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母女同行 八年坎坷路证实大法(图) 【明慧网】

“四·二五”母女同行 八年坎坷路证实大法(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记者李华采访报导)说起八年前北京的“四•二五”上访,张秀莲母女就象说起昨天的事一样,那么清清楚楚。八年了,张秀莲母女,一个在大陆,一个在大洋彼岸,和许多大法弟子一样,在中共邪恶的迫害中,在恶势力造成的腥风血雨环境中,证实着大法,修炼着自己,救度着众生,建立了修炼人的威德。


张秀莲(右)在演示酷刑


张秀莲(左一)在中领馆前静坐抗议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张秀莲和她的小女儿莎莉,一起骑自行车到了府右街国务院信访办,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希望向国务院领导反映情况,要求尽快释放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要求出版法轮功书籍,希望给法轮功学员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

她们说,大家都很平和的站在那里,秩序非常好。警车不断的在面前缓慢开过,警车上的摄像机,镜头伸到窗外,无所顾忌的扫过每个学员的脸。但没有一个学员害怕或躲闪,大家心里都很坦然,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是在做最正的事情。

随后的六月十四日,中共在官方媒体上公开表示,称要镇压法轮功的说法“完全是无中生有、蛊惑人心的谣言……”并“再次重申:对各种正常的练功健身活动,各级政府从未禁止过;人们既有相信并练习某一种功法的自由,也有不信某种功法的自由……”。

然而,善良的人难以想象,就在媒体上公开表示的三天前,即六月十日,中共成立了一个权力高于政府职能部门的六一零办公室,专门策划、组织、指挥镇压法轮功。

七月二十日,一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对修炼人旷日持久的迫害开始了。

* 年轻女孩两次被关

莎莉在九九年的时候,还是个在校大学生,由于她参加了“四•二五”上访,并且给亲戚写信,给朋友看真相传单,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告诉他们法轮功真相,从此不断的麻烦就找到她头上。

莎莉说,“二零零零年底,派出所的公安找我去,他们手上拿着我写给叔叔的信,问了我一些问题。那是他们第一次找我。”

“二零零一年初,农历新年前,警察和居委会的人把我带到了派出所,在一个地下室里关了三天。三天后就把我送到了一个拘留所,关在一个号子里,那里关的都是大法弟子,都是单独关的,大部份都是在天安门打横幅的。

“那里非常恐怖,经常听到大法弟子被打,腊月里给大法弟子从头到脚泼冷水,还有的学员被戴着脚镣,吃的饭也很差。

“有一天,警察说今天晚上有重要新闻播出,一定要看。那天晚上就是播出的所谓天安门自焚。还没播出,警察就都知道了。

“那一次,我被关了一个月。”

四月中旬,莎莉第二次被关了进去,这一次关了近二十天。

莎莉说,“那天系里老师骗我早晨七点到学校,到学校后,就被推进一个车里,车里还有学校的其他大法弟子,车子直接拉到了团河劳教所。那里是真正的黑窝,专门给大法弟子洗脑的地方。

“每个大法弟子周围都有好几个犹大,不停的指责你,骂你,那些人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象个魔鬼一样。在那个邪恶的场里,大法弟子无法睡觉,无法吃饭,头昏眼花,几乎无法正常思维。还有经常体罚,面壁站着。

“劳教所非常邪恶,那些专门转化学员的犹大,待遇很好,吃的是外面送来的好饭。只要谁一进入犹大队伍,帮邪恶势力去‘转化’学员,劳教所就给他们吃好的,否则就吃的很差。

“钱是送学员来的单位提供的,哪个单位来的学员,那个单位就要按每人每天二百元给劳教所。这些钱供做转化的人吃喝,还用来美化劳教所环境,粉饰太平,做假。

“劳教所还把大法弟子家里的老人找来,跪着求大法弟子转化,我经常听到旁边的房间有老人的哭求声传来。

“有学员被逼转化了,就被强迫和它们一起唱‘同一首歌’。”

莎莉沉痛的说,“在那样的环境里,天天五、六个人对着你,夜里他们轮班睡觉,我就不能睡,一合眼皮就掐你。渐渐的我感到顶不住了,最后违心的配合了邪恶势力,于五月上旬放了出来。”

*流离失所两年半

莎莉从团河劳教所回家后,仍然不断受到公安的“关照”。不仅要到派出所报到,还经常半夜三更到家里骚扰。

后来莎莉从学校毕业了,找到了一个教师的工作。二零零二年三月,江氏密令“杀无赦”,在全国再一次大抓捕,莎莉不愿再遭受精神、肉体的残酷摧残,不得已离家出走。

莎莉说,“说起来,那段时间真的是很苦,物质生活苦,心里更苦。”一个地方住三个月,过三个月又换一个地方,最后换到了一个远郊城乡结合部,才算安定了一些。为防警察骚扰,也不能和家里联系,家里人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有两个农历新年,都是我一个人过的。打零工挣的钱,都无法维持最低生活。”莎莉说,她二零零四年下半年才又回到家里。

不管在那里,莎莉都根据情况讲真相,出去发资料,时刻不忘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

* 海外证实法 母亲处处不落后

因为在海外的大女儿劳拉生孩子,母亲张秀莲二零零一年到了加拿大。从此,温哥华大法弟子的讲真相、各种活动都可以看到张秀莲的身影。

无论是炎炎夏日,还是白雪飘飘,中领馆前二十四小时和平抗议,总有张秀莲。张秀莲特别记得,“二零零一年的冬天,那天雪很大,身体周围的雪慢慢化成雪水,人就泡在雪水里。从早上坐到傍晚,冰水浸透全身,我在冰水中整整泡了十几个小时。”

问她苦不苦?她说,“我们只是皮肉受点苦,与中国的学员根本没法比,他们面对的是来自整部国家机器的高压,除了肉体遭受折磨,精神上更承受无与伦比的痛苦。我们只能用这种方式向全世界讲述在中国发生的真实情况,从道义上声援国内的同修。”

二零零四年,许多学员到纽约讲真相,张秀莲支持大女儿劳拉去纽约。劳拉去了三个月,她一个人在家,带了两个孩子,大的四岁,小的才两岁。不仅照样参加证实法的活动,还在家里带着两个孩子学法,小外孙女慧慧两岁多点,就会读《转法轮》了。大人念一段,小孩念一段。打起坐来,象模象样。

张秀莲还见缝插针给国内打电话,讲真相、劝三退、做横幅,默默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前几年,张秀莲最难过的就是不知道大陆的小女儿在哪里?是否安全?苍茫的夜色中,母亲的心一次次在呼唤:“我的女儿,你在哪里?”

二零零七年年初,莎莉也来到了温哥华,母亲的心愿了了。虽然还有一个年近七旬身体不好的丈夫被中共“扣”在那里,但张秀莲相信,见面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 回顾“四•二五”,心里充满自豪

八年过去了,在这八年中,中共用尽邪恶、卑鄙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但大法弟子没有倒下,反而越来越坚定,越来越理性的认识了这部大法;世界上也越来越多的国家和民族的人们走进了大法,成为了大法弟子;中共却在这场迫害中在全世界面前输光了自己,暴露了自己的邪恶本质,面临必然毁灭的下场。

今天回顾“四•二五”,张秀莲自豪的说,“四•二五”使世界上众多的人知道了法轮功,使全世界的人第一次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风貌,为大法弟子后来讲真相打了基础,为日后更多的世人走进大法做了铺垫。