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

  • 提醒不要搞名单

  • 请在楼道里写真相标语的同修注意字体美观

  • 请山西太原大法弟子帮助了解被绑架大法弟子赵福臣近况

  • 山东省东营地区有诬蔑师父、大法的内容

  • 请以邮信方式讲真相的同修注意

  • 去北京北三环路北超市购物的大法弟子注意

  • 集中清除重庆的邪恶黑窝

  • 提醒城市同修晨炼注意事项

  • 提醒不要搞名单

    近来山东沂水县有几位协调人不知接到什么“通知”,还是搞什么行为,印一种表格,要求全地区大法弟子填写此表。表上分栏有:姓名、性别、年龄、住址等。如有不填者均以“有怕心”、“不真修”等冠之。

    师尊对大法弟子文章《请停止在学员中收集签名》的评语:“无论中国大陆或是全世界其它地区的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所采取的反迫害方式都要注意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安全。对大法弟子安全不利的一切行为都要停止。”况且师尊为了弟子的安全,在解答学员问题时读弟子问好时都不念出学员的名字,可我们为什么要注名造册?也不知用来干什么。

    师尊曾在《我的一点感想》经文中讲:“没有宗教的各种必须遵守的规定,没有庙、教堂,没有宗教仪式。想学就学,想走就走,没有名册,何“教”之有呢?”既然师尊的法里讲“没有名册”,那么我们造册想干什么哪?我们都知道敬师信法,可我们的行为是否与法背道而驰?敬请这样干的同修放下自己的想法,好好想想同修的安全和法的要求。放下名,真正做到师尊对我们的要求,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为自己负责。


    请在楼道里写真相标语的同修注意字体美观

    最近发现楼道里出现的“天灭中共 三退保平安”的黑色字体,字很大,很不美观,世人很反感。世人说:用红笔写字小点,美观招人看,写上大黑字,让人害怕,小孩子也和家长说害怕。我们救度世人应该考虑周围的环境和世人的接受能力,把握好分寸才能救度更多的人。有不对之处请指正。


    请山西太原大法弟子帮助了解被绑架大法弟子赵福臣近况

    河北省清河县大法弟子赵福臣,男,50多岁,2007-4-8在山西太原火车站被铁道公安恶警绑架。2007-4-9下午5点多钟恶警到家里抄家,家人才知道人被绑架。带领山西太原铁路公安恶警去赵福臣抄家的是黄金庄派出所张所长等人。请山西太原大法弟子帮助了解大法弟子赵福臣的近况及迫害恶警名单,紧急营救。

    张所长的手机:13931922222
    黄金庄派出所电话:0319-8061876


    山东省东营地区有诬蔑师父、大法的内容

    山东省东营市东城辽河小区(西区)大门往里走大概有20米,路东的宣传栏内一直有诬蔑师父、大法的内容和图画,公然写着师父的名字并用一些伪科学来诋毁师父和大法。这个宣传画大概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零六年年前就已经存在了,可能也有同修看到过。这样诽谤师父和大法的画一直存在到现在,只能说明我们东营地区的大法弟子的麻木和整体的有漏。

    建议东营地区的同修在发正念的同时加上一念:彻底解体辽河小区居委会、公安背后的一切诬蔑师父和大法的邪恶生命与因素。

    建议东营地区的同修互相交流一下,整体在法上提高上来,共同解体另外空间一切阻碍众生得救的旧势力、乱神。


    请以邮信方式讲真相的同修注意

    最近到邮局办事,发现营业厅有两个摄像头,其中一个安在(室内)门口上方(很隐蔽)透过玻璃摄向外面的邮信筒。请同修互相提醒,注意这个情况。一般选单设出来的(没有营业厅)邮筒邮寄较好,或者查看一下营业厅是否有往外摄像的摄像头后再邮寄。


    去北京北三环路北超市购物的大法弟子注意

    据观察,北京北三环路北的超市发双榆树店(原名“利客隆”,双安商场北侧)的收银员仔细翻看所收每张钞票的正反面,而双榆树派出所紧邻该店,在此提醒前去购物的大法弟子注意发正念清除该店背后的邪恶因素。(该店电话:010-62126027。地址:北京海淀区双榆树东里15号,100086)


    集中清除重庆的邪恶黑窝

    重庆市邪恶黑窝主要集中在江北地带,例如:610、政法委、国安、国保局、司法局、监狱管理局、劳动教养管理局、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女子劳教所等。
    江北区是师尊在本市两次传法传功的所在地,也是進班老弟子最多的地区,也是全市大法弟子最多的地区。部份同修悟到这是正邪较量之地,我们应按照师尊说的:“要向这些邪恶的地方集中发强大的正念”。为此,我们建议:我们每天至少要集中用一小时的时间向这些邪恶黑窝发出强大的正念。


    提醒城市同修晨炼注意事项

    一些大陆同修参与早晨集体炼功。希望城市同修参加晨炼时,不要开灯,准备手电筒,不要暴露自己。城市不比农村,在远处看是一目了然,开灯太过于显目。请注意安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4/152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