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互相配合破除旧势力安排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五日】元旦放假是我家几个人学法交流的好机会。三天中,我们在整体圆容过程中,经历了一次互相配合、破除旧势力安排过程,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事情是这样的。我在外县的外公八十三岁了,前几日出现“病危”。我父母就过去抢救,在这过程中,母亲把它作为一次证实法、讲真相的好机会。在低矮昏暗、烟气笼罩、异味浓重的恶劣环境中,她为老人擦屎端尿、精心护理,身体出现强烈的反应,几天不能正经吃饭,没有正常睡觉。母亲没有畏惧,坚持发正念,相信大法可以使奇迹发生,最终使老人起死回生;在亲友的讥讽与风言风语下,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最终使五个思想顽固的亲属三退。在老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或许是旧势力的报复,它们抓住我母亲病业方面的漏進行迫害。回家几天出现感冒症状,继而出现发烧。因我父亲是医生,看到这样就要给她打针,母亲说不用,吃两片“健胃消食片”就好了(虽然母亲没把它看成真正的感冒,可是也承认了药能治病的常人的理,也许就是母亲这方面修的不够彻底吧。)到了二日晚上,父亲看母亲已躺了两天了,且还在发烧,就坚持给她打吊针,母亲被动的接受了。我知道这也有碍于情面的因素。

我和妹妹(大法弟子)深为母亲此时心性没跟上去,不能走出病业的假相而痛苦,情绪有所波动。我感到了一个潜在的巨大压力从头顶压下来,周围一切都变的不好了,妹妹变的焦躁发脾气,父亲竭力的反对着我们,甚至不让我说一句话。

对这样的变故,我猛然惊醒了,此时的心态不正是旧势力给我们造成的间隔和迫害吗?我想起在狱中被抓的同修,也许他们心性中存在着某些不足,但这一切都会在法中归正,旧势力无权检验和迫害,是不能承认的道理,所以我们才要发正念解体它。虽然母亲在家里,可迫害的形式有什么分别呢?想到这里,我悟到此时只有整体圆容,共同提高认识才可能破除这个旧势力安排。

于是我没有与父亲去争执,先从师父的《洪吟(二)》〈别哀〉说起。妹妹见我从狱中事说起,她好象一下子明白了母亲的状态与自己的不足。我们就用彼此对法的理解,探讨观念存在原因与法中状态,不断发现自己认识的错误和不足,互相圆容、补充彼此不能认识到的理,破除着间隔和障碍我们的固有观念,同时启发着母亲的心性。真切感受到我们不分彼此的形成了一个整体。渐渐的我感到它在迅速的消减,父亲也不再反对了,不到半个小时,一切都恢复了宁静;再一摸母亲的额头烧退了。真是太神奇了,如果不悟不知要发生什么事呢!

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只有整体圆容才能去除为私、为我观念的束缚,才能跟上正法進程破除旧势力安排,而整体心性提高却可能维系着不同层次宇宙天体中无量众生的救度,与真正做好三件事的真正含义。可能我所经历的这个事情在有的同修看来比较普通,想写出来的目地就是想抛砖引玉,把我们悟到、想到的不同法理集合在一起,展现出佛法的真正威力,灭尽邪恶、结束迫害。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