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师父新经文《再论政治》的一点浅显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四日】“政治”一词,在非共产邪党统治的国家就象水晶灯笼,人们对它内涵的了解清清楚楚,泾渭分明;然而,“政治”一词在邪恶轴心共产邪党独裁专制的中国就象一把双刃剑,人们无法理解它被邪党所利用而强加的浑浊不清的狡辩内涵,里边充满了整人治人的杀机,让人左右不是,象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人们往往谈“政治”色变,不谈国事,敬而远之,回而避之。

可怜的我怕鬼偏偏遇上鬼,一参加工作直到退休,始终在意识形态领域,从事文化宣传、政治思想理论教育、行政党务工作。为了生存,没办法,只有打鬼救鬼抱住鬼腿,如履薄冰,苟且偷生。就我这样一个谨小慎微、外圆内方的人也吃尽了被邪党所整之苦。

师父指出:“是中共在对它有利的时候鼓动民众要“关心政治”。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大家都知道,那个人被说成是“政治上落后”,这就是说这个人“思想落后了”、“不关心政治”。可是到恶党感到威胁的时候哪,你参与政治你就是犯法。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洛杉矶市讲法》)

我工作十分认真、兢兢业业、刻苦钻研业务,无论调到哪个单位都是业务工作骨干、顶梁台柱。却处处遭到小人嫉妒,就象师父所讲:“现在劳模都不好当:你是劳模你干的行,你要早来晚走,这活儿都你干吧,你干的好,我们不行,冷嘲热讽,好人都不好当。”(《转法轮》)在文革期间常常挨批:你只重业务不重政治,“单纯业务”、“单纯军事”观点,走“白专”道路!让人实在想不通。在单位干的出力最大的主要工作,反而让无德无能之辈、徒弟、学生来帮助你“提高思想认识”。我拼命工作在为谁而干?出力不落好!好,咱也抓紧学报纸、把精力用在政治学习上,写些无病呻吟的文章,却说你有抵触情绪,放弃业务,“搞空头政治”。总之狼要吃小羊怎么都能找到借口。千方百计为难好人,想你没想之所想:这人工作卖力是有所图、想往上爬、想当领导,是政治扒手,组织考察别推荐他。就是连年考察连年推荐,你不会走后门拉关系,请客送礼,用钱买官,这顶乌纱帽在领导手中就是不往你头上戴,你上面没有大树、靠山、后台,你上去了也经不住小人三天两头的折腾,又给弄下来了,好人真的不好当!

尤其是我们这些被共产邪党利用来粉饰脸面的老实人,我们“豆芽卖完了才认识秤”,别人把我们都卖了还在帮人数钱。在现实生活中离退休老人被邪党所欺骗、所利用、被脚踢的体会最深刻。而我直到被邪党非法劳教之后才醒过神来。按说,我这个长期从事意识形态工作的“政治敏锐感”、“政治嗅觉力”最强。有人劝说:“四•二五”一出现你就应该闻风而动、见风使舵、赶快缩头。其实,我心里非常清楚,当时学员按照宪法依法上访向国家信访部门反映真实情况,这是履行宪法赋予个人的合法权利,和平请愿很正常,没有任何要推翻谁的政治目地,没有任何不利于国家和社会的不良企图。修炼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有利于社会精神文明建设、社会风气好转、有利于人们的身心健康!为何遭反对?

而信访部门负责人受命讲话出尔反尔,让我不理解,为国家领导人不了解真实情况而感到遗憾,你们起码应该相信修炼法轮功的党员,从而期盼着国家领导人早点了解真实情况还法轮功一个公道!我太天真了,甚至表示开除我的党籍可以理解,开除了还可以从新加入,相信真相会大白于天下!

我是九七年元月有幸喜得大法,就象浪迹天涯的孤儿找到了双亲、找到了归宿!一心扑在法中,尽自己一切所能,做着辅导员、站长该做的事,似乎这一切就是我该做的份内事,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奉献。当大家一致要我担任辅导站站长时,我却再三推辞,只想这样做下去,不在乎其名,这不是常人的官,没有索取,只有奉献,我却心甘情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诬蔑为自上而下的严密组织,纯属无稽之谈,这一点我最清楚。

而常人在邪党的蛊惑下,当地政要的一把手与站长亲自对话,从本单位到各级头头脑脑是我的“担保人”、“帮教人”。恰好这些人全是我在“四•二五”前后曾用公开和匿名方式送过大法书的有缘人,他们采用历来政治斗争方式進行内查外调结论是:你们这些炼功人全是好人!其中一个参与调查我祖宗三代、同事、小学中学大学同学、亲朋好友的人对我说“凡是认识你的人个个都说你是个大好人!一位领导对我说我们佩服你,遇这么大的事,没有一个人落井下石,都在帮你说好话。”后来他们尽力保护我们,他们先后得到了福报。

