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集贤县恶警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八日】我是黑龙江省集贤县大法弟子,是在恶党迫害大法后的二零零一年得法修炼的。学大法使我明白了人活着就是为了返本归真。当电视中反复播放“天安门自焚”等诬蔑大法的镜头时,我清楚这是栽赃陷害,与法轮大法风马牛不相及,心里感到气愤。我向别人讲大法修的是真善忍,有什么不好?我抱定一念:我要尽快向世人讲清真相

我得法的第四天,在本地前进派出所门前向一位年轻警察讲真相。由于学法不深,争斗心强,慈悲心不大,正念不强,我在讲真相中没能有效的清除其背后的邪恶,被其绑架到派出所。恶警让我指出其他大法弟子,我不配合。它们就抓住我头发往墙上撞,又把我送进县看守所。在那里让我吃窝头,把握和犯人关在一起。我坚定大法正念,每天坚持背法。一次在梦中看见天上出现一本大法书,顶天立地,非常大,我笑了,从此心里更坚信大法。关押十五天我出来后又投入到证实大法的洪流中。

二零零二年夏,恶警闯入我家,让我写所谓“保证”、照相、按手印,我不配合,他们几个把我硬抬上车拉到河东派出所。恶警王亚文等人拳打脚踢殴打我,用鞋跟狠跺我没穿鞋的脚面,用肘狠捣我的后背,抓住我的手强按手印和签字,然后才让我回家。从此恶警不断到家骚扰、抄家等。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日,集贤县公安局政委耿振东带领许多警察到我家,说有人举报我还修炼大法,并强行把我绑架到河东派出所進行殴打,又把我绑架到公安局殴打,强迫我不炼并说出同修。我不说,它们就继续殴打我,然后把我送到看守所。我不服从、不配合,耿振东就把给重刑犯带的镣铐给我戴上,每天叫我到他办公室侮辱我、诽谤大法和师父。我与他讲理,他见讲不过我,就不说了。为了抵制迫害,我和里面的同修一起绝食,要求他们放我们出去。一次耿振东从公安局过来,我用手拍门让他过来,叫他放我出去,他竟说我“闹狱”,让狱警给我用刑(背铁门)。当时我正在绝食中,加上几天的背铁门,身体非常虚弱、非常痛苦,我就感到自己象耶稣一样被钉在十字架上。他们还不罢休,又把我铐到铁栏杆上,用抹布往嘴里塞,还把我吊起来,只让脚尖着地,夜里也不让睡觉,还把我按住强行给我灌食。

二零零四年二月,耿振东们见我不“转化”,拿我没办法,又把我送到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绥化劳教所的恶警伪善的对我说这里环境好。我当时大脑产生不正确念头,想在这里放松下来、呆下去。这一念之差被邪恶钻了空子,在那里遭受了迫害。他们先是逼迫那些邪悟者向我胡言乱语、颠三倒四的灌输他们那套东西,逼我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强迫我干活,见我仍不“转化”,他们用一种坐板凳的方式迫害我,让我始终用一个姿势坐在板凳上,不准长时间闭眼,否则打我。

长期下来,我的臀部由开始的疼痛,到后来的麻木没有知觉,肌肉萎缩成一个坑,导致脚时麻时痛。在绥化劳教所的恶警和他们指使的犯人用多种非人迫害手段的摧残下,致使我大脑意识经常错乱,神情紧张、精神恐惧,虚弱疲惫,至今时而还会出现这种痛苦状态。

现在我被迫害得流离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