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挖根 去净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回想自己修炼中走过的弯路,归纳为一点就是常人心和常人的思想没有去除干净,而之所以常人心不去,是因为没有学好法造成的。其实,在大考验之前,师父把法全讲到了,只是自己当初学法不扎实,没有意识到过关与修炼的严肃性,结果真正的生死关一上来就撂倒了。

师父在《挖根》中讲:“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得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师父在《道法》中讲:“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 法讲的这么明,只怪自己修得太不精進了。师父告诫弟子修炼中没有榜样,要以法为师。可是实际上自己却在观望、效法别人,修得好的進去了,自己也要進去才是对的;修得好的转化了,自己也跟着转化。如此不严肃,如此随意,不但在严肃的考验中关过不去,也给大法抹了黑。虽然修炼就是大浪淘沙,但是只要在学法上精進、精進、再精進,就可以避免这些损失。

在大考验之前,虽然《挖根》也看了,但对师父讲的“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理解的深度远远不够。可当时自认为自己是站在大法的一边,北京上访弟子一边的,是符合标准的。然而,当整个国家专政机器与我们对立时,自己就被这巨大的压力给打懵了。认识不到大法远远高出人类社会的标准,意识不到旧势力和中共是如此的邪恶。

此时我才清醒的意识到修炼要去一切执著心,一切常人心、思想、一切留存在大脑中不净的意识和记忆全部要倒空,才能做到坦然不动,才能过得了大关大难。比如,自己当初发资料时,为什么心会突突的跳?除了正念不足有怕心外,还有一个容易忽视但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自己头脑中记忆了许多过去恶党所宣传教育的内容,使我的潜意识中认为小说、电影、电视中那些不好的角色才这么干。如果自己头脑中记忆的不是这些,而是天使为挽救人类这么做,那么在讲真相发资料时就一定会有堂堂正正的感觉。什么算是洗净呀,真是一点常人的东西都不能有,包括过去形成的观念、思想和记忆。因为它们全是修炼中要去掉的。

平时在常人中养成的名利心,始终没有去干净。在修炼中不是把修炼与舍尽联在一起,而是始终把它与层次联在一起。只要精進一点、悟到一点、关过的好一点,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层次有多高。真是为层次而修呀。不怕大家见笑,那时候我经常想,圆满以后某某某可能看不到我,而我却能看到他。不知不觉中在求,不知不觉中在膨胀着私心和欲望,而且狂妄自大。在生死关中明明是自己关过不去,向邪恶投降了,却找台阶下,觉的宁可丢人也不丢层次,潜意识中求名的心多强!追求层次的心更变本加厉的把自己邪悟成已圆满,觉的层次非常之高,而且高得是耸人听闻。因为邪悟层次高得离常人越来越远,什么弟子受迫害,什么正法,让离常人层次近的弟子们去管吧。多冠冕堂皇的借口!所以我想告诉与我有同样毛病的同修,一定要堤防在做了一些工作和付出后,生出干事心,显示心,名利心。开始关心自己有多高层次的时候一定是不对劲了。不是用人的观念所想的层次越高越好,而是根据师父的需要、大法的需要可放弃一切。

由于我们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所以我也想把自己看到和想到的在这里谈一谈,供同修们参考。现在我们整体上是成熟了,可还有部份同修存在对法理解不深,急躁、偏激、好走极端的现象。比如一听说时间快结束了,就坐不住了。一看到别的地区比本地区作的好,就开始硬把不精進的弟子往外推。一看形势往好的方向转化,胆子大的又什么都不顾了。有时候不注意修口(包括我),随意议论大法弟子。对修得好的,至今未出现问题、被抓的十分敬重,仿佛他就是标准;对不敢走出来或写了三书、转化邪悟的又鄙视、叹息和隔阂的不行。如果这些常人心不去,久而久之,自己不在起着分化和瓦解的作用么?

