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景象:共产邪灵是如何取人精华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二零零五年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境的清晰和可怕令我半夜醒来,一直惊悚不已,于今想来,那梦中境象仍历历在目,令人心悸:

梦中有许许多多数不清的中国人,包括穿着黄袈裟的僧人,他们被强迫站成队列前行,放眼望去,那队伍看不到边际,旁边看守这些队伍的则是手持枪枝武器,具有类人外形但头和面部为兽头兽面的邪灵生命;这些邪灵生命狞笑着,几个手持武器的邪灵生命就可管一大队人类,人类虽两手空空可数目比它们大得多,只是不知为什么人们象被催眠样,只是无知无觉麻木的列队前行。

这时一个邪灵生命用手搭上了行走队伍中一个人的肩膀,这个人毫无察觉,并且在整个过程一直如此,可怖的事发生了:邪灵的一个指头竟化为一个小小的冲击钻,直入那人的后脑,取人鲜血,取人体之精华,通过冲击钻吸入邪灵体内,滋养壮大邪灵,一时间那人的脑后周围血雾弥漫,取完后邪灵收回冲击钻,小小冲击钻又变为手指如初。一切仍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沉寂。

被取精华的那个人,仍然向前走,走着走着,突然倒地,死去。即便倒地而亡,队伍中的人们仍象被催眠样,只是无知无觉麻木的向前走,他们心灵好似被蒙蔽,有如邪灵附体,心智迷失,这一切看不到。

还有一些邪灵在忙碌,它们用镐铲地上的东西,你知道它们铲什么吗?几寸厚的、已成凝胶状的血浆。地上厚厚一层全是这个,平整光滑厚实,象冬天下大雪后地上铺盖的厚厚雪被,只是这次是“血被”。

梦境中事发时,我不在其中,但我和另一人旁观了这一切,邪灵想找我们但又发现不了我们,作罢。冥冥中我感到有什么保护了我们。

梦中醒来,心悸不已,大汗淋漓。梦中和我旁观的另一人是我今世的好朋友,与我一样在修亘古不遇的法轮大法,我们何等之幸!

自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评共产党》在大纪元网站发表以来,在华人世界引发了一场精神觉醒运动,正如《九评》所言,我梦中看到的邪灵生命乃是共产邪灵,邪灵毒世人,世人迷不醒,这邪灵在另外空间,最终表现为红色恶龙,嗜血。它附体于中共恶党近一个世纪,用暴力、阶级斗争、谎言、政治运动等方式洗脑、摧残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灵魂和肉体,让中国人心智迷失,形虽存而神已废。在中共恶党统治下的中国人只要入过党、团、队,就等于把自己珍贵而美好的生命供奉给它,就象我梦中邪灵取人精华那样,壮大滋养了邪灵,人生命之精华,成为共产邪灵的能量库,以自己的消亡来支撑它的存在,而人麻木不觉察,还在跟这个共产邪灵附体的中共恶党走。

三退的大潮一浪又一浪,这是上天发出的信号,上天有好生之德,在通过这种人间天象昭示世人: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因此,可贵的中国人,在这关键时刻,在这个你生命已等了很久很久的时分,请你醒来,醒来……

在这天灭红魔的历史时刻,神在慈悲的呼唤:“天地两茫茫,世人向何方?迷中不知路,指南有真相。贫富都一样,大难无处藏,网开有一面,快快找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