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身的修炼状态不容忽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学员,通过听法、学法,明白了自己是一个本该被淘汰的生命,是师父慈悲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的。我心里想,今后一定要努力按着师父的要求去做,认认真真的跟着师父走。那时我是那么想的,也是努力那么去做的。

记得刚到炼功点不久,辅导员就把放炼功音乐的录音机交给了我,让我每天把它带到炼功点,炼功点有上百人炼功。在那些年里,不管严寒酷暑,不管刮风、下雨、下雪,我总是提前到达炼功点,自己想的是:不能耽误别人,这是责任。那时家务事再多,电视再热闹也不影响我学法炼功,我时时想着自己是个修炼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修炼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一时间,对师父,对大法的造谣、中伤、诽谤铺天盖地。那时我想念师父啊,内心不止一次的呼唤:师父您在哪里?

后来我终于又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看到师父新的讲法了。我激动极了,一宿未眠,把师父的讲法抄了下来,然后快速的送给其他的同修,我知道其他的同修也在盼望着看到呢!

修炼环境变了,通过不断的学法,我逐渐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从二零零零年初,我开始向人们讲真相,没有真相资料我自己写,那时候更多的是面对面讲真相。面对各阶层人士,面对各种场合,我都当作是讲真相的好场所。我告诉人们不要相信那些谎言,不要仇视大法,仇视大法会遭淘汰;我告诉人们大法的美好,大法给世人带来无限的福份。

踏踏实实、堂堂正正讲真相

记得那时候我的家很是热闹,“来访者”不断,面对这些来访者,我没有怨恨,没有着急、生气,我都是心平气和的接待。当街道干部、居委会干部气喘吁吁的進到我家时,我告诉她们,过去我上楼时比她们喘的还厉害,有时上到二楼还得停下来休息休息,自从修炼了法轮功后,我提了满满一篮子菜上楼都没事了。她们听后都说:这样看来,那不是挺好的吗?

有一次我工作单位的上级领导一把手也来到了我家,我告诉了他大法的美好,告诉他我自身受益的体会。我还对他说:一个单位的领导如果他修炼了法轮大法,他不会总是埋怨、批评广大的职工群众,而是首先找一找自己哪里没有做好,这样一来,整个单位的面貌就会不一样。在来访者中,警察是最频繁的。我对他说:我没有看你头上的帽子,没有看你身上的衣服,我只是把你当作有缘相识的朋友,我把这些真相告诉你,目地是为了你好。有一次他对我说:我想恨你都恨不起来。那时候除了来访者不断以外,电话铃声也响个不停。很多时候对方总会向我表示歉意并表明自己的无奈。针对这种情况,我总是告诉他们:没有关系,我不怨恨你们。同时告诉他们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源。

有一段时间单位领导在上级指令下,对我進行了特殊的“照顾”。每天早晨用小汽车把我接到单位,安排在一间小屋子里并特派一名干部“作陪”,下午五、六点钟送我回家。在这个小屋里可热闹了,每天都有不少的同事来看望我,有些退了休的老同事也来看我。我心里可高兴了,这不正是讲真相的好场所吗?在看望我的人们中,有的为我打抱不平,有的“好心”的劝导我,领导还耐心的“开导”我,同时还让我写一份什么书,并说就写几个字就行,还告诉我说:“你告诉你的师父,这些都不是真的,是应付差事。”我告诉他们,我不能那样做,我修的是真善忍,说的就应该是真话,做的就应该是真事,对师父更应该真心实意。他们告诉我,如果不写就可能被开除公职停发工资,到时候就没饭吃了。我始终没给写,我想:大法弟子不会没有饭吃的。后来他们就再没让我写。

有一天,领导拿来了一份恶党对党徒的“规定通知”让我看,让我对号入座,并说我再坚持炼就要被“开除”了。我笑了,说:“那您就召开大会吧。在会上我告诉人们大法的美好,告诉人们真相。我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是国家错了,是政府错了。”在那些日子里,除了白天在单位受“特殊照顾”以外,晚上我住的楼下还要安排人员(两个干部一个警察)对我特殊“看护”。那时正值冬季,晚上非常寒冷,看着这些人员在挨冻,我觉的也很可怜,他们也是受害者,也该救度,因此我给他们送去热开水,还请他们到我家里来,暖和暖和。有一次开车的司机发高烧病倒了,但还必须执行“任务”,我便拿出被褥让他在床上安稳的睡了一宿。这些“执行任务”的人们到我家后,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对上级安排执行的监控任务也表示不满。

记得那时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心里踏踏实实,堂堂正正,只希望着有更多的人听的進去,能得到救度。细想起来,那时,在那样多的有利场合中,本应该做得更好的,由于自己层次所致,也只能留下遗憾了。在那些日子里,如果说自己对众人有一丝善念、善言、善举,那完全是大法造就的结果,是伟大的师尊慈悲苦度的结果。然而,面对人们敬佩的目光和赞扬声,自己心里还真有些美滋滋的呢!