由于头脑中没有彻底清除常人做事的习惯,所以做大法的事总摆脱不了常人的有形的形式,也看不到它的危险性。为什么邪恶如此猖獗,想除尽邪恶,却还除不了根。令邪恶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怎么有这么多做资料的弟子,绑架了一批,不知从何处又产生一批。最令邪恶头疼和恐惧的是那些名不见经传的突然冒出来的弟子。邪恶用擒贼先擒王这个常人的办法对付大法弟子不好使,因为大法弟子是以法为师,不是轻易被负责人带动的。而且恶人们更想不到大法可以使正法中的弟子各个成为精英和负责人。前仆后继。我理解这就是师父给我们指出的路——大道无形。一切有形的东西,在它起作用的同时必被其形所制约。大道无形给予我们无量无尽的智慧。在正法的路上,我们都自愿主动的根据需要担当起负责人和协调人,聚之有序,散之无形,因势而动,变化无常,相互关联,相互弥补,使整体变得坚如磐石。让那些被恶党用钱收买钻到同修之中来的假修炼者弄不清谁是负责人,弄不清整体的情况,起不到破坏整体的作用。

做事要在法上,这是目前同修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可怎么算在法上呢?我想通过一件事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当初有这么个辅导员,带领大家在冬天严寒天气里炼功,手完全冻住了也不戴手套。后来有一天,别人的手没事,反而这个最不怕冻、最耐冻的辅导员的手给冻伤了。他百思不得其解。师父在解法中讲“其实炼功人是冻不伤的,可是我们有的人炼功就给你冻伤了。为什么这么做呢?大家想一想,大法不能强化修炼,要出自于人的自愿。因为大法在修炼当中有许多新学员不断要進来学法,他们是没有那么大的、那么高的悟性和那么高的层次,还没经过考验,还不能说他就是来修炼的,也就是说还不能当真修弟子待时,他要冻伤了,不就严重的影响了法了吗?因为他刚刚入门,刚刚走進来,还不能确定他是不是个修炼的人。他的心想试验试验的时候一下子冻坏了,那影响多大啊。修炼中不断的有新学员進来,所以大家不能这样做。有的学员非得要这样干,那么就给他冻伤了。实际上也是一方面帮助他去去业力,一方面用这种方式点化他。”

我想让同修们和我一同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手在严寒下冻不坏和没有怕心去做事的弟子是否一定就事事都在法上呢?现在一些比较精進、怕心少的同修,仍然在重蹈覆辙,没有顾及弟子之间修炼的差距,加上一些弟子的效仿,在邪恶毁灭性的考验中,关没有过去而转化,使整体造成了很大损失。当提醒一些同修手机或电话可能被监听时,一些同修还是不太在乎。有些弟子不怕,其实是内心想体现不怕,但并非完全在法上和修到那一境界。我们真的完全没有怕心,只是用在正法的具体事上,也不必完全显露出来。我们要含蓄些、成熟些、理智些。我们要知道有些事是不能那样做的。

现在一些地区有的同修说自己出现师父给他的思维传感,并把该信息在同修间传,我想这样是不对的。思维传感实际上是觉者们之间進行交流的功能体现。我们是在迷中修,凭悟而圆满。 要思维传感干什么呢?难道大法和经文中写的还不清楚,还不够,还需要给个别人单独传感吗?把自己弄得很特殊,已经是名利心在作怪了。如果不赶紧刹车,那么有可能会自心生魔。

我们这些大法中的弟子,当初是放下生死,冒着修不成永远也回不去的风险跟着师父来到常人中的。那些当初不敢下到三界的旧势力算什么呢?它有资格考验我们吗?我们能被它弄倒,毁在三界中吗?尽管它使尽了最邪恶的手段,但它最怕的,最无奈的就是我们的坚定。所以我们一定而且必须形成坚如磐石的整体!旧势力想让我们修不成,我们就否定它,彻底清除它,我们就在迷中坚信正法必成!就在迷中跟随师父到正法结束和功成圆满!

一些同修,在过关中跌到了,至今还没有爬起来。师父没有放弃我们,在等待着我们,期待着我们,一再给弟子以机会。正法的时间是有限的,千万千万不要再拖下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