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赦国际等组织于匹兹堡大学揭中共活摘器官(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由包括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匹兹堡大学分部、学生反群体灭绝大联盟(STAND)、匹兹堡大学法学院的美国民法自由联合会(ACLU)、解放北朝鲜(LINK)和卡奈基梅隆大学的校园基督联谊会(Inter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关注亚裔美国人杂志Big Straw等在内的十三个学生组织,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六日在美国宾西法尼亚州匹兹堡大学共同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和“看不见的屠杀: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研讨会。


研讨会主讲嘉宾在匹兹堡大学。右起大卫•乔高,杨景端,Torsten Trey,李祥春


市议员Bill Peduto在向来宾念代表市议会的签发的支持信


大卫•乔高呼吁各国医院和学校停止与中共合作培养杀人医生

高精度图片
在研讨会外的活摘器官模拟展

著名的美国匹兹堡大学拥有世界最大的Thomas E. Starzl器官移植中心。据西安交通大学的网站介绍,先后有一百三十余名中国移植界学者曾在匹兹堡进修学习,其中有七十人专门学习临床肝脏移植。

匹兹堡市议会写信支持研讨会

在新闻发布会上,匹兹堡市议员Bill Petudo先生发言。他首先感谢研讨会的嘉宾和组织者的辛勤努力,让当地民众有机会了解到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的迫害,并宣读了他代表市议会写给本次研讨会的支持信。Petudo先生多年来一直非常关注在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人权状况,四年前曾帮助营救原清华大学副教授徐才录博士的妻子贾晓梅女士。贾晓梅在中国因为修炼法轮功和散发法轮功传单而被非法关押。

随后,四位被邀请的嘉宾,他们分别是:大卫•乔高先生——原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的作者之一;李祥春——法轮功学员,因回中国传播法轮功真相而被中共当局非法拘捕关押三年;Torsten Trey博士——德国医生,国际人权组织“医生反器官摘取”的发起人之一和发言人;杨景端博士——精神医学专家,先后上台简短的从各自角度以亲身经历揭露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残酷迫害法轮功的事实,并回答了媒体记者提问。

乔高呼吁匹大停止合作培养杀人医生

在紧随其后的研讨会上,乔高先生向大家重点介绍了他和麦塔斯先生的修订版调查报告中新增加的证据。自第一版调查报告在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问世后,乔高和麦塔斯先后去了全球三十多个城市向世人介绍独立调查团的结论,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同时继续收集有关活摘器官的证据。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一日,独立调查团公布了更新报告——《血淋淋的器官摘取: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修订版》。乔高说,修订版中由原来的十八条证据增加到三十三条,并修改了原版中写错省份的两个城市。乔高说:“对于我们的结论还有我们提出的二十条可实施的建议,中共政府至今未能做出任何回应和采纳,唯一的回应就是指出了我们写错省份的两个城市。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报告所得出的结论,那就是——大面积的强迫掠夺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一直存在着,并且今天还在继续着。”

他还向在场的媒体和听众谈到了他在亚洲结识的一个曾经到中国大陆去换肾的病人。病人描述当时的情景,说一个医生拿来一张纸,在那上面挑选符合自己配型的肾脏。那上面列了八个肾,最后一个才配上了。他说那供体肯定是活人,不然怎么会马上配上,马上就做了移植手术。

乔高说:根据中国大陆的网站,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的移植中心曾经培训过一百三十个中国的移植医生。不论此事是真是假,我们都呼吁所有曾经或现在还在跟中国有相关器官移植方面交流的各国医院和学校,立即中断这种关系。只要中共没有停止活摘器官的行为,与之合作培养杀人医生,无疑是在助纣为虐,成了罪恶的帮凶。

乔高呼吁北京政府能够正视他们的报告,真正的采取实际行动阻止由各级军队、政府、法院、监狱、医院参与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器官摘取,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并同意来自各国的独立调查团进入中国彻底对此事进行调查。否则,即使有再多的所谓立法充其量不过是毫无诚意的表面文章,用来掩饰罪恶而已。他呼吁世界各国的政府,尤其是美国和加拿大政府、非政府团体和所有有良知的人都来了解和关注这件事情,不要让历史重蹈覆辙,让全人类再次蒙上洗脱不掉的耻辱。

乔高特别提到,现在有必要重新考虑是否继续让北京在明年举办奥运会。他说,奥运会的精神是和平、自由与平等。一个靠暴力和谎言来维系统治的政权和奥运精神是完全背道而驰的,它只会利用举办奥运会让人民认同自己的合法性。一九三六年,在希特勒和纳粹党统治德国的期间,柏林举办了奥运会。可是,这个在推行种族歧视政策背景下举行的运动会,不但没有起到推动和平的作用,反而加速了纳粹党的扩张野心和对犹太人的迫害,最终给全人类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李祥春随后上台以亲身经历讲述了在被中共关押期间监狱对他进行的肉体上和精神上的迫害。他说他被天天逼迫看诬蔑法轮功的材料和电视片进行洗脑,被逼迫写思想汇报和悔过书,不写就遭殴打。他的母亲受不了打击病情加重去世,监狱没让他见上母亲的最后一面。在被关押期间,监狱医生给他抽了三次血。他不愿意,随即被绑在床上,问抽血干什么?他被呵斥:你是犯人,什么也不能问。李祥春感慨道,比起成千上万个被迫害的中国法轮功学员自己实在是幸运很多,至少活着出来了。