修炼存不得半点侥幸心理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师父的法讲的越来越明了,对大法弟子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师父在各次讲法中都在嘱咐弟子们多看书,多学法,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要懈怠,不要放松自己,努力走好最后的路。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许许多多的同修们都在精進再精進,努力按着师父的要求在做。在这些年月里,我似乎也在天天学法炼功,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突然发现自己变了,生活里多了一样东西──电视。每天晚饭期间或者晚饭后的时间基本都被电视占据了,每天被电视里的情带动着,有时甚至泪流满面。我还发现自己书看的少了,而且拿起书就困。过去一两个小时看完一讲,而有几次我发现自己两、三个小时却只看了三、四页,还不知书里讲的是什么,有两次竟然把大法书掉到了地上!打坐、发正念时心静不下来,闭上眼睛不是想起各种事就是电视里的镜头出现。《九评》发表后,真相资料我还在继续发,但对面对面讲,尤其是劝“三退”,心里就不那么坦然,有些话甚至还觉的难以出口。

发现这些情况后,我有所警觉,知道这不是修炼人应有的状态,应该重视了。然而,每当发现自己今天没学法或者少看书时,自己心里就想:今天错了,明天一定注意,一定多学法,一定补上。每当发现自己又站在电视机前时,自己又想:我就看两眼。或者想:看完这最后两集就再也不看了。就这样,日复一日,我不知道多看了多少部电视连续剧,不知少看了多少书,少学了多少法!我曾不止一次静静的、静静的面对师父的法像,默默的低下了头,然而却又时时在为自己寻找理由安慰自己那颗不安的心。和同修们在一起时,自己嘴上说:我修得太差劲了。可心里却在想:修的还行吧!面对众生,自己也在想:我尽力了。

我一心想跟着师父走,为什么迈步时却又那么漫不经心?其实师父不止一次的告诉弟子们修炼是严肃的。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弟子们:“修炼的事情,可不是一个儿戏,也不是常人中的技能,是个非常严肃的事情。你想不想修,你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的心性如何去提高了。”

在大法传世时我万幸得了法,在师父的慈悲苦度下,明白了许多法理,知道了自己的责任,去掉了后天形成的许多脏东西。但毕竟后天形成的观念为私为我根深蒂固。仔细想想自己的今世,得法前,尽管自己也经历了不少魔难,但总的来说,还是个“幸运儿”。自己虽然能力不大,但由于侥幸,却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并且还得到过不少的“荣誉”,是大家公认的“好人”。最可悲的是还成了中共恶党的一份子,忠心耿耿,无知的干着助纣为虐的事。

得法后,自己曾经严肃、认真的跟着师父走,但随着时间的过去,却不知不觉把侥幸心理带到了修炼中,面对自己懈怠、放松、放纵的状态,也知道不对,心里不安,觉的辜负了师父,辜负了众生。但在内心深处却还深藏着这样的心思:修炼这么多年了,虽然层次不高,但脱离三界回归天国不会有问题吧。正是这种侥幸心理使自己处于“嘴上急,心里不急”的状态。

以前,每当看到同修受到师父点化而不断精進的事例时,我常常想:要是师父也点化点化我多好啊。其实我曾不止一次做过这样的梦,梦中梦到我正面临考试。而考试即将开始时我才发现有好些功课我还没复习好,有些功课我还没有做,有些还没有背,有些甚至还不懂。这时我非常着急,埋怨自己,后悔自己,为什么心存侥幸而没有抓紧时间认真的把功课复习好。其实师父已经是不止一次的点化我了,只是我太差劲,没有悟到而已。

常人中的东西,侥幸也许可能得到,但是修炼不能,修炼必须真心实修才行。大法慈悲,但是大法是神圣的,也是威严的。师父慈悲,师父不想丢下一个弟子,但是师父也是有标准的。一个对自己都不负责任的人,何从谈起对众生慈悲?又怎么可能具有师父要求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胸怀!天国,尤其是师父历尽艰辛正完法的天国世界更是圣洁无比,满身肮脏的生命是進入不了的。

仔细查找起来我才发现,自己还有那么肮脏的心,还存在着那么强大的执著。长期以来,生活在党文化中,虽然自己由于不听从中共恶党的指挥,一心坚修大法,被中共恶党“开除”了,自己也认为这是一件大好事,《九评》发表以后,自己也在网上声明退出中共恶党,但是党文化的毒素对自己的影响还很深,有些甚至还觉察不到。旧势力为了达到它们所要的,做了各种安排,并时时在找机会钻空子,妄图毁掉我们。从上述情况可以看出,尽管自己一心想修到底,但如果不认真静心学法,对自身的修炼状态不重视,对自己平时的一思一念不注意,不认真加以归正,那是很危险的。

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具有大法赋予的能力和威德,对众生慈悲,对众生负责,对自己负责。

慈悲伟大的师父,我选择了永远跟着您走,但我深知要走好您安排的路绝非易事,更存不得半点侥幸心理。请相信我吧,我会做好的,我会努力向前走,跟着您,一直跟着您。

修炼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