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忆师恩》 写出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我虽然没参加过师父的传法班,没见过师父,但时时刻刻都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呵护着我,我那种惊喜与幸福感一点都不亚于追着师父听法的学员。我一遍一遍的读着《转法轮》跟追着师父听法一样,真的什么都没落下。我一直想写,因为明慧网是我们自己的网站,应该参与,但总是人的观念障碍着自己,认为年龄大写不了,同时觉的自己没去过北京证实法,又没办资料点,没有其他同修做的伟大,很平淡,难以起笔。读了《忆师恩》后鼓起了勇气,觉的把自己在修炼过程中师父的呵护写出来,这不也是证实法吗?

我是九八年十月份得大法的,之前家里连续两年死了两口人,我又多病缠身,吃药、输液无济于事,也即将走進坟墓。我死没啥,可是抛下三十多岁生活不能自理的傻儿子和八十来岁的婆婆怎么办?真的不想死,但又无路可走,只是背地里流泪长叹。

一天晚上,大儿媳看我有气无力的样子说:某某地有炼气功的,不知啥功,据说挺好的,你也去试试吧。我吃力的来到炼功场,好病心切,听着音乐,看着前面有领着炼功的人就跟着比划起来,炼到头前抱轮时,胳膊举的酸痛我也不拿下来,生怕放下来就不管用了,真象恨病吃苦药一样,坚持着,四个抱轮下来,心想肌肉得疼几天了,可是不但肌肉没疼,反而觉的身体很轻松,从而对此功法产生好感。当炼到第四天时,功友告诉我:光炼功不行,还得看一本书,叫《转法轮》,我马上请了一本《转法轮》看看是什么内容,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历来不爱看书的我,可读起《转法轮》来让我爱不释手,一下子把我给吸引住了,我的心亮了,心想我有救了!真象走失多年的孩子找到了家,但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在做梦?

这庄稼种了收,收了种;这被褥铺上叠,叠了再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很多事就这么重复着,这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我问过几个人,有的说为的是这张嘴,吃了能活着,那为什么有的人吃的很好却年龄不大就死掉了;有的人说为的是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可是为什么有的人却不生育,我搞不明白。读了《转法轮》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做人的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转法轮》是上天的梯子,李老师是往高层次带人来了。心想,千万把我带上,我真的不想六道轮回了,托生个猪羊没几年就杀了,再托生成人还得从头来,我吃够了常人的苦头。读完了“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转法轮》),我就定下决心修炼。读完《转法轮》中的一段“史前文化”,信心就更足了,这师父太高了,竟然把达尔文的“進化论”给推翻了,并且讲的有理有据,让人心服口服,山南海北,古今中外什么事都知道,能是凡人吗?这个师父我是跟定了。第三讲还没读完,当读到“过去你供过的那个狐、黄的牌位,你赶快扔了它,都给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噢!师父叫赶快扔,既然修炼了就得听师父的话,放下书,马上把我们家供的狐、黄牌位给烧了。一遍《转法轮》读下来,我的病不翼而飞了,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太神奇了。

修了半年多就开始迫害了,但我的心一点都没动摇,其一我受益了,其二共产邪党历来搞运动,我亲眼目睹,身受其害,说谎、造谣、造假是恶党的“强项”。你说不让炼就不炼了吗?我的命运我要自己主宰。另外《转法轮》中写着:“人家也跟我说:你叫他们修的也太容易了。人就自己那点难,人与人之间就那点事呀,还有很多心还不能去呢!在惑乱当中对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认识还是个问题呢!有这样一个问题,所以就会有干扰,有考验。”书中还写着:“如果我们在修炼这条路上把障碍全部都给你清理了,你怎么修?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当时我悟到这场迫害就是惑乱,决心不受干扰,坚定这一法门,不做沙子。

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坚定的心,所以经常鼓励我,呵护着我,出现很多神奇的事,下面写几件和大家分享:一天早晨天还不亮,我起来炼功,顺手把电子表放到台灯旁,台灯一下子就亮了(五度灯棒),觉的也没碰着开关呀(我炼功不开灯),当把手拿开,灯灭了,我又把手伸过去,灯又亮了,把手拿回来又灭了,只让我看了两次。我知道了,师父在鼓励我,告诉我你已经有一定能量了,给我显现一下是在给我加油。所以我每天都是四点左右起床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有一天我儿子晚上出去有事,一直到下半夜两点多才回来,把他们屋的灯拉着后怎么也闭不了了,没办法只好把楼道的闸给拉了(我不知道),可是我四点来钟起来炼功照样有电(六点多钟才合的闸),我知道是师父给的电,不让弟子白起来,师父真慈悲。

