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障碍,抓住时机传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清明节,家乡亲人联宗祭祀祖宗,趁这个机会,自己回家乡讲真相救众生。

出发前,厨房的洗碗盘有漏水的声音,但却没发现哪里漏水,只是听到有漏水的声音,意识到自己这次去讲真相可能有漏,发正念清理自己。不一会儿,漏水声没有了,但自己感觉有点害怕。

到了家乡,才知道祭祀日期改了,把真相资料发完后就回家了,但所带的真相护身符却一个也没发出去,心想留到下次用。

回到家开门时,大吃一惊,发现袋子不见了,里面装着门卡、锁匙以及几百个护身符,心想一定是丢在公共汽车里了。立即回头找,但车子开走了,当时心里真的很怕,心想:袋子一旦落到坏人手里就麻烦了,后果不堪设想。静了静心,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指点,一定要找回袋子,不能让证实法的护身符落在坏人手里。

情急中我找到一个刚才我坐那路的公共汽车司机,我把来意说明,他很热情,答应帮助我,还让我坐他的车去找我刚才坐的那辆车的司机,联系叫他帮我找袋子,但对方说很难找。我坐在车里清理了一下自己急躁不安的心,想起早上洗碗盘的漏水声,不是师父提醒自己这次去讲真相有漏吗?出现了情况我不忘找自己,发现了自己很多有漏的地方:

1、从去年清明节开始就想到要趁今年联宗祭祖的机会回去讲真相了,所以近一年的时间里经常挂在心上,想多了就成了执著了,从而生出了很多很不好的念头,特别是自己曾在家乡被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过,当时虽然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闯出,但给自己后来回家乡讲真相设了很多很大的障碍,在平时讲真相、发资料时都会时不时的冒出怕心来,甚至自心生魔,没有那样的事自己都会去设想。在今天出门的时候自己心态不正,生出很多怕心,怕又有人举报、蹲坑、恶警绑架;怕再遭受迫害;怕有人说自己搞政治;怕来祭祖的人不接受真相甚至说三道四很多很多乱七八糟的念头干扰着自己,虽然每天都坚持认真学法、发正念清理自己,但思想还是不够纯净,正念不强。

2、为什么装大法护身符的袋子会弄丢?没有偶然的事情,都与大法弟子证实法有关。回想起前一段时间有个别同修发放护身符时心不够正,被邪恶钻了空子,有个别常人拿了护身符后发生了意外,造成一些负面影响,从中自己也产生了疑惑,实际上是动摇了信师信法的心。

3、满以为自己色欲关过的好的我,刚才乘车回家时,一个男子看只有我一个乘客就和司机大谈不堪入耳、极其低下肮脏的那些男女之事,自己虽然努力抵制不让它往自己的耳朵里灌,但架不住自己的色欲根没全拔掉,裸体画挂在车头上,不看也动了心,为了不让脏东西污染自己,连袋子也不拿了,急急下车了,因为有漏,邪恶就钻了空子了。

找到了漏,正当自己心里突然明白了这些的时候,司机拿起手机询问对方,对方告诉:袋子在他车上。最后两个司机还热情的协助把袋子送回给我,压在心里的石头一下子卸掉了。

虽然是虚惊一场,但这一惊可非同小可,产生了很多很多杂念和怕心、疑心。到了真正祭祖前一天,心里很忐忑,讲真相救众生到底去不去?想了又想,还是定不下来,心里像有七八个桶,七上八下的。心想不去了,好好在家学法,理由是这次丢袋子可能就是提醒我不该去了。到了祭祖当天早晨五点多钟炼功打坐,很多念头出来了:抓紧时机救众生没有错,自己认准了的事为什么不去做?学法不证实法有什么用?这是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吗?大法弟子另外空间的身体是高大无比的,怎么会怕邪恶呢?恶党是被众神判了死刑的,我怎么会怕它呢?越害怕岂不是越加持它吗?我是神,神怎么会在乎人说什么呢?神怎么会用人的思维去考虑问题呢?这些念头一出,觉的自己一下子高大起来了,于是决定再去。

打完坐吃过早饭,带着使命感,轻轻松松到了目地地。在祭祖的过程中,在舞狮的锣鼓声、鞭炮声中,自己在内心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请师父加持,让那锣鼓声以及每一个鞭炮声都变成“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声,灌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让他们接受真相,明白真相认清恶党的本质,退出恶党组织,生命得救。奇迹随即发生了:有些鞭炮一响发出的烟就变成圆盘般大的圈,就象法轮在旋转一样。在吃饭的时候,我趁机发放真相护身符,每个人都很乐意要,到最后世人都争着要,几百个护身符一下子就发完了,而那些没有得到护身符的人眼神充满了渴望。

此时我心里深深背起师父《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讲法:“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正法开创的,大法弟子就是当今的风流人物,从古到今各界众生都在期盼。收救你们要度的众生吧。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相,神在人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