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曝光招远市六一零、洗脑班的恶人恶行

招远市大法弟子杨文杰的悲惨遭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几年来,山东招远市六一零、洗脑班的邪恶之徒跟随中共流氓集团用各种卑鄙、残忍的手段酷刑折磨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的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犯下了桩桩伤天害理、不可饶恕的罪行,明慧网已多次报道过。下面把大法弟子杨文杰遭受招远市六一零、洗脑班恶人们残酷折磨的悲惨遭遇告知父老乡亲,从中让我们认清跟随恶党作恶的邪恶之徒的凶残,进一步认清中共恶党“假、恶、斗”的邪恶本质和真实面目。

杨文杰,女,今年四十五岁,是招远市的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在恶党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初期,杨文杰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开除公职,因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达八个月之久。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杨文杰因发放资料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真相,被招远市六一零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判劳教三年。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四日非法劳教期限到期时,招远市六一零以杨文杰不“转化”为由,又将杨文杰从山东王村劳教所直接拉到臭名昭著的招远市洗脑班迫害。招远市六一零的头目刘书举、洗脑班的恶人孙启全再次逼迫杨文杰放弃信仰“真善忍”,杨文杰不从,他们凶相毕露,先把杨文杰拉入见不得人的禁闭室,用铁链子把她绑在铁椅子上,腰间用铁链子锁着,两只脚用铁链子固定脚铐锁着,身体动不了,这样连续几天折磨她、逼迫她放弃自己的信仰。杨文杰拒不放弃。

以孙启全、徐建政、赵秀江为首的一伙恶人打手们就将杨文杰从一楼的禁闭室拖上了二楼,那天天气很冷,这些失去人性的恶人们扒下杨文杰的衣服,用绳子把她五花大绑,胸被勒的紧紧的,喘气都发闷,两只胳膊被反背绑着,皮肉勒的钻心的痛,就这样把她吊在窗棂上折磨了六天,几个恶人不停的威胁她放弃修炼大法,逼她骂大法,骂大法师父,因杨文杰被绑的很紧,身体一动不能动,他们就把大法师父的像放在杨文杰的身下,逼杨文杰坐在上面,然后愚蠢无赖孙启全、徐建政边骂大法师父,边用香烟烧师父的像,妄图用这种流氓卑鄙的小人伎俩逼迫杨文杰妥协。

杨文杰的两只胳膊被绑的肿的老粗,痛的钻心又不能动,两只手失去了知觉。尽管恶人们这样失去人性的折磨杨文杰,尽管杨文杰承受着巨大的身心痛苦,但杨文杰始终以一个大法弟子的一颗慈悲善良的心对待迫害她的恶人,不停的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给他们讲迫害大法弟子将面临的严重后果和利害关系,劝他们停止迫害,给自己的未来留条后路。同时也明确坚定的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最好最正的法,信仰无罪,无论什么情况下,自己都不会背叛师父和大法,都不会放弃自己的信仰,希望他们不要白费心思了。

杨文杰真诚善良的话语,也没有唤醒这些见利妄为的恶人们的一点点良知,他们反而更加穷凶极恶。恶人头目孙启全又亲自动手,并指挥其他几个人,又将杨文杰呈五马分尸状的抻筋,就是把她的一只手铐起来锁在铁管子上,一只手铐在窗的铁棂子上,两只手一高一低,手被手铐勒的紧紧的,两只脚用绳子捆住再固定住,腰被窗台沿紧紧的卡住,全身一动也动不了,两只胳膊被使劲抻的钻心的痛,两只手腕被手铐勒的都肿起来。因一只手被铐在铁窗棂子上,不能关窗,还经常不给饭吃,杨文杰每天在又痛又饿又冷的痛苦中煎熬,就这样将她折磨了十多天,她被折磨的几次尿血。但她仍然坚持信仰“真善忍”不放弃。

一天下午,恼羞成怒的恶人孙启全,照着固定不能动的杨文杰的头上、脸上用掌拼命的打,整整不停的打了一个下午,杨文杰被打的面目皆非,痛苦难以言表,恶人后累的实在不行了才住手。