还有一件事,一天我把烧水棒放在暖壶里烧水,我侧耳在暖壶瓶口听听里面有没有声音,有声音就说明电源接触上了(插销不好使)。我刚一听,梆!爆炸了(可能是我的头发碰着电了,很大一个光亮,烧水棒炸坏了,我觉的头发“呲”的一下,一摸头发烧着焦成了核桃那么大个团,一点都撕不开,梳头时只好让开,可是头皮就觉的热一下,一点都没烧着,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替弟子承受了。

有一次,我去一栋楼送真相材料,这个楼有的单元是电子门,有的是木门,电子门進不去,所以只好往木门单元送。回来后光是惦记着,惟恐把有缘人落下,一次又去送了,路上心里想:按电子门的单元门,如果有缘人,请师父帮忙把门打开,我進去救度他们。走到头一个电子门关着進不去,继续往前走,正好到下一个电子门口时,只听嘎叭一声,一个人把门拉开了,象给我开的一样,我顺势就進去了。这决不是巧合,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跑跑腿。在跑腿过程中,师父时时都在加持弟子,比如:我徒步去离我们家一公里远的住宅楼去送两个单元的真相材料(七层楼,家家送),回来一看时间才用了三十多分钟。我平时去谁家串门上六层真是腿酸、口喘,可是我送真相材料连续一两个七楼却非常轻松,觉的还没怎么上呢就到顶了,然后从顶楼往下发,一点都不喘,都是师父在承受,我们去送只是为了符合常人的理而已。

还有一件难忘的事,那是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七日,一位二十多里远的亲戚病故,给信让我去,可是却下起了干旱几年从未下过的瓢泼大雨。不去觉的失礼,很着急。下了一个多小时雨渐渐小了,我穿上雨披,骑上自行车出发了。途中要路过一座立交桥,桥上面走火车,下面两侧是个一米多宽的人行道,并没有栏杆,中间是车道,漏斗形,并有地漏,比两边的人行道至少低一米,很洼。我骑车快到立交桥时雨停了,一眼望去,看见立交桥下面不洼了,油光的油漆路,心想好长时间没走了,什么时候修平的呢?刚下过雨也没车,我不走人行道了,顺中间车道骑过去,正往中间冲时,大脑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走路不要违章,要走人行道!”是啊,我是炼功人,怎么能干违章的事呢?马上把车子拐到人行道那边去了,再往前骑,哗啦一声,骑到水里去了,这时我才清醒,原来不是路修平了,而是水填平了,我怎么连水都不认识了呢?骑到水里方知是水。水一下子把车轱辘给没了,一紧张,一哆嗦,脚离开了脚蹬子,可是我也没掉下来,脚蹬却找到了我的脚,很镇静的,毫无阻力的骑过去了。低头一看,裤子湿到大腿根,也不能回家换衣服了,也没下车接着走。又走了大约三四里路,无意之中低头瞅一下裤子,不知什么时候干了,下车摸摸裤角,也很干,不但干了,而且这条浅色的裤子一点都不脏,跟在家新穿的一样。事后,我又穿了好几天,洗时一点黄泥都没有,跟往常一样。我明白,是师父知道弟子爱整洁,不在众人面前丢面子给做到这种成度。当时没有多想,第二天越想越后怕,如果没有恩师的呵护,顺着车道骑進两米多深的水里,后果是什么?太可怕了!“走路不要违章,要走人行道!”是师父的话打入我的大脑,因为我根本不会说“违章”这个词,我只会说:“走路要遵守交通规则”。我要不学大法,那里可能就是我的葬身之地。

是师父把我从地狱捞出洗净,又一次次的救我。一路走来我亲身感到大法的超常,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时刻都沐浴在佛恩浩荡,慈悲救度之中,我太幸运了!学法前觉的自己最命苦,现在我觉的自己最幸福,感恩之情无以言表,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修法轮大法真好!所以我只有精進,做好三件事,达到圆满,才不辜负恩师的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