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奇缘三则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我的丈母娘因至嘉义中正大学观赏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很难得来家里住个一宿。早餐时她告诉我观赏前后她的改变:近八十岁的她长年来有尿失禁的毛病,一个晚上至少须处理三次遗尿的问题,因此决定前往观赏神韵时,儿子担心妈妈于剧场内出丑而反对;但是,另两个女儿支持她再怎么辛苦也要到现场。原因是,她的大女儿前些日子因高血压头痛,神形委顿,只看电脑上的演出画面,身体则即刻被清理,当下感觉身心轻松愉快,此因缘自是非浅。

从家里出发至中正大学,加上表演时间及回家的车程,前后将近五个钟头,她一直没有尿意,中场休息时间年轻的孙女都上洗手间去了,她仍端坐着等待下半场的演出。至终场,眼睛一刻也没阖上,并且喜孜孜的跟着观众鼓掌。回家后更是一觉到天明,忘了遗尿那件事儿。她一面早餐一面又说到:“奇怪,离会场几公里外,感觉背部似有一冰块敷着,冒冷汗、呼吸不太顺畅……。接着,学着念‘法轮大法好’就好了。”就是“法轮大法好”啊!我笑着答。

另一位是八十四岁的妇人,我不称呼她老妇人,是因为她健步如飞,一点也不老。直至她告诉我她的经历,更令我赞叹不已。三年前她在浴室内摔了一跤,导致脊椎骨断裂状况是严重的,已决定翌日赴医院诊治后,就在当天晚上半睡半醒间有人帮她整治脊骨,她是信神的,一醒来,她便恭敬的跪在床铺上猛磕头,感谢菩萨的救苦救难。后来她没开刀治疗,倒是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行列。

接着她又说,進场观赏神韵艺术团表演的前几天,左腿的筋脉是紧绷的,觉的不太灵便,看完表演离场时可以感觉到筋脉松了。两天后她参与踩街活动前后走了六、七公里的路,她一点也不觉的累,一路上谈笑风生、轻松自在。

第三位是我的邻居家慧女士,她与先生及孩子一起欣赏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她经常被头痛所苦,一痛起来生趣全无,但又检查不出原因来。一入场她便感觉出这个场非比寻常,强大的能量流于剧场中环绕着;而幕中的景象,她都感觉到似曾相识。当看到花木兰及岳飞的母亲她均有强烈的触动,她们好象都是亲人一般。

两个多钟头她持续沉浸在能量流中,头部一直被包裹着,而感动的眼泪却一刻也没停过。昨天碰面时,她身心愉悦的转述她十一岁孩子的话:“表演中说的都是真相,在场中妈妈的头有时昏昏的,是在调整妈妈的头痛问题,明年我们还要来看……。”我思索着:神韵艺术团由美、加、法、德、日、澳、新等国巡演而来,所感动的人心,肯定不仅仅止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