这不仅仅是认可我个人,而充份证实了大法弟子(大法粒子)全是好人,个个粒子都是好的,被师父教好的弟子都是好人中的好人,被大法同化了的大法粒子全是好的,那么大法能不好吗?他们的师父能不好吗?他们佐证了法轮大法好!有人甚至说:共产党差点让你们推翻了,你们若成功了你就代替了当地一把手……人用人心和政治斗争那一套想象修炼的事,真是可笑之极!当时是不容人解释,要么说你态度不好,认识不清,还在受蒙蔽;要么不许你说与他们意见不同的话,我总认为这是可怜人一时的误解。事实终会教育人们,千秋功罪历史会评说!于是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然不是常人的以牙还牙,只是利用常人中的政治手段,采取迂回战术,金蝉脱壳、将计就计、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玩尽文字游戏,从另一角度去对他们讲真相。

当时只有那么高的心性和层次,也充份暴露出自己应该去掉的常人的狡猾投机心理。也难免把握不好说了写了做了有损大法起了负面作用的东西,后来在离开劳教所时声明、并在明慧网发表了严正声明,宣布在此之前凡是所说的所写的所做的不符合宇宙大法真、善、忍法理的话、文字、事全部作废!此后始终坚持任何有损大法的只字不写,半句不说!两年的非法劳教让我见到、体会到邪党卑劣的邪恶本质,尤其是看《九评》、《解体党文化》,使我从理论到实践彻底认清了其邪恶本质是无法改变的,它就象毒药,就那么毒、那么邪,你不让它毒都不行。

别说被邪党牵着思想走还自以为自己明白的人,就是我们一些同修也被邪党附加在“政治”中的邪恶内涵所吓倒。其实“搞政治”的可怕与反意也都是其党灌输给中国人的党文化。某单位一位副书记(同修)不敢不愿看《九评》,在与我交流中说:“中央给法轮功定性为……”。我说人说什么都不算,只有师父说了算。共产党说刘少奇是叛徒、内奸、工贼,结果呢?共产党说的到,做不到。欺骗了我们一辈子,你应该最清楚。

劝说同修都这么难,可想我们救人有多难,在讲真相中,有的凭着对我人品的认可,认为我为他们好,许多同学、同事、亲朋好友、三两句话就劝其三退了;有的陌生人认为我说的句句是实话,凭着对我的第一印象,办了三退;有的要多次的劝说,其中为劝一位亲戚三退,我住下三天,见缝插针,不停的讲真相,花三天时间救人一命,精诚所至,感动了他才办三退。劝三退就是慈悲救度众生,让其不要做邪党的殉葬人。

当然在讲真相劝三退中也在考验、提高着我们的心性,暴露出我们要去的各种执著心:欢喜心、分别心、担心、怕心、急于求成、亲情执著等。在整个讲真相反迫害中,我们深切感受到共产邪党将要贻害多少众生做它的陪葬人!可怜的众生啊!有几人明白?有的在我认为是常人中的老好人,为邪党卖命贴金的人,出乎我意料,恰恰是最难劝说的。甚至有的能公开要求退党,而你让他采取这种方式退,他反而不愿意。有的把共产党骂的狗血淋头,一无是处,当劝其三退他却又不退。

在讲真相中,我曾给人打比方:五十年代,一个年轻人给单位领导提意见,一位长者指责年轻人,你胆子也太大了,他是党啊!你竟敢反对党!这成了人们饭后茶余的笑谈。时至今日,嫉妒狂江魔头,利用共产邪党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只允许邪恶迫害大法弟子,不允许大法弟子反迫害;只许恶魔害人,不许神佛救人;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天下岂有此理!一个单位就象一个国家的缩影,单位里的人对领导多少都有不同的建议和意见,有的希望领导改進工作方法;有的认为领导处理事情不公;有的认为你不该徇私舞弊;有的认为你不该公报私仇;有的嫉妒领导想把他赶下台自己取而代之……。你能对所有给领导提意见的扣上同样的政治帽子企图推翻单位,要夺取政权,反对我就是反党。只许“党”整人,不许别人给“党”提意见?!

一些学法不深的同修若至今还分不清迫害与反迫害、迫害与“政治”哪一方面才是应该谴责的,从而被障碍在此突破不了层次,那真是太可悲了!怎么能让常人中的名词、一个被邪党附加了邪灵的名词所障碍而前功尽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