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退团记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六日】岳父年近八十,虽然在常人中算的上是个大好人,可是被恶党欺骗了一辈子了,以为世上的一切真象中共宣传的那样。逢年过节,我都要给岳父讲真相,劝三退。初时,岳父说他什么也没入过,我信以为真,让他平时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同意。

我也利用节日聚会时带上VCD和新唐人电视台真相光盘、资料给岳父全家亲人看,可收效不明显。后来,我又在新年前夕,特意到岳父家周围的小区及岳父家的楼道书写了许多真相短语。这样过年亲友聚会时,很多人都看到了启迪本性的话语。

岳父常常要给我打电话,经常问一些重复的问题。如“你在哪个学校毕业?”“孩子在哪个学校?”等。每次我都只好耐心的重复的回答着同样的问题。看来,岳父在世间住留的旅程明显是“倒计时”了。我对岳父有些失去信心了。又一想,岳父给我打电话,不就是在“呼唤着”听真相和得度吗?

尽管岳父略有些糊涂,但他还有本性明白的一面;作为世人的尽孝道,我也应该多关心岳父,给钱给物固然必须,但更重要的是一定要让他不断的明白更多的真相,使其生命的本性得到升华、回归。逢年过节,人多干扰大。我决定要利用平时挤出时间,专门带上光盘给他看。

于是,在去的前两天,我就加强了发正念,同时准备给他带的资料和东西。当我要去的那天,一个同修要来我家,我必须得等。可是,同修没有来,我只好决定第二天去岳父家。当我去借小型VCD时,那位同修也没在家,白跑一趟。第二天,我想小型VCD没借到,我借MP4也行。当我向另一位同修借MP4,这位同修的MP4刚没电,正在充电,还得两个小时才能使用,那样再加上路上的时间就太晚了。我明白这都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在干扰,同时师父也在检验着我如何处理此事。我在发正念的同时,决定别怕辛苦,再去那位同修家去借小型VCD,这次真借到了。这些准备工作要跑很多地方、并不顺路,很费时费力。当我这些准备工作都做好后准备出发时,突然接到了一个工作上的电话,有一件计划外的事情要我去办。我深感到要救岳父的阻力太大了。

我冷静的分析了轻重缓急,诚恳的跟电话的一方说,我在办一件私人的事,要前往很不便,麻烦他找某某人代我办。对方知道我平时工作认真负责,也理解我一定是有不方便前往的原因,就同意帮我找别人代办。

在去岳父家的路上,我又一次发出了强大的正念清除干扰。当我到岳父家时,还有很多干扰,就不赘述。我都用大法赋予的正念和智慧驾驭了那个时空场。开始,看了一会儿光盘时,岳父说:“总看这个,不好。”我说:“爸,这里报道的都是真实的事情啊,有很多我都有相同的经历甚至是在类似的现场啊。(中共)电视上报道的有多少是真的呀?”

看了一会儿,岳父要出去溜达,并想让我也去。我说:“要抓紧看,看完后,一会儿我就把这些还给人家。”岳父只好自己出去溜达。岳父一出去,我就暂停。

约二十分钟,岳父回来了。我又接着放光盘。我担心岳父看时间长了思想容量或身体吃不消,产生逆反心理,就说:“爸,你要是累了困了,你就到床上躺着。”不一会儿,岳父到里屋床上躺着休息了。我又将VCD拿到里屋接着放。当岳父在床上仰着静静的看到真相光盘中大法的真相、中共的骗人伎俩及罪恶被曝光,特别是看到海内外的退党大潮、许多正义人士纷纷勇敢的站出来声明退党、大陆游客到香港旅游首先受到的迎接就是法轮大法弟子向他们喊话,告诉他们中共要解体了、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记住“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等场面时。岳父惊奇的说:“真有退党的啊!”这时,我又边看边向岳父发正念边讲真相。我又一次真诚、慈悲的问岳父是否入过党团队时,岳父终于说出了入过“青年团”,早就退了。進而,岳父在深思片刻后明确的说:“我用关锁的名字声明退吧。”

就这样,又一个世人声明退出了中共邪党的附属组织,抹去邪恶的兽印,進一步明白了善恶是非,生命的本性得到了提升。

通过这件事,我更明白了在修己救人的路上,要不怕吃苦,不畏艰难险阻,不要被世间纷杂的假相扰乱本性;讲真相救度世人要有恒心、有耐心,哪怕是一件小事也要认真对待。点滴的收获都是来之不易的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