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河北冀东监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四日】冀东监狱位于唐山东南丰南区的海滩盐场,方圆约百里内分布九个支队,总队设在岸边的尖坨子。一、二、五支队离总队较近,一二十里;四支队最远,位于离尖坨子七十里的南堡,离渤海只有十来里。道路和各支队的监舍都是斜向的,就是晴天也很难辨别方向。冀东监狱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是一、二、四、五几个支队。二零零二年时,冀东监狱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六十来人,现在光四支队就非法关押一百多人,都是全河北各地区劫持来的大法学员。

罪恶的“转化”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冀东将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除了绝食和住院的)都转移到离陆地最远的第四支队集中“转化”迫害,由原教育科长梁伯双和原二中队队长吴立坤为头目,基建中队苏建东、耿东亚等。当时张德明(高碑店市白沟人)和王佳胜(河北沧州人)被邪恶中共重点利用,主动邪悟,配合邪恶,复制“说教演讲”录象光盘等坏事。

二零零三年底,以恶警梁伯双为首搞了一次诬蔑大法的活动,逼大法学员参加。参与这次邪恶活动的除四支队所有包管法轮功的恶警外,还有总队的处长许某、科长李某等几个头目。它们的目地是想在四支队搞一个试点,建一个“转化”基地,在江魔头的黑指示下,它们想多得奖金、多提升。它们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学员,逼看洗脑光盘、歪理邪说文章,强制写思想汇报、收看电视心得。

河北省冀东监狱四支队关押法轮功学员比较早,石家庄辅导站站长段荣欣被非法判八年,九九年就被关在这里,恶警对强行“转化”制订了一套“假善”和“软硬兼施”的手段,加上“转化”巨额拨款,一动就有油水可捞,在名、利、官诱惑下,恶警谁还顾得上良知和人性!一旦上了共产党的贼船,越干越邪,现在冀东监狱第四支队已成全省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黑窝之一。

部份迫害案例

戴建功,二十六岁,沧州东光县人,因拒不“转化”,被恶警队长苏建东关了小号四十多天,最后戴建功绝食抗议,直到被送医院抢救,消息才传出来。(戴建功于零四年被释放)

张强,河北定州人,在二支队时(二支队当时包管洗脑法轮功学员的是狱政科科长陈凯)因邪恶的高压,被迫写了“三书”,几个月后清醒过来,继续修炼大法,恶警经常将他关小号。张强被转到四支队后继续遭受恶警折磨。

赵长余,河北南部农村人,在二支队时因不“转化”,腿被恶警折磨的走路困难,转到四支队一个多月后,病势严重,基本瘫痪,上厕所要两人架着慢慢挪,情况日益恶化,人已脱像、骨瘦如柴、生命垂危,最后邪恶只得放手。

李志法,沧州市人,从二支队转入四支队后,因被强化洗脑,最后精神时有失常。

刘泽升,沧州人,在二支队,因拒不“转化”,被强制下盐池做奴工,超负荷重劳役,夜间不让休息,加上包管恶警队长指使犯人残酷折磨他,使刘痛不欲生。

崔志强,河北雄县人,在一支队时,因不“转化”被折磨得生命垂危,在医院住了很长时间,身体虚弱的不行,二零零三年九月下旬被转到四支队继续迫害。

二零零一年夏天,被非法关押在四支队二中队的一位大法学员,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送回家后死亡。

残酷奴役

冀东监狱产盐的支队主要是一、二、五支队,劳动强度非常高,不“转化”的大法学员就会被迫下卤池耙盐,淌着膝盖深的卤水拉一百多斤的大铁耙,衣服是穿不住的,牛马不如。

监狱的犯人不出工时就是“坐板”,在监室里坐着塑料凳排成行。工余饭后被逼背监规、走队列、唱邪党歌,身体和思想都不让清闲,一天到晚总得绷着弦。

监狱利用廉价劳动力,因为盐的成本基本上就是人工,每人每月只挣五元钱,这五元钱还得扣除中队的报纸、广播、买花盆等费用。

四支队被关押有八、九百人,生活异常艰苦,因为它离社会最远、信息最封闭,交通不便,监狱小卖部的物价很高。这里的伙食大约每人每月不到四十元,一年四季是菜汤泡馒头,根本没油。这里也讲“改善”:炖肉熬白菜。正常情况下半月二十天才来一次,但没法吃,肉都是黄色的,变质的霉臭味儿让人闻到就想吐,犯人们都把肉挑出去扔了,嘴里不停的骂着邪党。

社会上的假货、假烟等监狱都全了,比外边卖的还贵,犯人需要时不买也得买。二零零三年十月,四支队拉进一车(最少几吨)发了霉的小麦,蒸出的馒头是黑褐色的,牲畜都不吃。两天后很多犯人肚子疼拉稀、烧心,有的不能出工了,恶警不管,还得掺着吃。因为犯人长期饮食没有营养,身体虚弱的很。

恶警整人不用自己下手,一个眼神就解决了。如果把人整死,一个电话通知死者家属领尸,说是病死,一、二百元钱就打发了。

监狱一换队长、一调中队,叫犯人花钱的招就多了:好好的塑料凳经常换,颜色不统一不行,社会上五元钱,监狱里就得八至十元。盆、碗、杯、筷、经常换,变着法挤犯人的钱。

还有更黑的:监狱的犯人是挣工分的(和过去的生产队一样),最高的每月挣十分(月底的分数由队长说了算),半年最高能挣六十分,六十分给记一个功,一个功报上去可减三个月的刑期。如果这个犯人想多减刑,多请队长多送钱送礼就能记满分得功减刑。有的时候队长有意给少记一分,这一分犯人就得送上千元或更多,才能报功给减刑。监狱里这种事是公开的,而且不光冀东监狱,太行、保定都是明码标价,有的监狱最低三千元买一年,有的五千元或上万元一年。共产邪党的监狱连法律都卖了。

冀东监狱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狱警们:清醒吧!天要灭中共,这是天意,历史的安排谁也左右不了!江魔头曾叫嚣“要三个月铲除法轮功”,七年半了,不论中共多么邪恶,多么残忍,倾尽了国力,法轮功不但没铲除、而且日益壮大!如今已传遍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这是偶然的吗?背后没有强大的因素推动能成为铁打的事实吗?你们知道吗?,共产邪党不叫你们看到外面的世界,它把网站封的死死的,你要想了解真正的事实,你就去突破封锁看动态网,你才会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大。目前,中共即将崩溃,已面临全面解体,有多少官员,知道了法轮功真相,也看清了邪党的末日,都退出中共跑国外去了。 你们如果还有人性和良知,赶快悬崖勒马。你们若能痛改前非,也许还有做人的机会,否则,你不但害己,更会殃及亲友家人!

地址(邮编063305):
河北唐山丰南2002信箱第四支队,梁伯双、吴立坤、苏建东
河北唐山丰南2002信箱十七分箱(二支队)狱侦科:陈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4/150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