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党统治的国家 做好人反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那是正月间。自从修炼后,我与以前的我判若两人。没有修炼前我是个脾气不好,自私自利。我与父母分开过生活,我外出打工的钱我把它存起来。有时还跟父母顶嘴。

一九九七年得法后,知道了师父讲的要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就主动跟父母在一起过生活。家里经济不宽裕,我就把我存的钱全部都取出来给了父母。对父母也孝顺了。还有爷爷奶奶,以前我觉的我对他们没有多大的责任,修炼后我对爷爷奶奶也孝顺了。爷爷奶奶牙齿不好,我做的饭菜都将就他们,给他们洗衣服。爸爸笑着说:修炼法轮大法后我们家的关系自然就好了。

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大法,我当时就想: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没有错。一九九九年冬季我和几位同修一起去北京证实法。但是由于我学法不深,主动被邪恶带走,被非法关在天安门派出所。由于报了地址,傍晚把我转到驻京办。那里面有我们当地的很多同修。当时我身上还有同修给我的一百元钱,警察也给我搜走了。当晚一点钟左右同修们在一起切磋。惊动了警察,警察把一位同修拉出去面壁而站。我当时站起来说:“我们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他们就把我拉到外面去叫我不要炼了。我说:“我们炼功做好人又没有犯法,为什么不让炼?”就这样不一会儿来了十多个五大三粗的恶警围着我打。一边打一边还问我:炼不炼?我说:炼。当时恶警围着我打,我也没有感觉到痛,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打完了他们就把我铐在楼梯下面,直到第二天下午五点钟。第二天才知道我的脸被打肿了,脸是青紫色的,一只耳朵也不太听的清。第二天下午五点多钟上了飞机,他们把我带回当地,非法拘留了半个月。出来那天,派出所直接把我送到乡政府去洗脑。由于我学法不深,违心的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情(照抄报纸上的诽谤师父的谎言),给自己的修炼路留下了污点。[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二零零零年五月刚栽完秧苗,乡政府的人又来骚扰我们。当时我和爸爸(同修)正在家里干活。我说:“炼法轮功没有错,你们来干什么!”乡政府的人马上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来了几个警察又把我和爸爸绑架。爸爸还光着上身,说穿件衣服他们都不准(爸爸都是六十多岁的人)。这样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当时被非法拘留的还有四位同修。回到家时爷爷含着泪说:“他们太坏了,真是土匪。”

事情还没完,乡政府办了洗脑班,让我们天天去洗脑。他们把那一千四百例谎言整合成一本书,天天给我们念。当时已经有十多天了,还没完。那时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下来了。我们学了师父的经文,觉的不能再这样下去。大家切磋过后,决定把修炼体会写出来给他们看。我们写的就是我们修炼过后身心的变化。谁知道他们看了之后反而说我们反了。这样又把我们拉回派出所。我们有三个人被那位周姓恶警毒打。他铐着我一只手,拉着手铐的一头,拉我去下跪。另一个警察扳我的腿,我没给他跪。他又将铐着我的手铐铐的更紧。然后他拉着另一头使劲绞动。以至我的手腕被手铐车掉一层皮。他也折腾累了,坐在椅子上休息。他问我:“还炼不炼?”我笑着说:“炼!”他站起来用膝盖狠劲的顶了我一下。我当时连气都喘不过来。之后就把我铐在搂梯下面铐了一夜。第二天又把我们五个人被非法刑拘一个月。

这就是流氓党治理的国家,法律何在?天理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