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玉田县大法弟子几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五日】我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自一九九九年四月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强行停止集体学法炼功。同年七月和九月,三次办班强化洗脑看诬蔑大法闹剧,又是照相、按手掌纹、指纹、交出身份证,强制写所谓的“三书”,整日不准回家,搞的家人怨声载道,恶人反说我们“炼法轮功痴迷”不顾家。不但如此,恶人们还无论白天黑夜的强行抄家数十次,真是土匪一样扰的四邻不安。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七日上午,恶警将我丈夫没有任何理由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威胁他拿二千元钱作押金防止进京上访,无奈之下他借了一千元交上才放他回来。后来说是每天去那报到退还二百元,五天退清。最后恶人想抵赖,经长时间交涉才不情愿退还我们。

二零零三年五月初的一天夜里,玉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又闯入我家搜查后。一无所获便假意以问事为由将我骗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连夜突审了半夜零一天,将我用电棍电的遍体鳞伤,皮肤上都是水泡呈黑紫色,头发和血迹粘在一起,脸肿老高,要我招出别人,我不从,第三天晚上将我送入拘留所继续迫害。

在拘留所,恶警企图转化我,要我写所谓的“三书”,被我拒绝,他们就一直非法关押不放。期间我家人来探望,他们就敲诈二百元(想要更多钱,家人没给)作为饭费。一直关押两月后,二零零三年七月二日又将我和其他学员非法游街示众,并在公判公捕大会上非法判刑,不通知家属,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转入开平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期间,法轮功学员被安排加工辣椒,由于此工作有毒,不少学员被呛的头晕脑胀,脸上出现红疙瘩,嘴角起泡。我则出现手脚麻痛,一直延伸到四肢,行走困难,最后丧失行走能力。在学员们强烈要求下,狱警被迫带我去医院检查治疗,在无效情况下,家属向狱方要人,办了保外就医。

二零零四年一月,镇政府又敲诈一千二百元才答应签证,由家属在镇政府派人监视下将我接回家。直到现在我仍不能干重活,此后派出所又来骚扰几次。

我只是一名善良的普通百姓,学法轮大法后使我变成更好的人,对家庭、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中共恶党竟对我下如此毒手迫害,邪恶至极!天理昭昭,善恶有报!总有一天正义会主持公道。为时不远!希望善良的百姓早日退出邪党一切组织,以保平安。

玉田县当时的公安局长 刘万里
副局长 边久忠
国保大队长 马占华(女)
教导员 杨成
成员 计宝龙(流氓司机)
陈永强(恶 警)
徐某
刘超(女记录员)
廖树坤(女)
拘留所长 厉宝山
副所长 刘士方
六一零办公室主任 江村
副主任 梁子超
成员 李桂平、张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