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朋好友知真相 得善果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四日】

1、一位幸运的脑癌患者

我同学的姐夫在山东临沂,2002年确诊脑癌,因长在神经上,不能手术,住了一段医院,花光了二万多元钱,大夫叫出院,并通知家属最多能活半年。姐姐给我同学打电话找偏方,说不能在家等死;同学找到我,叫我和她一块去看看,并叫我带上大法书看看他可不可以学炼法轮功

我坐了一天车来到他家,当时正是冬季,他穿了好多衣服萎缩着身子坐在火炉旁,流着泪说:“整天这样象个小瘟鸡子一样,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我们说明来意,介绍了法轮大法的情况,问他想不想学?当把书拿出来时,他当时就来了精神,说:我洗洗手再拿。

我们在他家住了四天,教会老俩口动作,并一起听老师讲法录音,一起学法。他当时就能双盘,而且炼功时把大衣,呢子外衣,小棉袄都脱了,只穿毛衣和毛背心。等我们走的那天,老俩口听着炼功音乐就可以自己炼功了。而且这回来家中,他原来失去功能的左手能接东西,手指也能活动了。

就这样姐姐老俩口天天学法炼功,生活在希望中,脸上愁云也没有了,儿子和两个女儿看到这种变化,特高兴,都说大法好。本来医院说过不了半年,可他却轻松的生活了近两年,2004年冬在睡眠中去世,终年74岁。从炼了功自始至终一点痛苦也没有。单位大夫给准备了“杜冷丁”一支也没用,大夫觉得奇怪,说癌症最后很痛的,他怎么这样呢?

二姐悄悄告诉他,我们一直在家炼功。大夫心里明白,也没问炼的什么功,只是说:看来炼功是管用!而且老人尸体两天后火化的时候也没有僵硬,亲朋好友都觉得法轮功太神奇了。直到现在姐还在炼,听说她大女儿也要学。

2、同学的变化和奇遇

我同学知道我炼法轮功遭迫害,当时很不理解,说我死心眼。可是当她接触了法轮大法后就变了,觉得《洪吟》很好,就抄下来,抄着抄着她哭了,我问她哭什么?她只是说:晚了,晚了!后来她也跟我学炼功,一炼抱轮就能静下来。以后她主动的收看大法传单,光盘,而且还送给别人看。

2003年非典时她和上学的外孙都很恐惧,当时学校老师对孩子说:得了非典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因子女在外打工,她忧心的生活着。有一天中午,她躺在床上,就看见从西南方向飞过来一串串的法轮,很好看,她当时想:哎呀!这都是真的,怪不得我同学那么坚定呢,死都不怕。这法轮太好了。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担心非典了。

2004年过年她去云南儿子家,坐车到昆明车在半路的山中坏了,怎么也找不到车子哪儿坏了(儿子是修车的),天又快黑了,她当时忽然脑子里想,老师能不能帮帮忙?刚想完,就觉得从头前飞过一个穿古装衣服的人。他儿子听她说:上来吧,一会就好啦。她说:当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说的。儿子也累了,擦着手说:休息一会吧。上车一踏油门,车发动起来了,一直开到昆明。她觉得太神奇了。不敢对别人说,只告诉了我一个人。

2006年同学聚会,她告诉我,她给很多人讲天安门自焚真相,讲一个明白一个,她自豪的说:我讲比你们讲效果还好,因为他们知道我不是炼功的,没有戒心。是啊,恶党的宣传高压使有些人中毒太深,有的人对炼功人有戒备之心,但随着邪恶的被清除,好多人会象我同学一样的。

3、外甥的心肌梗塞化掉了

我外甥魏建(化名)在廊坊某私营企业上班常在外地施工。2005年9月6日她姐晚上突然来电话说魏建心肌梗塞,送医院晚了,现正处在危险期,哭着说:姨,你常说李老师慈悲,能帮帮他吗?因电话不便多说,我立刻打车过去,到他家已半夜。

原来魏建昨天刚从工地回家,上午9点就觉得不适,可又不当回事,到晚上就不行了,上医院大夫说再晚来一会儿就没治了。现痛的厉害,又在危险期,24小时监护,我说在这关键时刻他能想到师父想到大法,这一念很重要,现在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就能显神威,就能救他。他说他一直在念,并让我看他捡的别人扔掉的护身符,有好几个,都保存的好好的,自己还天天身上带着。他自己念,他陪床的妻子也念,他父母在家也念。

我继续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过去给他们讲,他们不太相信)。结果9月9号他就脱离危险,象个好人一样,9月18号预约去北京心脑病医院做支架。提前就请专家、送红包在进手术室前,他问大夫是否可以不做支架?大夫说:象这种情况,做支架是好的,弄不好就得搭桥。往手术室推时,他心里对师父说:“李老师,肉里放一块铁多难受,最好不放。”在手术室大夫把手腕切开做造影,一看塞着的都化开了,人又推出来了。大夫都称奇,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回来后外甥高兴的对我说:“真是奇迹,李老师太慈悲了,法轮大法太神奇了!我们全家都感谢李老师。永远念法轮大法好!”我说:师父就看你们那颗心,心念神知,永远记住吧!当时魏建一家都办了三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