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的乐趣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九日】八年的腥风血雨,每个大法弟子都承受、付出了许多。但苦中也有乐、酸中也有甜。我愿将我修炼过程中的乐事、趣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同时见证大法的神奇和师父对弟子无微不至的慈悲呵护,借以表达对恩师的万分崇敬和感激!

一、写字台的门关上了

一九九八年夏天,我还是一名高中二年级的学生,得法仅几个月的妈妈,便迫不及待的想让我也修大法。她苦口婆心的劝我看一看《转法轮》,说炼不炼不要紧,最起码了解了解她炼的这个功,是什么样的一种功。为了不驳妈妈的面子,我看了一遍《转法轮》。觉的李老师讲的话很在理,便答应妈妈再看看其他的大法书。

于是,妈妈把我的写字台一侧收拾出来,擦干净,铺上纸,然后把大法书放進去,便于我有空时看。这张写字台是我们家自己打制的,因当时木头未干透,日子久了有些变形,写字台的侧门一直关不严。可是当妈妈把大法书放進去后,一关门,“啪”--—奇迹出现了,写字台一侧的门,竟严严实实的关上了。

当时,我和妈妈四目相对,会心的笑了,妈妈说着“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二、师父为我解迷团

我从来没见过师父,但确确实实是师父为我解答了“百慕大之迷”。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天晚上,炼功点上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因上晚自习不能去。妈妈看后,回来凭着记忆讲给我听,其中有许多是学员提问题、师父做解答的内容。我听后好奇的问,没有人问百慕大三角洲的事?妈妈说没有,我说如果我见了师父,一定问问那是怎么回事。话虽这样说了,但事后我心想:即使见到师父我也不敢问,怕师父说我是探求知识,是执著。

谁知,过了一段时间,一天,在家里,妈妈喊我快过来,原来妈妈正在看《法轮功(修订本)》,她指着一页说“你快看看”,我一看,原来师父讲的正是百慕大三角洲的事。师父说“实际上它就是通到另一空间的通道”……。真是令人茅塞顿开、恍然大悟,原来飞机、轮船到那里失踪,是進入了另外一个空间,怪不得连残骸都没有。

妈妈说这本书是别人主动借给她看的。此时,我和妈妈都心知肚明,是师父通过这种形式回答我的问题,满足了我这个当时也算小弟子(16岁)的好奇。

三、中央一台收不到了

19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妈妈是7月21日去的北京,7月22日,中央电视台在电视上公开攻击法轮功,一时“黑云压城城欲摧”。妈妈不在身边,爸爸本来就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对妈妈去北京上访更是暴跳如雷,在家里把一肚子火朝我发泄,并逼着我看电视上的诽谤、谎言,目地是想让我与妈妈“划清界限”,和他站在一边。我当时不敢不从,眼睛看着电视,心里不停的喊着“假的,假的,全是假的”,我一万个不想看。

几天后,我们家的电视收不到中央一台了,爸爸怎么调也找不到,后来找了个卖家电的人来调,也是调不出来。我心中好高兴啊,感谢师父帮弟子。

四、我有条件学法炼功了

在家学法炼功有便利的条件,可2000年我该上大学了。开学前夕,我把师父的大法书找好了,要带到学校里去。心想我一定要坚持学法炼功,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但也稍稍有点担心着。没想到,慈悲伟大的师父,早已为我做了最好的安排——我住的宿舍共八个人,其他七人是二班的,只有我是一班的。这样二班同学上课、我班无课时,我就可以在宿舍学法炼功了。

五、师父点悟我考研

2003年的下半年,我已是大四的学生了。毕业前夕,同学们做着各种打算。有的忙着联系工作,有的准备考研,有的做出国的准备。何去何从,我有点举棋不定。但心里倾向于工作,原因是爸爸受中共邪党欺骗,对大法依然误解,妈妈向他讲真相他根本不听,常常粗暴的难为妈妈和我,尤其是好在钱财上要挟。我想自己挣工资,摆脱他的控制,同时也是担心自己考研考不上。但妈妈却希望我试试,她不想让爸爸通过托关系、走后门这种变异的方式给我找工作。我犹豫着。

一天,我无意间扫了一眼宿舍的一张报纸,上面有一个考研复习班的招生广告。一副对联打动了我,上句是:人生百年无非积德,下句是:最大乐事还是读书。当时,我分明的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考研,继续读书!于是我下了考研究生的决心。在复习考研的日子里,不管再紧张,我也把学法放在第一位,坚持做好三件事,用多种方式讲真相、救众生。结果,考试成绩非常好,名列报考学校第二名,成为了一所重点大学的研究生。

回想九年的修炼,奇事、乐事多的是,我庆幸自己得了大法,深感师父的慈悲、伟大和无所不能,能修大法真是三生有幸、万生有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