伟绩大哥身边有两位大法弟子帮助,继续收集整理大法弟子们被迫害的证据。我和另一位腰被恶警打骨折的大法弟子,被李伟绩大哥安排在他妻子的姐姐家里写被迫害经历,为了保护我们,不让我们到外面租房子住。我被他的这种为救大法弟子舍去一切的精神感动着,我望着他再一次流下了感激的泪水。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好。(后来他妻子的姐姐、姐夫被牵连。)

当我们顶着巨大的压力收集到大量辽宁省迫害大法弟子的证据要离开时,由于电话被监控的原因,2002年10月8日,铁岭市银北派出所恶警拿着万能钥匙,十多名警察闯进了我的住所,抢走了所有收集来的证据、证物、及被迫害大法弟子的录像带和五本护照,还有其他大法弟子们的照片和揭露迫害材料。(这件事震惊了当地的公安部门。)

我再次被非法判劳教三年,送到马三家(七个月后我被抬回家)。两个沈阳大法弟子蔡姐、王杰分别被判了刑,送到大北监狱被迫害,后来听说:李伟绩大哥被打伤,判刑八年。我听到后心都在流血。

我拿起笔来要向全世界呼吁,援救这位正义之士。

几年过去了,我的呼声虽然迟了,但李伟绩大哥的名字、事迹永远都会留在我的生命里,我永远是你正义之举的见证人

注:在这几年的迫害打压下,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我整整消沉了两年,借此机会感谢帮助我的同修,是他在用大法弟子修出的智慧,圆容不漏的补充帮助着我,唤醒了我封存的记忆。我能写出这篇文章也是这位同修给我看了大法弟子李伟勋和她家人的故事后所写的。我是流着泪看完的,也是流着泪写完的。再次感谢帮助过我的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