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写标语救世人,师父鼓励现神妙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农村大法弟子。得法之前,因严重疾病缠身已经到了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眼看就不行了。得法后,身体很快奇迹般的康复了。

从二零零二年底到二零零六年夏,我身体关过了三年多。在此期间,尽管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魔难中艰难闯关;但只要我身体能动,就出去写真相标语、讲真相,足迹遍及方圆五十里以内的乡镇和村庄。

二零零二年底《明慧周刊》登一篇文章,说有一个同修把“善恶有报”等标语写在当地派出所的墙上,对抑制恶人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当时我正处于哮喘的折磨之中,但我觉的自己也要抓紧做,因我们乡派出所有些恶警也很猖獗,经常监控、绑架大法弟子。正好我家里经常备有刷真相标语的刷子和油漆。没过几天,我身体就好了,夜里,到了刷标语的最佳时间,我就带着工具步行出发了。

我家距乡政府五里多路,我就边走边在路两侧墙上最醒目处刷标语,写了再往前走,走了再写,一直写到乡派出所。我选好最理想的一段空白墙壁,手持自制的麻刷,蘸上红色油漆,横平竖直,端端正正写上了闪闪发光的十六个大字:“迫害大法遭恶报,呵护善良保平安。”

写完之后,已是深夜子时,我欣慰的款步行進在返家的乡间公路上。此时,天上一轮皓月当空,月光下的四周村庄一片肃穆静谧,我的大脑里纯净而空明,走着走着我突然觉的两脚已经离地,身体越来越轻盈,轻到没有重量,如云般悠悠飘行,同时身体被强大无边的能量紧紧的包容着,玄妙殊胜,无以言表。

我悟到这是师尊对弟子的鼓励,体悟到大法的超常,也初步感受到我们大法弟子修成归位之时将是何等的壮观、神圣与美妙!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二里多路才消失。

还有一次,我深夜在本乡各机关单位写标语,经过邪党的乡政府门前时,发现临街的围墙上已无处可写。我想,这些在伪机关坐办公室的人、包括那些迫害过大法的恶人的生命也是为大法而来的,很多人虽是害人者,其实自己也是受骗受害者,也是大法弟子救度的对象。既然墙外已无处可写,那我索性把真相标语写在乡政府大院里,起的作用不是更大吗?

正念一动,邪念也跟着来干扰:“進院写若被发现不易外撤,容易出事”。这样,我就从大门口走过去了。走了约有百十米,明显的感觉到师父在点化我,让我進院写标语救人。这时邪恶因素也往我脑子里打了一念:“進去写了有可能被抓,算了吧。”我想,阻止我進院这一念不是真正的“我”,有师在,有法在,我做的是宇宙中最神圣、对人最好的事,任何生命和因素都决不能干扰我。此念一定,我感到大法立刻溶化了我,心灵纯净到无一丝怕心和杂念,分秒万金,抓紧救人。

提桶握笔,我转身返回,坦然安详的步入乡政府大院,选择一处比较适宜的墙壁,不紧不慢,笔笔饱涵慈悲,写下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写完以后走出大院,已是春夜凌晨四点,忽听从附近村子里传来一阵清越的鸡啼,预告着暗暗长夜即将逝去,绚丽朝霞就要在天际显现。

我顿时觉的自己的身体在迅速扩大、扩大,大到地球就象在自己庞大的身体里边,心中生出神圣而无以言表的慈悲,心中对着芸芸世人说:“被中共欺骗而沉迷不醒的世人啊,我们海内外大法弟子运用各种方式、利用各种机会、冒着危险、忘却生死的告诉你们真相,唤醒你们的良知。但愿你们在大劫来临前早日清醒明白,做出理智的选择,以得到神佛的救度,成为未来美好新宇的一员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