杨文杰因拒不放弃修炼大法,不“转化”,被恶人折磨的几次昏过去,恶人几天没给她饭吃,也不让她上厕所。她不愿让恶人再这样继续侮辱迫害她,朝着厕所的墙角使劲的撞了过去,躺在了血泊中。[编注:这种做法违背大法严禁自杀的要求。希望魔难中的学员在任何苦难、屈辱的环境下,都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珍惜今生今世得人身能修炼的机缘。当然,杨文杰在极度痛苦中自杀,完全是邪恶迫害造成的,有关恶人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严惩。]

当她醒来时,恶人徐建政还在她身上乱踢一顿。后杨文杰送医院把伤口缝好后又把她拉回吊、抻、铐在窗棂上。由于杨文杰流血过多伤势太重,第二天六一零的头目宋书芹叫人搬来一张床,恶人们把她的双脚用绳子捆住固定在床的一头,两只手铐在床的那头,躺了四天后,又把她用上面的手段铐在窗棂上。孙启全、徐建政等恶人就是用这样残酷的手段折磨了她二十多天后,因她们妄图逼迫杨文杰放弃修大法的阴谋没达到,他们又把她绑到了铁椅子上,用铁链子捆的紧紧的,身体一动也不能动,帮凶犹大刘玉玖、刘翠花不给她饭吃,也不准她上厕所,逼她将尿尿在裤子上,冰凉的铁椅子,再加上尿洗的裤子,这个滋味可想而知。

恶人孙启全看一招不行又来一招,他们又把杨文杰双手向后背铐着,吊在铁管子上,双脚尖刚着地,痛的她死去活来。恶人费尽了心机、用尽了各种卑鄙的手段折磨了杨文杰五十天,妄图逼迫杨文杰放弃修炼大法。在五十天里,杨文杰只是被绑着在床上躺了四天四夜,那四十六天都是在被捆吊着、铐着中痛苦的煎熬中度过的。因她不放弃信仰,恶人不仅从肉体上折磨她,还指使一帮帮在迫害中已背离大法的叛徒犹大之辈,没白没黑的围着她胡言乱语,妄图打乱她的思维达到让她放弃信仰的目地,恶人还高价雇佣了几个烟台的犹大“转化”她,阴谋都没有得逞。

2005年7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值班的打手赵秀江喝醉了酒后,窜到杨文杰的牢房,二话没说,用鞋把杨文杰往死里拼了命的打,头被打破了,遍体鳞伤,打的她三天三夜没有爬起来,没吃没喝。孙启全知道后幸灾乐祸,杨文杰听到宋书芹在院子里,吃力的爬起来叫宋书芹看自己身上被赵秀江打的伤势,可宋书芹不理不睬。

杨文杰以前身体很好,特别是修大法以来,身体很健康,从未出现过什么不适的感觉,在孙启全等恶人的长期迫害下,杨文杰身体很虚弱,心率每分钟110─120次,血压升高。

杨文杰在招远市洗脑班被酷刑折磨五十天后,又被非法关押了八个月,连家门也没让进,又被六一零的刘书举等恶人无任何理由的又判了三年劳教。于2005年10月9日再次被送劳教所,劳教所拒收,刘书举想尽办法与省劳教局联系,迫使劳教所收下了杨文杰,劳教所各队都知道杨文杰拒不放弃修炼不“转化”,所以各大队都不敢收,怕“转化”不了杨文杰影响了自己的利益。最后把杨文杰关进了劳教所的禁闭室,一个人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七八平方的房间,冬天刺骨的冷,夏天铁门一关象蒸笼一样闷热,遭受苍蝇蚊子的叮咬,杨文杰再次遭受招远市邪恶之徒强加给她的牢狱之苦。在这期间,她八十多岁的老父亲从生病住院到去世,都没让杨文杰回家看上父亲一眼,可怜的老人家只能带着对女儿深深的思念含冤离世。杨文杰也是有血有肉的善良人,她也思念自己的父母孩子等亲人,不是她不想回家,而是中共恶党操控下的邪恶之徒剥夺了杨文杰的人身自由,剥夺了杨文杰作为一个公民、一个女儿、一个母亲的权利。

