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有缘啊!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我是九九年三月得法的。同事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本书,我随手拿过来看,“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转法轮》)这几句吸引了我,因为我两年前工作中受到“挫折”,领导排挤我,让我失掉了“名”也失掉了“利”,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在其它国家,在历史上从来没有的一种现象,所以在利益上矛盾显的特别尖锐,勾心斗角,为一点小利争斗,发出的思想、使出的招术都很坏,做好人都难。比如这个人到单位里来上班,感觉到单位里气氛不对劲儿。后来有人告诉了:谁谁把你张扬的够呛,上领导那儿告你的状,把你搞的很臭。别人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你。”(《转法轮》)这一段打到了我心里,这不是在说我吗?我深有体会。

我的悟性并不高,看书到第八讲时,猛的发现了两个字“修炼”,再翻开书第一页就有这两个字,我却没看到,真是怪了。后来我才知道我看的这本书是一位同事买的没看,另一同事借来放在桌里一年了,也一直没看。噢!原来我有缘啊!

再接下来每天坚持看书中,身体也有了轻微的感觉,有时一股热流从头顶下来通透全身,很舒服,有时胃里翻江倒海很难受,还以为自己吃的不合适。那时我腰痛,在看书时就感到热流向腰上涌,热乎乎的。以前我有胳膊痛的毛病,这会儿痛的更厉害了,一阵一阵的,三天后一点也不痛了,从此再不痛了。“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转法轮》)师父给净化身体是真的,我感到太神奇了。

早晨五点到炼功点学动作,总有人教我。动作还没全部学会,七二零就开始了,受电视铺天盖地宣传的影响,虽然身体受益,还是想:国家不让炼,就不炼了。书也交给了单位,当时有一张经文记不清是什么了,我就撕了。晚上我身上起了一块块的红斑,是过敏症状,痒,难受,那就打针吧,打上针就感觉痛,第二天再打针还是痛,难忍,只好叫护士:“太痛,我不打了!”真是奇怪,护士过来就不痛了,走了又痛,这样几次,最后打了一半,我就回家了。身上的症状还没消失。后来一同修告诉我电视上宣传的都是假的,是破坏法的。只过了几天我就又回到了大法中,也悟到身上的症状是因为撕了经文的罪过,师父在点化我呢。

再看书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单位领导的压力、家庭的压力,炼功也没环境了。但看书时身体的变化也越来越大,说也说不过来,我完全沐浴在大法的能量场中,体会到了溶于法中的美好与神圣。真正体会到师父的点化是在一次梦中。二零零一年我该评职称了,虽然知道修炼人要淡泊名利,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去找领导,领导告诉炼法轮功的不能评职称。我没说什么就走了,晚上做了个梦:有四颗心并排着,师父指着一个心叫着我的名字说:“你有放不下的心呀!”在梦里我惊讶。这个梦对我触动很大,“在另外空间里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因为两个时空的概念不一样,在另外空间里看,你的思维构成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在你想之前,他都能够知道,所以你得把你不正确的思想都放弃掉。”(《转法轮》)第一次对这段有了更深的认识,也深感修炼的严肃和神圣。

我的“魔难”主要来自家庭,丈夫经常一進门就劈头盖脸来一通,有时连摔带砸,有时打的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婆婆也总是“制造”一些麻烦搞的家里天翻地覆。这里有去我的执著心,也有干扰在里边。我无怨无悔,摔摔打打中从没停过步。

师父一直在看护着、鼓励着、指引着我往前走。当时我是和另一同事合看一本书,他看一星期我看一星期,后来借到一本又被不理解的丈夫烧毁了。我只好抄书,当抄到第三讲时,一同事请我在假期里给他一个亲戚辅导功课。辅导了半个月,学生家长要给报酬,我没要。回家路上和我这位同事提到他手里的《转法轮》(迫害前他买的,一直没看),他爽快的给了我。这时我才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呀。修炼的心,更加坚定了。

二零零二年,在单位我担任了较清闲的工作,我悟到是师父的安排,这是让我更好的学好法,做好证实法的事。证实法中我也是一点一点走过来的,从一份两份到八份十份,用粉笔、毛笔写真相到用纸片写真相(那时与资料点没有建立联系),出门时,放在兜里,随时发。基本都是白天做。有一次,我坐车去二十里地之外的村子发真相,回来时,路过集市无意买了个花盆。到了家,我拿着花盆端详着看,我为什么买这个花盆呢?猛的我看到了花盆上的四个红字“前程似锦”,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呢!

到二零零五年二月,我和A同修配合建立了家庭资料点,现在我俩每星期能做六十本《九评》。回想自己写真相纸片的那段经历虽然很艰难,却给现在坦坦荡荡广传《九评》打下了基础。

在证实法的过程中我也遇到过神奇的事。那是二零零五年八月,我送女儿上学,从学校里捡了一张学生的分班名单,当时正和A同修配合发信。晚上我发真相材料,路边停着一辆车,玻璃窗开着。我随手把最后一份扔進车里,这时才意识到那是我捡的学生名单,我感到特别遗憾,那可是四十多个众生啊!一个学生明白了能带动班里一大片哪。第二天我一大早就站在学校大门口(现在想来也是安排),看门的大叔拿着一张纸递到我手里,我一看正是那张学生名单。“啊,是师父……”捧着那张名单,我感到沉甸甸的,眼睛也模糊了。和A同修说了这事,她一个不落的发了信。过了几天,女儿告诉我,她班里收到了真相,老师知道了,学校领导也知道了,我感到很欣慰。

八年来的经历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也没有牢狱大难,平凡的不值一提,但每一步都离不开法,离不开师父。师父给安排了修炼的路,我只是顺着往前走。“你们知道吗?就单单这一个修炼的问题, 在宇宙低层是多复杂,到了高层次上就简单了,没有了修炼的概念了,只有消去业力的概念;再高层讲的是一切麻烦只为了铺上天的路;再高层什么消业呀,什么吃 苦啊,什么修炼哪,没有这些概念了,就是选择!宇宙的高层次上就是这么一个理,看谁行就选择了他,这就是理。修炼?我们没有安排修炼。什么是修炼?我们要 把它洗干净,一步一步的往上洗净,就是洗净!”(《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选择了我,我就有责任,救度众生就是我们最大的责任。我们没有理由不洗干净,没有理由做不好三件事。“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个称号,真的荣耀,也真的责任重大。救人很紧迫,不能停。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