接下来,杨景端医生向大家介绍了什么是法轮功及法轮功被迫害的来龙去脉。他说,其实真正的原因,既不是因为修炼法轮功的人太多,因为有哪个政府会怕好人多?也不是因为为数众多的修炼者在面对不公的对待下选择了去北京向政府讲清真相,因为那是宪法规定的公民应有的权利。真正的原因就是中国共产党的本质就是容不得不受自己绝对控制着精神和肉体的人群的存在。杨医生建议想更多了解中共本质的朋友都去读一读《九评共产党》,这样会对中共统治中国的五十多年里所发生的很多大事件有一个非常完整的了解和洞彻。

最后一个发言的是Torsten Trey医生。作为“医生反器官摘取”的发起人和发言人,他着重讲了全世界的医学界对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问题应该有所行动。首先,他指出乔高和麦塔斯撰写的调查报告有着不可否认的权威性。它在第一时间发表,对于整个调查有着重大意义。至今中共政府也没有允许独立调查团进入中国进行调查。他呼吁国际上能有更多的医学界人士加入“医生反器官摘取”组织,以同行的角度向中国的医学界提出对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此一指控的高度关注,并向中共施加压力,开放所有劳教所和医院接受调查。

中国学生被煽动来搅会场

下午五点半,研讨会移师至不远的卡奈基梅隆大学的McConomy大礼堂,大学的广播台全程录音,听众中有大学的学生、教授、系主任、还有很多普通民众。研讨会中途,在场的义工发现场内有学生模样的华人散发诬蔑诋毁法轮功的传单及资料,当场被场内保安请了出去。

显然是商量好了的几个不明真相的中国学生借提问时间,向到会的听众诬蔑法轮功。Torsten指出他们的做法不仅是在跑题,故意转移视线,更是在无知的煽动仇恨。他说:“我们今天研讨会的主题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关于法轮功的信仰,我们可以再开一个研讨会。但是,你不可以因为不同意别人的信仰而赞同中共的迫害。”

乔高向一个很不礼貌的中国女学生说到:“你说法轮功在日本也被取缔,那是绝对的谎言!在我去过的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里,只有中国才对这样一个善良的人群采取极端野蛮的群体灭绝的暴行!”

杨景端医生在回应另一个被谎言毒害的中国学生时说:你一口一个邪教,那么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邪教吗?有组织就算是邪教吗?那么一个大学它也是一个组织。有信仰就算是邪教吗?那么各大宗教都有各自不同的信仰。有个人崇拜就算是邪教吗?那么现在年轻人当中有狂热的追星族,还有的学生崇拜自己的老师教授呢。这些都构不成邪教的特征,谁是真正的邪教是看它尊不尊重生命。中共在中国建立政权五十多年来,在和平时期导致了我们八千万中国同胞非正常死亡。在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中,在一轮又一轮的迫害打压下,神州大地不知有多少惨绝人寰的悲剧发生过,又有多少数不清的家庭破碎,人性遭到扭曲。只不过中共多年对包括媒体在内的社会资源的全方位的控制阻扰了国人反思历史,使年轻一代不知道过去的事情。杨景端建议能够来到美国的中国大陆来的学生都应该利用这里的自由环境,多了解一下中共在历史上的所作所为。

还有中国学生也不得不承认在中国有活摘器官的事情,但是觉的这也不是中共政府的直接行为,所以不应该把帐算在中共身上。

对于这点,杨医生问那学生:“你知道文革吗?”
“我知道。”
“那你知道文革期间死了多少人吗?”
“非常多。”
“那么,毛泽东有亲手杀死其中哪一个人吗?”
学生无言以对。

杨医生接着说,如果没有中共首先对法轮功的迫害,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医院里对法轮功学员不当人看,可以如此灭绝人性的活摘他们的器官。“有人问我,说那些中国的医生怎么敢在电话上说他们医院的器官来源于活着的法轮功学员。其实这也好理解,由于中共的仇恨宣传,不明真相的人们真的把法轮功当成了中国的敌人。而事实上是中共把法轮功当成自己的头号敌人。那么,在长期受到中共仇恨和无神论教育的当今中国社会里,又有什么不可能发生呢?”

会场内又陆续进来了一些中国学生。其中有一人问到自己的爷爷在中国曾经修炼法轮功,但是后来中共不让炼,他也就不炼了,也没有受到迫害。他表示不相信在中国有着对法轮功的迫害。

这时,一位在场义工走上讲台,她是曾经被关在中国劳教所一年的法轮功学员王女士。主持人告诉刚才提问题的中国学生:“你说你从来没见过法轮功受过什么迫害,今天就让你认识第一位。”王女士讲了自己在劳教所受到的非人的待遇。她为了说句真话去了天安门,被判一年非法劳教,期间曾被脱光衣服在太阳底下暴晒。大部份听众被震撼了,目光流露出深深的同情。几个学生坐不住站起来走了。

还有几个人当发现在场的电视摄像机对着自己时,赶忙用报纸遮住脸,自始至终没有说任何话,身份不明。

在两个研讨会场外,都有法轮功学员做活摘器官的模拟展示。直观的演示,让很多过路的人了解到了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