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就没有闯不过的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五日】我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得法。得法前我是一名晚期肺癌患者,在长沙肿瘤医院做化疗二个疗程都没有好,反而更严重了,胸水增多,家里已是欠债累累,我也感到生命对我来说已是不多了,不想治了。

有一天有个朋友,他是大法弟子,到我家跟我讲,你炼不炼功,我没有考虑就答应了,问他是什么功?他说法轮功。我说现在我要吃药的。他说没关系,你刚刚开始学,以后你自己就会知道如何去做了。

学法没几天,有天晚上睡觉我感到一个圆圆的转的好快直接往我右胸打来(有病的这边),打得我一惊醒,原来是梦。又有一天中午,这可不是梦,我趟着看书,突然感觉两腿之间好大一个圆盘转的好快,好象有人说话,两只膝盖里被抽了东西一样,跟着往上跳,我当时很清醒,也吓一跳。接着一件神奇事又发生了,大热天,我睡午觉,大概睡了40分钟,醒来发现枕头湿了一大块,我以为外边下雨(我床靠窗台)。没有下雨,难道是我流口水,也不会那么多吧,我把枕头拿起来一看,怎么里边床单都有些湿,我没有想明白,就跟同修们说了这些事。同修说:好事啊,是师父给你清理身体,你不是胸积水吗,从口里流出来,你看到的圆盘那不是法轮吗?都在帮你清理身体,你真的有缘。通过学法炼功,半月以后,我的药没有吃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朋友都说我好看多了,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他们感到很震惊。

转眼几个月过去了,中秋节到了,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我是炼功人,没有在意,第二天呼吸很困难,连早餐都是别人送,他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只笑一下,讲不出话来,但是我没有放在心上,只当是平时的消业。过了几天,情况越来越差,呼吸困难随时都感到象要窒息一样,喘不过气来,全身象气球一样,胀得难受,特别是腰部,肿好大,所有的裤子都穿不得。肚子胀的很难受,可大小便又拉不出,全身靠在软软的棉被上都象针扎一样疼,尤其肩膀上就象骨头裂开似的撕裂的痛,紧接着邪恶的干扰更严重了,不让学法,一学法就痛的不安宁,读两句都喘不过气来。不让我炼功,一炼功就象针扎一样痛的要休克,做一个动作就呼吸困难,一套功法做一遍都要分三次才能做完,不让我听法,一听法头就要裂开似的,听不下去,不让我发正念,一结印、一立掌,肩膀就象撕裂般的疼痛,那真是度时如年,每一分一秒都难以度过。

就在这般痛苦的时刻,我想起师父的法,“黑色物质就是业力,吃苦就能消业”“首先得把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就是这样一个过程,也是极其痛苦的”(《转法轮》)。我心里很清楚,我这次过关,一来是自己的业力太大,二来旧势力的迫害,同修们也告诉我,现在正法时期旧势力干扰迫害大法弟子,很多都从“病业”上表现出来,旧势力的安排,师父不承认,我们也不承认,我们要赶快铲除它。

同修们与我一起共同学法,正点发正念,铲除邪恶的干扰和迫害,不让我学法,我就要学,每天坚持学法1-2讲,最难受时也要学一节,自己不能读时,同修们读我听,痛的厉害的时候就背“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洪吟》)。坚持炼功,哪怕炼一两个动作,抱轮是演炼一下动作,打坐2-3分钟,我也要炼,我心里就一个念头,有师父在,我什么也不怕。

家里的亲人、丈夫、好友一再劝我,要我上医院,我笑着说,我有师父保护,坚信大法,你们放心我不会有事的。经过八天八夜我没有合一下眼,疼痛也没有减轻,同修们鼓励我说:这是旧势力的迫害,师父承受的比你不知要多多少倍呢,师父是慈悲的,不会让他的弟子承受那么大痛苦,也不会让邪恶的旧势力无休止的迫害,你求师父加持救你,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终于到第九天中午我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觉的好舒服,精神多了,也不那么痛了,同修们高兴说,是师父救了你,是师父救了你呀!我的病业真是来势汹汹,去也匆匆,我在心里默默念着谢谢师父。

在《转法轮》里师父讲:“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勇于面对,信师信法,就没有闯不过的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