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瑞士老太太的中国缘(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八日】(明慧记者杨思源采访报道)在近千人面前讲述自己的故事,这对乌苏拉(Ursula)和英格博(Ingeborg)这两位瑞士老太太而言曾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因为只要一想到要发言,她们就有些紧张了。但是在二零零六年四月的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面对近千位同修,她们却畅所欲言的分享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六年来的经历。

高精度图片
乌苏拉(左)和英格博(右)在瑞士卢塞恩

她们结伴驱车将法轮功真相送遍瑞士伯尔尼高原和瓦莱山区的故事打动了很多人。她们究竟是如何走進法轮功的,又是什么力量支持她们翻山越岭送真相的?带着好奇我采访了她们,也获悉了更多故事。

终于找到了

五十七岁的乌苏拉和六十五岁的英格博在二零零零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前都曾饱受病痛的折磨。乌苏拉肠炎非常严重,医生告诉她要动肠道切除手术,因为情况实在太糟了。她曾尝试了很多办法,包括太极、瑜伽、各种来自亚洲的功法,但都无效。英格博在修炼前曾住院长达七年之久,常年的病痛和家中随时需要照顾的瘫痪的独生女儿让英格博时常处于一种压抑、紧张的状态中。

早在一九九九年英格博就从一位同事那获知可以从网上下载法轮功的书籍,但是她没有互联网,也不知道如何下载。二零零零年,她的侄子帮她打印了法轮功的书籍,就在翻阅的过程中,英格博突然明白,这正是自己一直以来要找的。

和英格博住在同一个村庄的乌苏拉也随之获悉了法轮功,并一起开始修炼。在不长的时间后,乌苏拉和英格博就都痊愈了。而且她们不仅仅获得了身体的健康,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改变。乌苏拉发现,在修炼前自己常常给别人非常不友善的目光,但在修炼后,每天都有好转。英格博也觉的自己的外表也有了改变,越来越年轻了,最主要的是没有了往日的紧张和不安,家里的气氛越来越祥和。对她们而言,继续修炼法轮功当然是毫无疑问的。

要把迫害的真相告诉更多的人

在开始修炼后不久,她们就参加了在日内瓦举行的为期一天的瑞士法轮功学员修炼心得交流会。给乌苏拉留下很深刻印象的是在交流会的最后播放的影片“法轮功的真实故事”,里面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上打横幅被警察殴打的场景,也有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酷刑折磨后的照片。

回去后,乌苏拉和英格博决定,要把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受到迫害的真相告诉周围的人。后来这个范围越来越广,从她们居住的村庄,到整个伯尔尼高原,到伯尔尼附近的瓦莱州,到瓦莱州的那海拔两千多米的高山和幽幽的峡谷。

乌苏拉在餐饮业工作,休息时间不定。每当乌苏拉的休息日,两位老太太开着乌苏拉那满载着真相材料的小车开始翻山越岭发送材料。山越爬越高,路越走越远,有时要开车很长时间才会看见一户人家,有时山高路陡,满载着两千多份真相报纸的小车再也无法前行,她们不得不将报纸搬出,寄放在某处,继续前行。但无论多么困难,她们从未停滞过,因为她们知道,对这些居住在偏远地区的山民而言,这或许是唯一的一次机会,能了解到正在中国发生的这场对好人的迫害,并一起制止迫害。她们想为和她们一样修炼法轮功,却正在中国受到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做点什么。而让更多人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征集反迫害签名,正是她们在海外可以做的事情,这也成了她们一个非常迫切的愿望。

这些居民的支持也鼓励她们继续往前走。有的高兴的接过材料,并感谢她们所做的这一切,有的已经从山下朋友那得知她们要来,一直在窗口观望着,看见她们就和她们挥手并开门接过真相材料……瓦莱州的一家当地的电台也对她们就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的话题做了采访。鼓励她们继续做下去的还有成功将国内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营救至国外的事例。

小小真相资料库

除了发送真相报纸讲真相,她们还在很多地方举办了信息日活动。每次举办信息日的时候,她们的车里再次塞满了各种各样的资料。每次都象是变魔术一样,从一个又一个布袋里拿出了各种材料制作的展板和支架,有些展板的内容甚至还是中文的。这些展板和支架都是她们自己购买材料后制作的。

乌苏拉回忆起自己一开始接触电脑的情景时谈到,她从来没有用过电脑,但是为了方便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联系,她请一位法轮功学员代买了电脑,并为她安装。在电脑到她家后的第二天,她万分紧张,甚至都不想回家,因为对她而言家中多了一个庞然大物。但是现在,她对电脑运用已是得心应手,而且还添购了两台打印机和各种其它的设施。当我惊讶于她熟练的操作两台打印机时,她笑着告诉我,我这里可有整个信息台啊。原来,她们所有展板上的内容,从一开始揭露中共一手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图片和解说,到后来的各种酷刑手段的演示图,到最近帮助人们了解中共邪恶本质的《九评共产党》的简介,以及一直都在不断补充的各种语言的真相材料都是从这里打印出来的。

