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坚信师父的教诲,我们走的是正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四日】我今年六十二岁,从一九九八年七月得法至今修炼八年多了。在这八年的修炼过程中,我的身心受益,我周围的亲邻受益,几次都想写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解大法的美好,可总觉的自己不够精進,受人心障碍,怕写不好,所以拖到现在,在此,我感谢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一直给我们机会,等待我们提高,切莫错过这殊胜的机缘,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正如明慧周刊的同修所说的,写吧,同修,让我们的师父多一份欣慰。

一九九七年我们家境贫困,年迈的父亲脑血栓且痴呆症,儿子当学徒,还得供两个女儿上大学,工资很低,我和丈夫买了一群小牛,不料不仅没挣钱,还赔了两千多,丈夫因此患上了糖尿病,一个月的医药费就上千元,那时,我们家就象天塌下来了一样,一向爱说爱笑的他,变的愁眉苦脸,到处寻医问药,寻找偏方,然而却事与愿违。

后来,听说邻村一位老同学得了很严重的糖尿病,后事都准备了,却神奇的好了,于是,到他家打听,得知炼法轮功使他获得了新生,于是我们请回了转法轮这本宝书,迫不及待的看书炼功,我只炼了两三次,身体就有反映,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了,我停经一年多了,又来例假了,我老伴儿也一天比一天精神,遇事不再计较,邻里关系和睦了,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深感从未有过的幸福。

于是,我告诉了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来学法轮功,有十多个人走上了修炼道路,我们互相促進,互相提高,心性境界得到了升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我们失去了美好的环境,派出所的警察三天两头到学员家骚扰,要书要炼功带,阻止学法炼功,逼迫我们写保证书,我老伴儿说出了他的肺腑之言,我横下这条心了,坚决修炼大法心不动,于是我们抓紧时间学法炼功,讲真相,证实大法,这八年的修炼过程中,有说不完的神奇,自从修炼大法至今,我没吃过一粒药,身体总是一身轻的感觉,深深的感觉到沐浴在大法里的美好。

二零零二年去上海我女儿家,我带着师父的法像,包在衣服里,不小心相片玻璃弄碎了两道纹,我和老伴想再换块玻璃,过几天再看,完好无损,女儿女婿很惊奇,事实摆在眼前,证实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六年六月份,我的录音机坏了,听师父讲法放不出声音来,想让同修帮助修,因天下雨了,没带走。我想起了师父赋予我们的功能,发正念,修炼的人能做常人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我和老伴不约而同对着录音机发正念,几分钟后打开录音机,放出了师父慈悲洪亮的讲法声,当时我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

在惊天谎言“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后,派出所的警察几次到我家骚扰,问我对天安门自焚是怎么认识的,我直接了当的回答他:“那肯定不是炼法轮功的人,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人绝对不能干那种蠢事,那是邪恶头子江某某编造的欺世谎言。”后来通过看《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按照师父的要求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做好真相传单的发放,无论在村头,路口,有人的地方,我都放上资料,目地是让被蒙蔽的人们赶快明白是非真假。

零四年秋的一天,我和老伴刚進屋,就跟進来四五个年轻人,其中一人说,有人举报,问某某住在哪里,其实那名字就是我,我就说,可能是在村南住,那帮人就走了,第二天,村里的人们议论纷纷,说我人缘好,不然就被警察抓走了。

《九评共产党》一书我看到后,心里感到无比的亮堂,我是从三年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中过来的人,饱尝了红色恐怖的滋味,《九评共产党》这本书把共产恶党的老底彻底揭露出来了,我想,我得马上送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于是,我先到我的邻居家,看他们手里有活干,我就读给他们听。

后来我的儿子儿媳知道了,大发雷霆。怕影响他们的前途,儿子的工作,孙子的升学,女儿和亲朋好友见到我就指责劝阻,可这一切丝毫没有动摇我的心,因为我坚信我们师父的教诲,我们走的是正路。

在师父一步步的呵护下,我严格要求自己,正念正行。零六年的大年后,下了一场大雪,路面又窄又滑,而且有一段路是很深的大沟,骑车、行走都很艰难危险,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决定去铲除积雪,邻村的人看见了都随着我们来干,过往的行人夸我们是好人中的好人,同时在铲雪的过程中,我们还讲明白了一个人“三退”。

今年的“五一”期间,警察先后来我家两次,我和老伴俩一个发正念,一个讲真相,从我们的身体变化讲到我们思想境界的提高,使他感到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临走时,我给他一本《九评共产党》,他高兴的接受了,并果断的连同家人一起“三退”。

我作为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绝不辜负师父赋予我们的伟大历史使命,就按照师父安排的路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到师尊要求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直到圆满随师还。

个人修的不够精進,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