2006年9月22日,杨文杰第二次被劳教所释放,邪恶的招远市六一零得知杨文杰仍没有被“转化”,就再一次将杨文杰拉到了招远市洗脑班,在劳教期间,杨文杰不断的给招远市六一零的刘书举、宋书芹、杜维先等写劝善信讲真相,揭露洗脑班恶人们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揭露恶人们勒索大法弟子的钱财和挥霍上面拨给五十到六十万元用于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生活费,揭露六一零恶人刘书举、李建光等抓捕大法弟子的卑鄙手段。

招远市六一零洗脑班的恶人们经常大吃大喝,大包小包的往家拿,发大法弟子的灾难财。因杨文杰把在洗脑班八个月的所见所闻如实的向省局、烟台市等有关部门反映,招远市六一零的头目们怀恨在心,以各种理由拒绝释放杨文杰,企图把她置于死地,所以一直把杨文杰和赵玉红关在一间没有窗户、两层铁门天天锁着的黑屋内,基本与世隔绝,吃喝拉撒都在屋内,喝水用塑料袋接厕所里的水,不让她们自己去领饭,有时给一点饭,有时一连几天不让吃饭。

一天下午,恶人徐建政和门卫值班一姓刘的恶警把杨文杰弄到伙房一楼行刑的小屋,用绳子把杨文杰双腿捆起来,双手抱着膝盖,紧紧的戴上手铐,再用铁锨从腿弯插过去,铁锨的一头端在桌子上,一头端在窗台上,身体呈S形,头朝下,恶徒杜维先、徐建政、曹海军和门卫姓刘的恶警,四个人轮番在杨文杰的手上、脸上、脚上过电,过了两个多小时,杨文杰被折磨的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生不如死,当杨文杰被放下后,站不住也不会走了,恶人们就把她拖回屋,关进了禁闭室的小黑屋。现在她的手腕上留下了被手铐勒的伤痕。杨文杰因长期遭受巨大的身心摧残,出现了心慌头晕、血压升高、心率加快等严重的不适症状,她的家人几次去要人都被拒绝。

2007年新年前几天,杨文杰与一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王淑佩,绝食抗议对她们的非法无限期的关押,绝食十几天后,徐建政、曹海军等恶徒强行给她们野蛮灌食,杨文杰不配合,他们将她双手铐在椅子上,扭着胳膊,拽着头发,野蛮的从鼻子里插管子,鼻孔被插破,不停的流血,他们又从另一鼻孔插,徐建政使劲卡杨文杰的鼻子,真是惨不忍睹。王淑佩实在看不过去,过来劝说,给他们讲真相,此时失去人性的曹海军,把十多天没吃饭的王淑佩拳打脚踢在地,王淑佩被打的一连几天头又痛又昏。过年的前夕,他们又把王淑佩送进了监狱。

杨文杰被第二次劳教后,在招远市的洗脑班又被非法关押了6个月,杨文杰多次要求无条件释放,恶徒就逼她写不串联、不上访的保证书,还叫她交半年的生活费,被杨文杰拒绝,又以此借口不放人。直到杨文杰绝食近一个月,身体很虚弱,头晕恶心、胸闷憋气,双腿麻木。才于二零零七年阴历二月二日被释放。

善良的杨文杰仅仅因为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做好人,被非法关押迫害长达五年之久。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当杨文杰获得自由见到了五年没见面的儿子群超时,看到儿子已长的个子超过了1.75米,象个大人了,杨文杰真是又惊又喜,禁不住失声痛哭,问儿子:群超,你还知道我是谁吗?儿子说:我知道,你是妈妈。此情此景,令在场的人们都流下了辛酸的眼泪。是啊,五年了,杨文杰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儿子喊妈妈,她的心都碎了

几年来,杨文杰及其亲人们遭受的巨大的身心摧残,真的无法言表。在中国大陆,还有千千万万坚定信仰“真善忍”的善良人们象杨文杰及其亲人们一样在痛苦中煎熬着。我们强烈呼吁国际社会和善良的人们,关注杨文杰及其亲人们遭受的迫害,关注中国大陆千千万万大法修炼者及其亲人们的悲惨遭遇,早日还他们的自由,还他们的天赋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