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38岁大法学员马冰遭迫害含冤离世(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马冰,女,大学本科学历,大庆油田精细化工厂机关职员。她自幼体弱多病,久治无效。自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功很快身体强壮起来,浑身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家人无不为之高兴,修大法使她更加温文尔雅,身心受益,处处为别人着想,是个公认的好人。在家她是丈夫的好妻子,是父母、公婆喜爱的好媳妇;在单位她工作勤勤恳恳,是有口皆碑的好职工。但就是这样一个一心为别人好的好人,却在江氏与恶党迫害法轮功期间多次遭到迫害,直至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八岁。

二零零零年冬,亲身受益的马冰进京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好。因此被非法拘押,同时被绑到北安洗脑班进行精神摧残,强行转化。她坚持个人信仰,抵制迫害,数月才被放回家,使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二零零三年九月九日上午九点钟左右,马冰在工作岗位上,单位领导赵洪福、栾俊林以找其谈话为由,将马冰骗到经理办公室,然后经警大队书记周云智带人闯进来将其强行绑架,后从单位后门溜出,将马冰关进大庆市红卫星洗脑班进行野蛮迫害。由于马冰不配合,在洗脑班遭受了精神折磨和肉体虐待,她用头部撞墙以示反抗迫害,头部受伤流血。洗脑班怕承担责任,于九月十日将马冰送到大庆市第四医院,头部缝合。


马冰在洗脑班被迫害致头部受伤

马冰仍不配合邪恶,她从医院跑了出来,并给家里打了电话,其家人才知道亲人被绑架到洗脑班。恶人怕恶行曝光,又把马冰野蛮抓回。马冰的爱人接到电话后对他们的流氓行为十分愤慨,坚决要人。洗脑班人员和610恶徒自知理亏,又看马冰被迫害的已不能自理,怕承担责任,才同意其家人领回。家里来接人时,610一个姓王的人公然咆哮道:等马冰身体好了,我们还得抓她,还得让她回来。赵洪福也邪恶的叫喊:只要她的身体好了就抓进去。

二零零三年秋,马冰在工作岗位被该厂领导指使一伙恶人将她绑架到大庆红卫星洗脑班,强行“转化”迫使她放弃修炼。

后来,马冰怀孕后腹大异常,经大庆第四医院检查腹内有一囊肿,随着囊肿的长大确诊为肿瘤,至二零零四年四月婴儿五个半月时流产,同时检查确诊为卵巢癌晚期。四月二十六日马冰癌症手术后发现癌细胞已扩散,胃、大网膜、肠管、子宫已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肿瘤,经切片,医生失望的说她“癌症晚期,已经扩散了”。当医生的妈妈看到从女儿腹腔取出的一大盘癌变物质,而且还将要切除子宫,她禁不住为女儿伤心落泪,多年从医经验告诉她:女儿没救了!

手术后,马冰躺在病床上静静的回想,只有大法能救我,我得马上回家学法炼功。就因为这样一念,她身体出现了奇迹,伤口和腹腔不痛了,多日不能行走的她,自己走到医生办公室,要求出院。医生见状吓了一跳,连称神奇。七天后马冰自己走出了医院。自此,她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好!是大法救了她!

出院仅二十九天,也就是二零零四年六月三日下午,她与邻居老太太去大楼买食品返家途中,只因她与路人说起法轮大法好,就被大庆站前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晚恶警拽着马冰的头发从一楼拖到三楼,给她戴上喷满芥末油的口罩折磨她一晚上,第二天早晨大庆萨尔图区分局竟将一位刚刚做过手术的癌症晚期危重病人绑进大庆看守所,关押三十二天又绑到哈尔滨女子劳教所,妄图加重迫害,但劳教所体检发现满腹是瘤给退回。

这一次绑架使马冰的身心再一次受到极度的摧残,使她处于极度恐惧与紧张的痛苦状态,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含冤离世。

这是中共恶党江氏及其有关恶徒欠下的又一笔血债,对此知情人无不悲叹、愤慨,炼法轮功健身做好人是大好事,为什么一次次的阻止不让炼,直至夺走了这个年轻的生命,使这个小家庭破碎了,实在是做孽呀!天灭中共在即,这绝不是耸人听闻,中共自建政以来,从“消灭地主、资本家”到“反右”、“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多次运动害死无辜民众八千多万,现在更是娼腐遍地,民不聊生,天灾不断,中共恶党坏事干绝,是该灭亡了。二零零四年大纪元刊出《九评共产党》,深刻的揭示出恶党的本质,同时告诉人们要退党、团、队自救,抹去兽的印记才能保平安,所以世人要明真相,只有退出共产党的所有组织才能保平安,不做恶党殉葬品。在此奉劝追随恶党迫害大法的人快快清醒,悬崖勒马,停止迫害法轮功,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