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染肺结核 韦丹权再被山海关恶警劫持 【明慧网】

遭迫害染肺结核 韦丹权再被山海关恶警劫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日】韦丹权,男,四十来岁,家住山海关,原为山海关机场一军官。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连年被非法关押、折磨,使他患上了肺结核、大量吐血,近日再次被非法劫持。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山海关的公检法系统为了捞取政绩,紧跟恶党迫害法轮功。韦丹权因为坚持信仰,被强行复员,之后多次遭到非法抄家、监控,几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三年曾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四年公检法联合图谋非法给他判刑,二零零五年遭国安秘密绑架,今年的四月十四日再一次被绑架。

连年的频繁的迫害让他身体状况非常差,心脏病、胸膜炎,最可怕的是患上了肺结核,已经先后发作了四次。

在看守所四个月酷刑迫害,染肺结核、心脏病

2001年5月,韦丹权同家人游玩角山时被南关派出所绑架。刚到派出所,所长王立军毒打他,致使他昏死过去。醒来后副所长朱颖抽他嘴巴、用胶皮狼牙棒猛打他,致使他再一次失去知觉,瘫倒在地。等他再醒来,朱颖又对他的左背脊柱狠命一击,韦丹权再一次瘫倒在地。刚刚清醒,朱颖拿起茶杯连茶带水泼在他身上。经过这样的折磨后,韦丹权心脏病发作。次日,值班人员看他时,发现他背部肿得厉害,全部是紫红色,脸和下巴、额头都肿了,因为被用胶皮棒打过,有些伤表面上看不出,却异常痛苦。

这样的情况下,南关派出所把他送到山海关第三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山海关公安一科的张德岳、付勇等人整晚非法提审他,恶人威胁他并强迫长期站立,第二天也不让睡觉。付勇在一次非法提审时拿一个椅子腿,照他左臂猛抽两下,胳膊折了一样痛。

酷刑、精神折磨让韦丹权在非法关押四个多月时,心跳达到180次/分,恶人们把他送到山海关三条医院抢救,第二天又送回看守所。没多久,他便开始咳嗽,越来越严重,后来咳血,看守所还是不理。直到11月23日晚,韦丹权咳的四肢抽搐,才送到山海关三条医院。第二天检查结果说是肺结核,又到秦市三院核查,结果是肺结核传染期,他才被送回家,回家后山海关南关派出所24小时对他進行监控。

韦丹权回家后的第二天,刚下楼走50米,就站立不稳,左腿先失去知觉,随后摔倒在地,接着身体发抖、抽,不省人事,负责监控的两个警察不但不管还不让群众管,幸得好心医生的抢救才活了过来。家人眼见他被绑架前好好的,现在被迫害成这样,就去找公安局,迫于压力,公安局给秦三院交了三天的医疗费,然后又不管了,韦丹权不得不拖着病体去找山海关610,恶人害怕传染,匆匆给了五千元钱了事。

2003年被劫持荷花坑劳教所,肺结核第一次复发

2003年4月,南关派出所来了几个人,说是来看看他,進屋后便四下查看,其中有一个姓白的警官,在他家的茶几下看到了几盘录音带,强行抢走。6月6日凌晨两点左右,自称警察的人砸门撬锁,强行停了全楼的电,掐断了韦家的电话线。恶人在围困了韦丹权家三天后,强行绑架了他,并强行抄家,抄走电脑、一台手动缝纫机、一部摩托罗拉998手机。之后的九天,他一直被戴着手铐。17日,山海关东三条医院对他進行了检查,结果是心脏不好。25日被山海关一科托关系送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代管。

在荷花坑劳教所,韦丹权遭到了各种折磨,长期坐板坐的屁股都烂了,坐板时不间断的看、听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多次被毒打、体罚(钉墙)。他的心脏病犯病率越来越频,也越来越重,有时一天几次,常昏死过去。即使这样山海关检察院、610还是不接他回来。

11月底,韦丹权肺结核复发,肺部有片状的阴影、左胸胸膜增厚粘连、颈椎骨质增生。劳教所怕传染,把他送回了家。

2004年被关押骚扰,大量吐血

2004年4月30日,韦丹权再一次被强行绑架。5月2日,秦市公安局副局长吕淑立及山海关610头目管玺有、公安局局长周辉、刘副局长及一科科长张德岳等人开了一个会研究,之后韦丹权被非法行政拘留,非法关入了山海关看守所。15天后,山海关南关派出所宋海强等非法提审他,并改为刑事拘留。后又被强行送到秦皇岛第一看守所。十七天后到秦皇岛第三医院检查,结果是肺结核、肺部有阴影。

韦丹权从第一看守所出来后,山海关的恶人没有就此住手。2004年7月2日,山海关检察院李金英等也插手这件事。8月9日,山海关法院让他去一趟,说是要给他开庭审理。他在回来下楼时,昏了过去,恶人叫来了120,把他送到三条医院,医院见没人管又是叫110,又是找东街派出所,都没人管。

8月24日,山海关法院图谋开庭,给韦丹权非法判刑,由于他身体状况很差,大量、连续吐血而改为10月开庭。

10月,韦丹权的身体状况没有什么改善,公安局一科科长张德岳和付勇带两辆巡警车,每个车上坐了6、7个人,还有法院的两辆车来到韦丹权居住的楼下,图谋绑架他,由于家人、围观群众的抵制,恶人没有得逞,但是山海关法院的王建文等三人强行把韦的妻子绑架了。

