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沉重的私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我是九八年十月得法的。这些年中有许多收获和体会,我只谈一谈在教训中提高心性的片段,作为今后精進的起点。盼望指正。

在几年的修炼道路上,走的一直比较顺。所以自我保护意识也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滋生着……

我们是旧宇宙中的生命,是为私为我的。这个私在极微观上也存在着。因为有了私才掉到人中来,在人中修。尽管怎样克服,只要环境适合它还是冒出来。心修的不到位,这种物质是去不干净的,时不时的就出来。当然修炼人是越来越少的。

四年前有一次很好的做大法资料的机会,由于怕心而失去。但不死心,还想做。由于自我保护意识很强,认为客观条件不合适而再次失去第二次机会。我为什么总是这样?心里很难受,向内找。师父说:“无求而自得”。吸取教训放下心来不去想它,只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一切顺其自然,由师父安排。

把心放下了,机会也来。甲同修很热心的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把机器给我拿来了,我非常高兴,十分感激她给我创造了机会。

机器来了,干扰也来了,在一天内有三位同修给我送信,说甲同修被跟踪了,在我住的小区内有邪恶蹲坑等等。我一点没动心,根本没往心里去,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大觉者的空间邪恶是看不见的,它够不着,它还不够小指头捻的呢。照样做证实法的事。但心里对甲同修还是有点嘀咕,好不容易盼来的机会不能让其夭折。当时我非常需要甲的帮助,但还是咬咬牙告诉甲同修:在两三个月内我们先不来往。

这盆冷水给她浇下去,她受不了了,就邀我在大街上切磋。夏天天很热,街上都是乘凉的人,找不到僻静的地方,一句半句又说不清楚。我不出声,甲同修火了,她认为我有怕心,要把机器拿走。这当头一棒,我的心要挤出来了,想哭,什么也没说就默默的回家了。含着泪和师父说:师父,过去弟子做的不好,这次决不能失去机会!再难我也要坚持下去。这个点黄了,魔高兴,师父不高兴,我会做到底的,请师父放心。

我的工资比较低,靠儿子给钱补充生活费。每年虽拿出点钱做资料费也是微不足道的。要想购买机器谈何容易!好在我亲属给我一万元钱,拿它作铺垫总是可以的。所以就底气足了,心气壮了,争斗心也就出来了。心想你拿走就拿走,要挟我也不怕!这个点也黄不了。当天晚上甲同修来了和我交换了意见,我们谈的很好,她也没张罗把机器拿走,我很高兴。第三天来电话了,要我把钱给拿出来。天哪!刚成立的点哪来那么多钱?若要那样,不如自己拿钱买新的多好。争斗心又出来了,心想你赶快拿走,一万元钱买新的够了。用自己的钱买不受任何人控制。心里明知争斗不对还是平静不下来。

学法!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芝加哥法会》)本来是提高心性,树立威德的大好机会,我却把它当作争斗的好时机。我恍然大悟。我走的这条路过去没做好,现在想做好能没干扰吗?把这颗心放下了,争斗心也没了,那个物质去掉了。

这时乙同修听说我缺钱就送来二千元钱。因此我只拿六千元钱就够用了。心放下了,师父马上就安排了。

其实甲同修是个非常好的同修。就是做常人时,她舍出去的东西也决不会要回来的,何况修炼了。她在修炼中做了很多证实大法的事情,总是有求必应。她做到的我还做不到,和她在一起总能找出差距使自己精進。这次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漏呢?无疑是被魔利用来干扰我、考验我,那不是她自己。可是我俩都没有识破邪魔的伎俩,全然不知,还以为是自己。

追其根源,无非是私在作怪,无论是怕心、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名利心、做事心、好奇心、封闭心、自我保护心、完美心、怕得罪人心、怕麻烦心、爱面子心等等,无不出自于私心这个温床。在修炼中,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自己觉的心里不舒服时,哪怕是一点点,那决对是碰到了哪个根深蒂固的私心。不管它的表现形式如何,这个心,那个心,都是私心。

私是旧宇宙的东西,它是为私为我的,我们每个人都带着它,一不小心就以各种形式表演着。因为带着“私”这个沉重的东西我们才掉到肮脏的人类社会中来了。要想摆脱它,必须一思一念都站在法上,以一个觉者的身份处理问题。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的大觉者来,才能回归的。因为新宇宙是为公的。带着沉重的“私”这个东西是去不了新宇宙的。所以不管怎么艰难,怎么痛苦也要发现它、抑制它、克服它、去掉它、消灭它,才能随师回家、缘归圣果的,否则很难修上去。

由于层次所限,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