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十五种常见迫害手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我因坚修大法,向世人洪法、讲清真相,曾先后两次被邪党非法关押在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遭受迫害近四年,时间是: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至零二年三月二十四日;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二日至零四年十二月十五日,见证了新华劳教所里的许多邪恶。现根据回忆,写出以下事实,以便世人了解真相,明辨是非善恶,选择好自己未来的路。

新华劳教所里常见的迫害坚修大法弟子的手段,至少有如下十五种:

一、使用警绳、警棍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此迫害手段具体事例极多,略举几例说明。比如:我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初的一天上午,我与几位同修围坐在小教室里的地板上学法,我背给他们听。被恶警邓涛撞见后,把我带到办公室问了一会儿话,他便从五楼叫来护卫队员把我推倒在地上,用脚踩在我背上将我的双手绑的极高,也很紧,再用警棍电。

又如:大法弟子黎明因在所谓的“揭批会”上喊了一句“打糊乱说”,便被董海波、付卫东等恶警及流氓劳教人员拖到办公室暴打了一顿。一天中午吃饭时,我与黎明几乎对面而坐,我发现他的嘴唇肿得高高的,很明显是被打的,还有许多用警棍烧伤的痕迹。

再如:有一天我发现大法弟子刘永生的嘴唇肿起了厚厚的一层黄壳。后来经打听得知他是因扯掉了“六大队二中队”过道上的邪恶宣传画被恶警用警棍烧的。

在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三日的“六大队二中队”中队搞的邪恶“揭批会”上,大法弟子李永洪、魏浪、刘永生、王仁伟、郑方军、黄昌东等喊“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被恶警付卫东等使用警绳、警棍与拳脚暴打。大法弟子李永洪、王仁伟、郑方军和黄昌东还被恶警戴上钢盔帽进行迫害。

大法弟子陈炼、廖安才因拒绝写思想汇报也遭到了恶警付卫东等的毒打与迫害,大法弟子陈炼还被戴上了钢盔帽。大法弟子徐浪舟、李智明等因抵制劳动,在工地炼功等曾多次遭到护卫队恶徒的警绳、警棍的迫害与拳脚暴打。

二零零零年秋,大法弟子贺真跃曾因不穿“教服”在“六大队三中队”挨一警绳。

大法弟子魏浪也曾因不穿“教服”被“四大队三中队”的王管教叫来七、八个流氓护卫队员将他们带的五根高压电警棍的电全部用光。护卫队的潘队长居然还借机向护卫队员示范如何捆警绳。恶警们拿着高压警棍专打大法弟子魏浪的颈动脉,魏浪全身肌肉在高压电击下不停的抽动……恶警们还恶毒的取笑说:“你在电疗啊。”恶警们用完了五根警棍的电!魏浪坚如磐石。最后,一个恶警气急败坏的打了魏浪两拳才离开。这是魏浪亲口告诉我的。魏浪还有过多次挨警绳、警棍、关禁闭等迫害。现在大法弟子魏浪被非法关押于沐川五马坪监狱。

大法弟子陆智勇在“四大队五中队”的“专管组”期间,当他决心“啥时候都不唱”党文化歌曲后,曾经在一段时间里〔一周以上〕每天三次挨警绳、警棍。因为一日三餐前都要求唱歌,他都坚决不唱,具体遭受迫害的例子极多,不胜枚举。

二、捏造种种谎言欺骗大法弟子

此事太常见,太多了。绵阳新华劳教所里警匪一家,层层欺骗也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恶警采取隔离、伪善、欺骗、体罚、暴力、恐吓、严管,用邪恶谬论邪理歪说洗脑等种种邪恶手段搞强制转化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在“六大队三中队”,大法弟子李新泽就是在邪恶迫害下含冤去世的。

三、强迫大法弟子打针吃药

我于二零零二年初曾在“四大队二中队”被骗去警察值班室后,由四、五个劳教犯人将我按倒在地上,声称灌霍乱病的预防药。二零零三年“萨斯病”流行其间曾被“六大队二中队”的恶警付卫东强迫打过针,之后又被强迫取血化验过。许多大法弟子都被强迫打过针吃过药。

大法弟子张照洪在“六大队二中队”与我同住一个寝室。他在监管区内的医院里被强迫治疗一段时间后,“病情”却越来越重,后来不行了就保外就医,结果回家第二天就含冤去世了。

四、强制大法弟子在大操场上长时间的跑圈圈

二零零一年有一天我在“四大队二中队”的监室窗前亲眼见到大法弟子胡然、伍开松被“四大队五中队”的包夹人员一边一个架着拖跑或干脆架着手臂在操场上拖。二零零二年底,我与部份被非法关在“专管组”的大法弟子曾被“四大队五中队”的恶警──中共的十大“杰出”警察之一的赵瑜发酒疯体罚跑了五十圈左右。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九日,以四大队大队长吴浩为组长,赵瑜为副组长;加上“四大队一中队”的恶警唐旭锋、“四大队二中队”的恶警毛源、“四大队三中队”的恶警王某某、“四大队四中队”的恶警何某某,这四大恶人为成员的“专管组”宣布成立。四大队五个中队的大法弟子全部集中在恶警赵瑜(指导员)的“四大队五中队”整训迫害……。

