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知足无悔 大公无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六日】阴兴,字君陵,是光武帝阴皇后的兄弟。他征战有功,跟随在光武帝左右,非常受器重和信赖;他为人为官知足、推让,公正无私。

建武九年,阴兴由黄门侍郎被改升至侍中,赐爵关内侯,光武帝将他找来,准备封赏他,把印绶都拿出来了,阴兴却坚决不接受,他说:“我并没有冲锋陷阵之功,而一家数人都蒙恩受封,令天下人为之倾慕向往,实在是过于满溢了。我蒙皇上及贵人的厚恩,富贵已经到头了,不能再加了,我诚恳的请求不要再封赏我了。”

光武帝称赞他推让的美德,同意了他的请求。阴贵人后来问阴兴不愿受封赏的原因,阴兴说:“您没有读过书吗?‘亢龙有悔’,外戚之家苦于自己不知道进退,嫁女要配侯王,娶妻就盼着公主,我内心实在不安。富贵是有头的,人应当知足,浮华奢侈更被舆论所反对。”阴贵人对他的这番话深有感触,自觉的克制自己,始终不替家族亲友求官。

光武帝后来想让阴兴任大司马,阴兴叩头流涕,坚决推辞说:“我不敢爱惜生命,但实在是害怕损伤了圣德,不敢随便冒领高位。”阴兴至诚发自肺腑,感动了皇帝左右的人,皇帝便依从了他。

居高位却还不知道知足,一味的自满、贪婪,不知节制自己的欲望和贪念,这将为自己招来败亡的灾祸,盛极而衰,终将为之后悔,这就是阴兴提到的“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我们神传文化中讲的“满招损,谦受益”,“天道忌盈”等,说的也是这个道理。纵观历史上那些败家亡国丧身之人,大多是败在一个“贪”字上,后悔晚矣!看来阴兴深知“知足”才能“常乐”这个道理。

不以个人恩怨和私人利益而改变原则,大公无私,这是为官为政者最可贵的品行,阴兴就是这样的人。

当时同郡的张宗和上谷的鲜于同阴兴并不相好,但阴兴看重的是两人的长处,所以推荐两人做了官;张汜和杜禽跟阴兴很要好,但阴兴认为两人华而不实,所以只给他们一些钱财,始终不推荐他们做官。

阴兴同堂兄阴嵩有矛盾,但他对阴嵩的威严庄重非常敬重。阴兴在病重时,皇帝亲自去探望他,问他政事得失及群臣能否胜任,阴兴不计前嫌和私人恩怨,推荐了阴嵩,说:“臣下愚笨,不足以知道这一切,但我看议郎席广和谒者阴嵩二人都有很高的学识修养,超过了公卿。”阴兴死后,光武帝重用了这两人,阴嵩被任为中郎将,监领羽林军十多年。

汉明帝即位后,下诏书赞赏阴兴的推让和正直贤良,并且重重封赏了他的子孙,追谥阴兴为“翼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