而一个个大小各异,保护展板的布袋,也都是英格博和乌苏拉亲手缝制的。她们还一针一线的缝制很多醒目的横幅,设计制作了各种拆装携带方便的支架,每个小的部份都做好了记号,以便下次安装时能迅速的一步到位。各种语言的真相小简章根据字母顺序放在一个小盒子里,查找起来可以一目了然。

每次和她们一起搭建信息台,或是结束时收资料,都让我觉的这是一项井然有序的工程,真相资料分门别类的放在大大小小的旅行包里,展板和支架的木条放在一个个布袋里,帐篷收好后,小的零件、帐篷布和支杆得分别放在不同的布袋里,装车的时候得先放桌子,再放……装完车时,除了驾驶座和驾驶旁边的位子,整个小车已经都塞的满满的了。英格博告诉我,她已经习惯几个小时坐在车里无法后靠的位子上,脚下还放着一些小包,因为如此满载而来又满载而归对她们而言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

再续中国缘

没有人让她们做这些,都是她们自己发自内心的想做这些,为了那些在中国受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也为了中国人不再被中共的谎言蒙蔽。

在修炼法轮功后,她们开始注意路上的中国人,希望能给他们一份真相材料,让他们了解在中国很难获知的真相,她们觉的一下子和中国的联系多了。

英格博的祖母认识一个中国人,每年这个中国人都会来拜访她们,所以对英格博而言,中国并不是特别的陌生。“但是,那仅仅是私人的交往,”英格博告诉我说,“在修炼法轮功后,我们与中国的接触变的更多了,不是那种私人的来往,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关注。”

从二零零二年开始,乌苏拉每年都会利用三周假期来到香港,在香港旅游景点的信息摊位前炼功,讲真相。很多人非常惊讶看到西人也修炼法轮功。乌苏拉希望通过自己西人的面孔告诉那些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法轮功传遍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有很多是和她一样的西人弟子。她告诉我:“当我看到那些走过的中国游客时,我有一种和他们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也目睹了很多中国人的改变:“在我第一年去香港的时候,我经常在一个信息摊位旁炼功,很多中国游客向我吐唾沫,骂我,甚至还有人想用脚踢我,非常的激烈。可是后来的几年里,那些游客一直在改变,他们再也没有如此激烈的对待我,可以看出在中国,法轮功的真相已经越来越被了解,这些游客也开始拿取更多的真相材料,尽管有时他们会被导游拉走。一位老太太对我说,我不需要什么真相材料了,我有眼睛,在这十分钟里,我看到了这一切,我已经了解了。也有的游客一下车就非常傲慢的对我说,你们这些都不是真的。可是在我和他们交谈后,在他们看了信息摊位上展出的各种真相图片后,在他们看了连续播放的关于法轮功受到迫害的真相影片和九评共产党的DVD影片后,有的人开始改变,甚至眼里含着泪水。”

这样的例子非常多,功法演示、讲真相和发正念,确实改变了受到中共谎言毒害的中国人。英格博在香港的日子里也遇到过这样的例子。有一次经历对她印象非常深刻,那是一对中国大陆来的夫妇,太太想接过英格博递上的真相材料,可是先生非常生气,还撕坏了材料,随后那位先生一直都非常的焦躁。英格博喊来乌苏拉,于是乌苏拉开始炼功,展示功法,英格博开始发正念。不知不觉中,那位先生突然平静了,他们再次回到旅游车准备离开前,那位先生接过了真相材料。“这次的经历给我的触动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但是中国人的改变是非常明显的。”英格博在讲完这次经历后感叹道。

和谐的生活环境

英格博还告诉我,修炼法轮功后,家里的气氛也变的和谐了。她瘫痪的女儿随时需要人护理,在她和乌苏拉去参加各种活动,或是到山区发材料,不能当天赶回时,都由她的先生照顾女儿,她先生从未抱怨过,而是非常支持英格博参加各种活动。平时,她先生也会帮她一起准备真相材料。一次英格博给我看了她那特殊的爬山平地两用鞋,并告诉我那是她先生特地为她选购的,以便她能在雪地里,在爬山时不再摔倒。

乌苏拉修炼不久后,开始在一家餐馆工作。可是不知为什么,她的上司常常在看见她后就变的暴躁,并开始挑剔,大吵大嚷,而且工作条件也不是很好。乌苏拉曾经想过,要不要换一个工作,但是,她也想到,这对自己而言正好是一个很好的修炼环境,可以发现自己的执著心,看到自己的不足。随着乌苏拉不断的在修炼过程中发现并改掉自己对别人的傲慢,以及不太友善的态度,周围的同事也开始改变,工作环境也变的越来越和睦了。

有时听着乌苏拉爽朗的笑声,看着英格博开怀的笑脸,我真的无法想象她们都已经接近或是已经年过花甲了。正象英格博常说的,她们是越活越年轻,而这一切正是因为她们修炼了法轮功,不仅身体痊愈,心灵也得到了解脱。她们为他人着想的心不仅为自己的生活带来了平静和祥和,也感动了很多人。

乌苏拉和英格博的故事还有很多,而且还在不断的增多,其实类似的故事不仅仅发生在她们身上,世界各地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在修炼后,按照“真善忍”生活,遇到矛盾看自己的不足,并默默的用各种方式讲真相,呼吁世人共同制止这场正在中国发生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