第三次复发

零五年新年刚过,韦丹权遭到了国安的秘密绑架,非法关押了很长一段时间家属都不知道,后来肺结核复发,身体不行了才被送回家。回家后,遭到特务很长时间的监控、跟踪。

再一次被绑架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在山海关新任公安分局局长赵然的指挥下,韦丹权再一次遭到绑架,上午10点左右,七、八个恶警翻墙進入他家的租房院内,把家门撬开,强行抄家,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其它具体情况不详。韦丹权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山海关第三看守所。

在中共邪教的教唆下,人们一切向钱看,认为有钱能使鬼推磨,一心只想挣钱,满脑子就为了钱,为了钱无恶不做,甚至杀人,犯了罪再用钱买出来,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使一些人失去了理智,要钱不要命。中共高层不断的往自己的腰包装钱,如江泽民、罗干、曾庆红、贾庆林、黄菊、周永康等都有大量资金,而这些资金全来自非法收入,全是老百姓的血汗钱。

上梁不正下梁歪,在这种情况下,山海关的恶人们,光想着捞取,放着杀人偷窃不管、赌黄不问,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一科科长张德岳、恶警付勇都是因为镇压法轮功积极,被提升到现在的职务的。山海关公安分局副局长刘关生、山海关区委书记时晓峰和李彦良、山海关610头目管玺有、山海关第三看守所所长张海青、三看恶警王永恒、山海关许多派出所所长及部份警员都得到了大量的好处,仅2003年6月疯狂绑架30多名大法弟子(包括韦丹权),所有参与者都得到了省里的工资加级和巨额奖励,奖金具体数目不详,光是绑架谢景珍,秦皇岛公安一处领人的时候就给山海关一派出所2万元作为奖金。恶人们以执法为借口,疯狂抄法轮功学员的家,掠夺学员的财产据为己有,见值钱的就拿,电视机、录音机、摩托车、汽车……仅2003年6月疯狂绑架大法弟子时光电脑就抄走几十台,在谢景珍住地光抄走现金就是三千多元,累计抄走财产约十万元左右。恶人们还利用法轮功学员家属不愿让亲人非法关押、承受折磨的心理,大量的捞取所谓的罚款,仅2000年,被非法关押在山海关三看的法轮功学员就被罚了一千至三千元不等,而且白条都不给开。

山海关公安分局现任局长赵然,原秦皇岛交警大队政委,为了尽快得到政绩,一上任就疯狂迫害法轮功,4月14日同韦丹权一天被绑架的还有郑志成、程超、刘长富夫妇、杨小勇等多名大法弟子。

恶人们干了这么多坏事,却封锁消息,不让老百姓知道,还在各个媒体、老百姓面前吹嘘自己。可是善恶有报是天理呀,当坏事做到头的时候,也是报应之时,所以在中国大陆出现了大量天灾人祸,那是在示警世人呀。今年三月三日,中共召开两会,就在这一天,中国大陆北方普遍降大雪、沙尘暴、新疆的火车被刮倒,难道这是偶然的吗?这难道不值得人们思考吗?善良的秦皇岛父老乡亲们呀,中共流氓政府每天都在搞欺骗,说假话,你们可不要被骗的麻木了呀,天要灭中共马上就要兑现了,赶快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这样才能保平安。你不退出中共流氓组织,你就会和它一起灭亡,你就不会有未来,这是事实,你们一定要细细的思量呀!

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赵然等人赶快觉醒吧,迫害法轮功遭报的人越来越多,明慧网上每天都有报道。上海宝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处警察魏志耘(女),2005年自宝山区看守所调入专司迫害行径的公安国保处,同年加入中共,积极迫害法轮功,后提升为科长,年薪十多万。2006年中共在上海开“六国峰会”期间,上海警方大肆迫害大法弟子,魏曾获当局奖励一万元。2007年1月29日正常开车到单位上班。上午开例会之前,她正拨打着手机,突然倒地不省人事,随即瞳孔放大,大小便失禁,暴毙而亡,年仅42岁。魏志耘的死亡及死相,在上海警察中引起震动,为掩饰迫害大法、骑虎难下虎的心虚鬼态,中共上海当局虚张声势,追认魏志耘为“烈士”,血旗覆尸,安排了一场“隆重”的追悼会。这一切都是为了骗取其它恶警继续死心塌地的替中共卖命啊!劝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不要再自欺欺人,做了中共的殉葬品呀!

附:山海关部份恶人的电话及相关情况

山海关区610主任,管玺有 0335─5051072、宅电0335-5050267,手机13903345303.管玺有之妻,伊春霞,山海关南园中学教师;
山海关公安分局原局长室 0335─5052196
山海关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主抓迫害法轮功,610头子),刘关生,办公室
0335─5052421、5052315 ,宅电 0335-5057838
山海关公安分局一科科长:张得岳,办公室电话:5052464 ,宅电:5076600,。张得岳之妻:张桂红,山海关公安分局工作。张得岳住址:河北省山海关南园小区17号楼2单元8号;
山海关公安分局一科 付勇0335─5052464. 付勇之妻王鹤(音),山海关公安分局工作;
山海关看守所电话:0335-5051427;看守所指挥中心(总值班室)5051152 5051168
所长:张海青,办公室0335-5051168,家住秦皇岛山海关工人街46号楼 1单元 24号;
山海关看守所指导员 王洪兵(音),电话:0335-5051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