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修体会:跟师父回自己真正的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新弟子,看到别的同修谈的体会、经历,自己也曾想谈谈。后来人的观念太重,认为自己修的不好,时间也短,说出来的话不神,就放下了。感受着师父的慈悲,沐浴着师父的佛恩,又不时的冒出想写写的念头。明慧是我们弟子交流切磋的园地,我总感觉那儿就象我的家一样,想把自己心里要说的和师父、家里人叙叨叙叨。

我以前对法轮功的认识,只觉的修法轮功的人好,还能治病。自己太忙了,等闲了,我也炼法轮功。和朋友在一块闲扯谁有病时,我也会和人家说:你炼法轮功吧,我们单位某某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在家悄悄炼,没人管你。我也不怎么有意去说,只是出于好心和人家说:“不用花钱,还能治病。”再深就没什么认识了。至于佛、道、神概念一概不清,没什么认识,好象那是天边的事。

刚请回《转法轮》时,我在家偷偷的看,家门一响,不分地方的乱掖。后来有大法弟子告诉我不对,又通过看书逐渐的认识,觉的太对不起师父了。看完一遍觉的书太好了,解了我平时好奇而又解不开的迷。真不知共产邪党为什么不让炼法轮功,做好人还有罪了?我想告诉所有的人,你们快看看这本书吧!在这个时期你来到世上,你不看这本书也太遗憾了,你不炼没关系,但你应该知道世上还有这么一本奇书。

同修说,刚炼功时,只是认为他能治病,没想到有这么大的惊喜,竟能得法修佛。以前在迷中,现在一下子明白了,当人原来是这样的。我真是很激动、很高兴,觉的这就是我生命的价值。我认真的学炼功动作,一天做两遍,将近两个月时改为一遍。每天学习《转法轮》、师父的新经文。很快我的思想转变了观念,习惯于共产邪党做法的我,认清了它的邪恶本性,走在街上看到它的血旗,听到它的歌曲,看到它的字眼就感到厌恶。我还给自己缝了个厚厚的垫子,套上漂亮的外罩。坐在上面想:现在我在上面好好炼功,将来跟师父圆满。看到周刊里的笔名,也给自己在心里起了个好听而又执著的名,现在想起来觉的很好笑,都是要修去的执著,可当时非常认真,觉的还很“神圣”。

因修了大法,我的思想观念从根本上发生了转变,对一些人或事看开了,能够善待别人了。虽然有时关过得不好,但比以前强多了,身体的抵抗力也越来越强了,也越来越感到法的珍贵和自己能得法的幸福。有一次,自己过的病业关和家里的一些事搅在一起,我哭的挺伤心,在炼静功的时候,师父让我感受到了能量非常强大的两个法轮在我手掌、胳膊下转,持续了好长时间,非常的玄妙,真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感觉。大概师父让我在法上悟吧。第二天,我看到师父的像或想起师父就泪眼模糊。我知道自己还是不能过好那一关,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大概到三个月炼功合眼时,感到一闪一闪的光圈,我当时还以为家里的灯电压不稳呢,后来又想,是不是人们合眼时都是这样,再后来才悟到自己是修了大法开天目的缘故。

我以前的朋友、现在的同修,在我刚得法不久来我家,因受电视的毒害,她对大法不理解,不相信大法的神奇。她听到我对《转法轮》的介绍,也见我以前天冷的时候,出院都戴帽子,现在不戴了,便带着疑问看起了《转法轮》,可能是根基好,书看到一半,她的近视眼就不近视了,一看师父的炼功动作图,就见师父在笑、眨眼。進入修炼后,很快师父给她演化了一个非常大而漂亮的真眼(现在已五、六个了),看到了很多另外空间的景物、动物、人(最近看到师父站在金碧辉煌的天门前,伸出一只巨大无比的手,阻挡着下边奇形怪状的黑手烂鬼),后来还有遥视功能。她也觉的太神奇了,就说,共产邪党真是太邪恶了,师父肯定是度人的,报上说师父卖书挣了多少钱,真是瞎说。

也许自己作为法轮功学员得法太晚了;也许自己以前对佛、道、神太不懂了,总想还有许多象我以前那样麻木无知的人,总想让她们快点认识大法,总是好想有一个办法,使他们醒过来,让他们知道大法在世间洪传,不要错过这么好的机缘。我向亲朋好友介绍《转法轮》,劝三退时,也总是补充一句:有时间看看《转法轮》吧,炼不炼没关系,又采用了老办法,写了一些“法轮功是正法,是度人的佛法”等不干胶出去贴。

因为自己清楚了,师父把这么好的法传给世人,送到人们家门口,而人们却浑然不知,甚至还误解,自己的心里有时就表现的很急。开始和家里人讲,讲不通就生气,甚至和他们吵,和外人讲遇到不接受的,就用话把他们噎住。在介绍《转法轮》时,也因常人心太重,觉的师父真是委曲,这么好的东西给他,还得顺着他的思想、他的感觉说,即便他最后明白了,也看《转法轮》了,我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鼻子酸酸的,觉的对不起师父。自己做的不好,师父给我们这么好的东西,而我却是这样一种表达。

我们小时候,看书也好,听老人讲故事也好,谁不向往天上神仙的美好,可认为那是遥远的,不可及的,只是向往而已,谁能够得着呢?现在师父给人们把天梯立在了家门口,而世人从上学就受共产邪党“无神论”的毒害和江氏集团的恶意陷害,麻痹的连登上脚试一试的念头都没有。我没修炼前也是那么麻木,那么茫然不知,现在想起来都觉的可怕。我得法后和一个朋友说,我要不得法、不修炼我不白活了吗?她听后哈哈大笑。看着迷中的她,那么知足,我觉的很无奈,也很可悲。我把大法的美好以及受迫害的真相都给她讲了好多次了,她还是那样。(该用什么重锤敲醒她呢?)

以上是自己很粗浅的修炼认识和经历。随着自己不断的修炼提高,和老同修比起来越来越感到自己的差距,现在倒有点不敢妄言了,也感到自己做的不到位。比如:讲真相、劝三退还不行,有怕心,甚至有时觉的自己是新学员,哪做的不足也象理所当然似的。虽然想起来感到内疚,但做起来还是放不开。其实只要按师父要求的做,新学员一样能做好。师父的新经文发表后,我背法就有新的感触,逐渐领悟的法理深了。没背法之前,我发正念时,脖子和头就好象别了一根木桩,能量憋的直绷绷的往头顶聚;背法几天后,虽然我没有体会到同修说的天清体透,但我觉的头顶通透多了,很轻松的能量就发出去了。

因为得法晚,新学员更应该惜这万古机缘,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将来回头看自己的时候,不愧对我们是正法时期得法的大法弟子,不愧对师父留给我们建立自己威德的机会,还有等待我们救度的众生。

师父:作为新学员,弟子还想和您说句话,不管我是修炼中三部份学员中的哪一部份,不管以前和您有没有誓约或结没结缘,我现在都向您保证:走师父安排的路,按师父要求的做,否定一切旧势力,跟师父一修到底,永不动摇。在师父的大法中归正自己、净化自己,跟您回自己真正的家。向慈悲的师父双手合十,向同修合十。

层次所限,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