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中不忘修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讲真相是一件救人的大事,有时候机缘来了,是容不得我们做任何准备工作的,带着人心,通常是讲不好的;相反,保持一个祥和的有正念的心态,通常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记得一次我给几个客户讲授产品的相关知识,中间有短暂的休息,其中一位先生提到江泽民,并开了一些无关痛痒的玩笑。我当时起了讲真相的一念,但竟一时语塞,不知怎样转过话题,也不知从何讲起。几秒之内,已经错过了机会。我的心中一阵深深的懊丧,我怎么就这么笨哪!片刻我又意识这种自责的心是不好的,它会挫伤我的积极性,总结经验教训才是当务之急。休息时,我向内找自己的心,讲不出来是因为自己的心太急,再一个就是平时看真相资料数量不够,内容不丰富,所以感到不知从何讲起。机会确实失去一次,但我跟他们接触的机会很多,只要把心摆正,师父会帮我安排的。果然,没几天,我顺利的向他们讲明了真相。

我的一个亲戚,在外地读书,一年回不了几次家,即使回来了,我们也不一定能见面。我印象中,他是一个重名重利只看现实的人。在九九年恶党诬陷大法的时候,他竟以长辈的口气教训我,我毫不客气的对他说:“你什么都不懂,也轮不到你来管我!”从此,我就有那么一点不喜欢他了。

今年正月,我走亲戚时,我们不期而遇了,但感觉没有话说。虽然如此,我想把真相带给他。他说要回家了,我说一会去你家玩,他又说在家等我们,之后出去办事。片刻我到他家门口,却发现院门紧闭,大白天,有院的一般都开着大门,我想他可能等不及走了,还觉的他不守信用。第二天,他就返校了。事后我才知道,他家平时就有紧闭大门的习惯。

他家的邻居就有几个修大法的,平时也向他家讲过真相,但因为某些原因,他家不接受,还撕毁真相资料。我没向他讲明真相,心里有些惋惜。或许这次没讲成原因是多方面的,有些原因是我看不到的和无法改变的;或许他在其它环境中还有接触大法弟子的机会。但是,我遇上他,我就应该讲,所以,我无需考虑那么多,只需要找自己的原因。这里是人心在阻挡我,如果我再对他多一些信任,就会见面的当时讲清楚,而不是等和靠,即使到他家,也会用手去推一下门。如果这里没有人心,或许事情就会是另一个结果。

同样是在这几天,我还有一件去人心的讲真相的经历。一位远亲的女儿,现在初为人母,在娘家坐月子。去探望时,我只是和这位年轻的妈妈交谈时告诉她用化名三退,没有多说几句话,但我想是讲明白了。她家当时有别的客人,她母亲也在场,我知道她母亲胆子特小,就没有大声说,停留片刻就告辞了。没想到第二天,她的母亲来到我住处,说自己的女儿奶水一夜之间都没有了,还说以后好坏都是她自己的命,说什么也不让退。 我又跟她讲了很多,“藏字石”、“红眼石狮”,《九评》,退党人数等,看样子是越听越怕,我就请她转告她女儿这些,并且特别转告不会给她的生活带来麻烦。

当听说他女儿的奶水没有时,我差点升起愧疚的心!我不是故意去吓唬她,而是去救她,我有什么好愧疚的呢?这件事是我头一次碰上的,以为可以退而又坚决不退的,或许是旧势力安排来打击我讲真相的心的,但我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停滞不前。从另一角度看,我做的还有不完善的,比如,讲之前应清除另外空间的干扰,应该再進一步堂堂正正的讲。

以上是我讲真相中不顺利的例子,当然有很多一听真相就明白的。通过这些事,我悟到,必须按照师尊教导我们的严格去做,不等不靠,大面积的去讲。有的听我讲了,不退,但以后他可能还会听到别人讲,甚至听到更多人讲,能得救的就会退出中共的组织;有的听我讲而退的,也可能在以前得到过其他同修的救度。我们就是一个整体,不停的学法、修心、讲真相中就在改变着周围的环境,我们大法中的每一位学员都不能懈怠啊!

现在有时在公共场所遇上一些常人,他们表面不文明,说一些脏话,但却过来主动给我一些帮助,这时,我会在心里对着他们发出一念:法轮大法好,快找真相,快三退。甚至有时走在街上和素不相识的人擦肩而过,也会顺便帮他清理一下脑中的毒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