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信师信法才能从魔难中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一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从二零零二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自己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使我的这一生多灾多难、病魔缠身、度日如年,最使我难受的是我的眼睛,痛的时候我有过轻生的念头。随着我的修炼,我的眼睛在不知不觉中好了,眼镜也不戴了,我知道是师父帮弟子承受了,我沐浴在佛光里,幸福无比。

二零零六年二月的一天,我到村委交电费,遇到一群人在议论自己的病痛,因为熟悉,我也就随着说起了自己没修炼以前的病痛,当时的状态完全就是一个常人,没有想到证实大法,没有把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变好的这个美好告诉她们。其中有一位病人甚至亲自到我家问我病是怎么好的,我都没告诉她,其实就是怕心在作怪。殊不知这已经给旧势力留下迫害的借口了。

到了那晚上十一点多,我就开始肾疼,以前我就有右肾肿病史。这一疼我马上就意识到白天发生的事情,知道由于自己的怕心给旧势力留下了迫害的借口,如果自己做的很正,旧势力是不敢对自己下手的,我忍住疼痛起来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连它的存在都不承认,不在师父安排之内的一切都不要,也不承认,虽然我修的不好,但我会在法上归正。

这时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弟子没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没能证实大法,没将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求师父帮弟子清理迫害弟子的一切邪恶旧势力,消痛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问我的那个常人说明真相。”

痛的症状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下午两点,我炼完功,发完正念,奇迹出现了,一下子不疼了,可是我并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没有去向问我的那个常人去讲真相,其实就是没突破怕心,怕心一直在困扰着我。结果没几天,肾又开始疼了,而且反反复复持续了好几个月。

直到我疼得坚持不住了,就想,一定要冲破这个怕心。师父讲法讲的很明白,有没有怕心是修炼者走向神的死关,我一定要找这位常人说明真相。我去了两次都没找到人,我就求师父给我安排。就在我第三次去的时候,竟然在大街上碰见她了,我知道是师父的安排,我以第三者的身份告诉了她。

但是我的痛症并没有结束。我坚持发真相资料,坚持学法炼功,同修也来我家帮着发正念。在我疼得最厉害的时候,我在地上坐了两个晚上,也不敢脱衣服睡,心想躺下疼得也不敢睡,起来穿衣服麻烦。这已经是执著心了,等于求疼。

第三天晚上,我学法问自己:我正念正行了吗?放下生死了吗?疼的时候什么样的人心都翻出来了。而真正放下生死的时候,死神就远离了你。我发出一念:我要上床脱衣服睡觉,清除迫害我身体、干扰我正常休息的一切邪恶与因素,不在师父安排之内的一切都不要。就这样,第二天早上,肾部疼痛的症状没有了。

通过这件事来看,我悟到,修炼是极其严肃的,另外空间的邪恶无时不在虎视眈眈的看着大法弟子,就连一思一念也不放过,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才能走过魔难,是师父为我承担了一切,希望跟我一样存在怕心的同修赶快清醒过来吧,只有信师信法才是最安全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