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等待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刚过了新年,还有两天假期,我约好功友一道去我原单位(某某大学)利用拜年的机会,找以前的朋友,讲真相劝其三退。十几年都没有和她们来往了,事先也没有和她们打电话联系,说来也巧,我们去了几位朋友家,想要找的人大多都在家。由于我俩的默契配合,讲真相时一人发正念清除干扰,一人抓紧快讲,十几位大学教师先后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

一天下来,已经到了夜晚十点多钟,从学校出来,大街上行人很稀少了,北方的天气还是寒冷的刺骨,我们俩都有些口干舌燥的,也有些累了,想赶快打辆面的回去休息,我们走到出租车旁刚问完价钱,无意的看到路边上还停有一个三轮脚踏车,车夫站在路边看着我们,我们想这么晚了,天又冷,谁还坐三轮车呀?也许是好奇和可怜他吧,我俩顺便过去就问了车夫一声,你的三轮车便宜吗?没想到他说的价钱竟和出租车一样高,当时把我俩都逗笑了,我们说一样价谁还坐你的脚踏车呀?还是坐面的合算又快又暖和。于是我俩就向出租汽车走去,当我刚走出几步远,不由又回过头去看了看那个车夫,见他还是站在那里不动,目光向马路上望着、期待着,因为寒冷使他裹的身上的棉衣更紧了……这时我猛然想到,我们这趟来这里就是救人来了,不是求安逸来的,也许他就是等待我们去救度的生命啊。

我俩想到了一起,马上折了回去,不再与车夫讲价钱,就坐上了他的三轮车。刚坐上去真是很冷,但是我们马上切入话题抓紧讲真相,我们说今天坐你的三轮车,就是和你有缘份,我问他,这么冷的天又很晚了,你这么大年纪的人,还站在大街上等?他说没法子,全家要吃饭都靠他。于是我们从天安门自焚一直讲到工人下岗、农民失地、恶党横行、天要灭中共。他说以前也看到过法轮功材料,知道法轮功好,但不是很清楚,这一下全明白了。他告诉我们他姓刘,求我们用“老刘”名字帮他退出邪党。他说工厂效益不好,发不出工资了,只好晚上出来打点工,艰难的都吃不上饭了,可是邪党还逼他每月交党费。他问我们:如果退了邪党,再让交党费怎么办?我们告诉他,尽量不交,如果再逼你就当是让土匪给抢走了。讲到这里我们听到了他满意的笑声。

讲着真相,我和功友一路上再也没了冷的感觉,也没感觉时间长,真是师父安排的好,刚好讲完,也到了我们所住的地方。没想到下车时他说:“不收你们的钱了,你们是这么好的人,帮我退出邪党,就是我的恩人。”我们说是师父叫我们救了你,他连声说谢谢你们的师父!这时我们把钱付给他,在月光下看到他落泪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