五、强迫大法弟子长时间上下蹲或借口暴打

二零零二年夏秋季“六大队二中队”的大法弟子被恶警这样体罚过。在谈话室或晾衣间“尾岗”搞队列训练或罚站军姿、长时间双手平举着做上下蹲或直接做上下蹲等。有时直接找借口暴打大法弟子。

如:大法弟子古芝光于二零零四年在“六大队二中队”的谈话室里被强迫站军姿,且遭到流氓包夹人员等的暴打。大法弟子王仁伟于二零零三年初在“六大队二中队”的“尾岗”被恶警付卫东强迫搞体罚性队列训练,王仁伟因抵制迫害,遭到了“六大队二中队”恶警董海波、付卫东等的暴打与折磨。

六、强制大法弟子在烈日下长时间站军姿、搞队列曝晒

“四大队五中队”、“六大队二中队”、“六大队三中队”都这样迫害大法弟子,一般每天训练时间都在九十分钟以上。

七、“严管”迫害大法弟子

中午不准休息,晚上一般十一至十二点甚至更晚才让睡觉。很晚了休息后还要强迫大法弟子打扫公共卫生,用砖头磨厕所内的瓷砖或在“尾岗”罚站等。早晨六点之前提前起床打扫卫生,白天出工长时间超负荷劳动,如:拉斗斗车,拉大板车,拉砖坯车等等。

八、利用已转化的邪悟者来围攻坚定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一年二月某天,“六大队二中队”的恶警中队长董海波带着八个邪悟者在“六大队二中队”的大办公室里对我展开了围攻,我当面驳斥了他们的谬论与邪理歪说。

九、找借口带到办公室围攻、辱骂甚至暴打

找借口把大法弟子带到警察的办公室里,之后恶警及帮凶民管会成员、班组长、包夹人员便按其事先安排的步骤找大法弟子的碴儿。大法弟子若不就范,恶棍们就会围攻、辱骂、体罚甚至暴打大法弟子。很多时候恶警会亲自动拳脚或使用狼牙棒等暴打大法弟子。

十、强迫看洗脑书籍以及文革式的所谓“揭批”材料

我在“四大队一中队”的书架上看到过五本邪党政府有关单位编写的恶毒攻击大法的邪书。

十一、采取文革式的“揭批会”恶毒攻击大法师父、大法及大法弟子

当分散在四、五、六三个大队的各个中队时,赵泽勇、余兴才、邓刚等邪恶势力的死党每隔一段时间便召集几乎全所劳教人员在监管区内的大操场上或大食堂里公开搞文革式的所谓“揭批会”来攻击大法、攻击大法师父和大法弟子。如有哪个大法弟子公开站出来喊口号,则被包夹、班组长、民管会成员等当场拖到护卫队遭到警绳捆绑、警棍电击和恶警、劳教人员的拳打脚踢。事后恶警还会整材料〔扣帽子〕报所部管理科延教。

当大法弟子被集中于六大队迫害时,则变成了各中队组织搞邪恶的“揭批会”。

十二、找借口对大法弟子实行关禁闭迫害

魏浪等大法弟子曾遭受过此种迫害。

十三、强迫大法弟子进红砖窑的“火门”里去劳动或者站在里面烤

红砖窑的“火门”里温度一般都是几百摄氏度的高温,砖还有烧红的。我在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关在“四大队二中队”时曾在工地上见到被关在六大队的大法弟子被带到四大队的红砖窑里“过劳动关”。

十四、从社会上各种单位或别的劳教所里请来所谓的“帮教团”、“讲师团”〔实为强制洗脑团〕去新华劳教所交流转化经验,帮其搞转化。

有一次,我在绵阳新华劳教所内部的“启迪”报纸上看到恶警们已摸索出一套转化经验。我亲眼所见在央视新闻联播中露过面的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所长就曾经亲自到绵阳新华劳教所参观、交流邪恶迫害手段。

绵阳一所高校的一位心理学博士曾被绵阳新华劳教所请去搞心理实验〔我没有配合他做实验〕。四川省社科院的人亦曾于二零零一年去绵阳新华劳教所搞过转化,我曾与其面谈过。

十五、随意找借口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搞加教延期迫害

比如:我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曾因写所谓的“思想汇报”时落款“大法弟子”,和抵制劳动,被非法延教三个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时,曾因抵制劳动、抵制摸底“考试”和抵制“七七”签名活动被延教迫害五十五天。许多坚定的大法弟子都曾因抵制邪恶迫害而被绵阳新华劳教所加教迫害。

以上所述并不能把绵阳新华劳教所里的邪恶全面而完整的呈现在世人面前,只能起到让世人有所了解的作用。新华劳教所千真万确就是一座人间地狱;就是一个邪恶势力的黑窝;就是一个黑社会圈子;就是一个巨大的染缸;就是一个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